笔趣阁 > 谁动了我的韭菜 > 第36章 风雨欲来
    爱吃零食与灵石网友发布的帖子,在论坛反响巨大。

    身处极凶域的网友们这才知晓,原来他们身处装备宝库之中,只是一直没有发现罢了。

    于是乎,之后的突围行动画风瞬间变了。

    友情这东西,在绝对的利益面前,脆弱到不堪一击……

    以前每次突围,语音频道是这样的:

    “兄弟快走,我拖住他,你赶紧跑!”

    “别管我,让我死了算了,我特么跟它们拼了!”

    “怕个锤子,我顶前面,你们跑就对了,千万别回头!”

    ……

    但是在装备分享帖发布后,网友们都知道了高阶不死生物身上的装备非常值钱,所以每次集体冲锋的时候,语音频道内变成这样了:

    “狗币,那个头盔是我的,抢你大爷,给老子爬,吃我一记鞭腿!”

    “你一个炼气的怎么冲的比我一个锻体的还前面,有点逼数行不行,赶紧滚老子后面去,别挡我发财!”

    “前面挡道的,还不让路是吧,我特么砸爆你狗头(怒锤身前网友)!”

    “卧槽,画面怎么黑了,哪个王八羔子把我打死了!”

    ……

    现在每一次突围行动,都是大型抢装备现场。

    什么配合,什么牺牲精神,在绝对利益面前都脆弱不堪。

    这时候的网友们都抱着抢装备的心态在行动,战斗力爆棚。

    狠起来连自己人都锤,完全是一副六亲不认的姿态。

    甚至有几个突围中跑出去的的网友突然折返,也跟着加入到了抢装备的行列中。

    他们的心理变化路程是这样的:

    哈哈哈,老子逃出去了!

    emmm……等等,我为什么要跑出去,回去抢装备不香吗?

    随即这些突围成功的网友果断折返。

    只能说突围出去瞬间就不香了,许多网友的心态也变了。

    以前是突围成功就是胜利。

    现在他们完全就是赖着不走的痞子心态,毕竟逃跑哪有抢装备香。

    只要随便抢到一件装备就是瞬间暴富,即便不打算卖,对于自己的成长也有重要帮助。

    就在今天,圣灵老祖宗发帖说了,过段时间将举行一次征战比武大会,前三名奖励大量魂币与三件红色品质装备。

    所以有一件好装备,对于氪金玩家和平民玩家来说,都十分重要。

    现在的突围行动,画风逐渐欢乐,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悲壮。

    最惨的无疑是那些不死系生物了,杀了一茬又一茬的网友,非但没摄取到丝毫气血之力不说,身上的陪葬品倒是被扒的差不多了。

    其中最惨当属无头恶骑了。

    后续几天,不但武器、头盔、铠甲都被疯狂的网友扒走了,甚至连身下的骸骨战马都被一群暴躁网友强行拖走,打算将其驯化为自己的坐骑。

    凶恶的骑士被更加凶残的网友直接变成了步兵,还是没有武器的步兵……

    在利益面前,网友们的战斗力暴涨300%,并获得了“悍不畏死”BUFF。

    ……

    诅咒沼泽深处。

    满地骸骨,延绵数里,堆积成山。

    此刻骸骨堆最中间,无数高阶不死系生物匍匐在地,面朝中央的骸骨王座。

    “极凶族可有反应!”王座上的一具青铜棺材内,发出一道声音。

    “吾王,无动静!”这时,下方匍匐在地的一道身影抬起头,望着青铜棺材恭敬的开口道。

    听闻此话,青铜棺材轻震,顿时四周的空间都随之扭曲。

    “继续向外扩张,我等他们到来!”

    “谨遵您的命令,吾王!”下方的使者恭敬的回答道,待青铜棺材内没有动静后,他站起身,望向四周开口道:

    “去唤醒我们的族人,是该复仇了!”

    “吼!”刹时间,大量高阶不死生物发出了怒吼声,随后纷纷散去。

    片刻后,大地震荡,更多的不死生物出现在诅咒沼泽,并迅速向外围推进。

    谁都不曾想到,这次诅咒尸潮爆发,只是开始……

    ……

    极凶族,王城。

    主殿内。

    极凶族一众长老聚在一起,神情严肃。

    看了眼众人,大长老极浪这时开口道:

    “诅咒尸潮再次爆发了,前方发来的讯息,这次尸潮不同寻常,我怀疑是烛阴苏醒了!”

    “这个老不死的,杀他千百次了,怎么就死不掉!”其中一位长老听闻,很是气愤的开口道。

    “烛阴毕竟是极凶域之前的统治者,掌握了部分不朽真理,以我们的实力难以将他彻底抹杀也算正常,不过我们不会等太久了,等吾王出关,烛阴掀不起什么风浪!”

    “那现在怎么办,任由尸气领域扩张?到时候西南面几处资源区附近的城池怎么办?难道不管不顾,还是让内部人员提前撤离?”

    听闻此话,大长老极浪摇了摇头:

    “不妥,西南面的几处资源区极为重要,我们平时修炼使用的“赤灵晶”也是那里产出的,如果放弃的话,每天我们要损失大量重要资源,必须守住……这样,调遣虎啸、龙翼两军前去镇压尸潮,其余军队继续驻扎正西面,防止太岁族那边有动作!”

    “这太岁族也是欺人太甚,屡次试探性进犯,要不是没有解决烛阴这个内部隐患,我早就带兵杀过去了!”这时,一名长老豁然站起身开口道。

    “老八,你给我坐下,听大长老吩咐,别说胡话!”

    “凭什么话都不让说,难道我说的有错,我极凶族先祖从第六养殖场一路拼杀出来,历经千难万险这才击败烛阴大帝,执掌这方大域,既然老祖宗敢拼,我们怎能享其成,你们不会连血性都丢了?”

    “木家老八,我知道你气不过,可现在烛阴这个问题还没解决,你率兵去攻打太岁族,想要两边同时开战,如果出现意外你负责的起吗?难道你想将先祖浴血打下的江山毁了?”极浪大长老直视老八,神情严厉的开口质问道。

    听闻此话,木老八面色阴晴不定,最后叹了口气,恨恨坐下:

    “好,太岁族那边我不管,不过这次镇压尸潮你得让我去!”

    “老八,听大长老吩咐,你怎么总是意气用事!”坐在身边的兄长听闻,狠狠瞪了一眼满脸怨气的木老八。

    “行了,木家老大,就依你兄弟的,这次镇压尸潮让他带队去!”这时大长老开口道。

    “哈哈,谢谢大长老,我这就去!”

    听到大长老说同意自己率兵去镇压尸潮,木老八面色转喜,当即站起身抱拳,随后快步朝主殿外走去,似乎在害怕大长老反悔。

    望着木老八离去的背影,主殿内众长老都是忍不住摇头、叹气。

    对于这个暴脾气的木家老八,他们着实有些受够了,每次开会都是这么激进。

    就彷佛极凶族就该天下第一似的,日常怼天怼地怼空气。

    不过由于此人是极凶三大族之一木家的嫡系后代,所以在场众人虽然心中有不满,却从来没有正面表达过。

    此刻看到木家老八被调走,在场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包括木老八的兄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