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臣的一品福妻 > 第183章 要么相敬如宾,要么形同陌路
    珞夫人想起上回林五姑娘听说自个闺女脸受伤,她脚伤着还跑来探望,便觉得这是个心地纯良的姑娘。

    “娘看林五姑娘挺好的……”

    “夫人,姑娘,午膳备好了。”

    珞青晏立马站起来,“娘,我们快去吃饭吧,我肚子好饿,快点快点……”

    珞夫人还想再问一问林五姑娘的情况,被她催着肚子饿才没再问下去,可一路上还是叮嘱她。

    “眼下最主要的便是尽快有孕,楚侯年纪不小了,你得为他着想,明白吗?”

    “……”

    怀孕?

    呵呵……

    “他虽是庶子,但他贵为侯爷,愿意维护你不嫌弃你,你便要多生几个为他开枝散叶,子孙多了树才能高大参天。”

    “……”

    这是她娘还是他娘啊?感觉一嫁出去她不再是闺女儿了。

    来到膳厅,珞君山与褚元墨坐在桌边说话,珞君山看起来颇和颜悦色,褚元墨依旧如往日般温和。

    珞青松是在她们前脚进去,他后脚进来。

    用膳期间气氛还算愉快,只是男人都爱聊女人不爱听的,珞夫人离席午休,珞青晏便是想偷听一下朝政之事也只能跟着离席,男人继续喝酒。

    日仄之时,褚元墨酒喝多了些,珞青松扶他进了珞青晏的闺阁内,退出去时顺手带上了门儿。

    门一关上,褚元墨立马清醒了,打量着珞青晏的闺阁,不装醉珞君山非灌醉他不可。

    珞青晏的闺阁占地不小,分成两部分,靠里的专门休息梳妆,靠外的有琴案,书案,矮四足榻,壁画盆景等等,最吸引褚元墨的是书案上放着几本书籍。

    他走到书案边,站了会儿,伸手拿起最上面的《九章算术》,书籍显然被翻过无数遍,里面的纸张有些折痕极深,还有娟秀的字迹注释,他抬眼帘望眼绣屏后边卧床而息的纤影。

    将书放回原位,褚元墨走到四足矮榻躺下小休。

    珞青晏小休起来看到的便是他蜷曲着颀长的身躯缩在四足矮榻上,伸手想拍醒他,叫他去床上睡,可见他脸上颇红,酒味也有些重,应是喝酒上脸所致,以为他醉了便没有叫他,转身去拿了张薄被盖到他身上,再替他将鞋子给脱了。

    轻手轻脚拉开门出去,屋外不见李嬷嬷身影,寒竹倒是进来了,见她醒了,忙小快步进来。

    “夫人,傅夫人听说您今日回来拜门,托人送了封信过来。”

    听说是周青青送来的,珞青晏欣喜不已,拿过信走到圆桌旁坐下拆开来看。

    寒竹跟过去倒茶。

    周青青原本有些文字底子,跟珞青晏学了几天字,字虽写得不好看,写得也不全,可意思却表达得尚清楚,珞青晏看到后面惊呆了。

    青青有喜了!

    见她神色有异,寒竹忙问,“夫人,傅夫人说了什么呀?”

    内室里,小憩的褚元墨已醒,看到身上盖的薄被,坐起来穿好鞋子起身,目光穿过绣屏看里面的床,已无人,转身往门口走。

    珞青晏抬眼看寒竹,继而低头,若有所思的折好信纸,边塞回信封里边说,“青青有喜了。”

    正要拉开门的手,听见外边陡然响起之语,褚元墨的动作顿住,脑子里想着这句话。

    “傅夫人有喜了?!”寒竹极为高兴,双手合十道,“那真是天大的喜事儿!傅夫人有喜了!”

    可珞青晏实在高兴不起来,面上只是牵强的扯了扯嘴角。

    她前世就是在怀孕之时,被周素荷的一碗汤药毒死。

    想到周素荷,珞青晏仍旧未听见她入傅府为妾的消息,莫非不嫁了?

    内室的门“吱呀”响起。

    “侯爷。”寒竹忙福身,伸手倒了杯茶后退至门槛边站着。

    褚元墨走出来,看眼珞青晏,走到圆桌边坐下。

    见他神色有些不好,以为他酒喝多了头疼,珞青晏关心道,“侯爷可是头觉得不舒服?妾身到二哥药房内取些醒酒药来。”

    “夫人不必忙,我未有不舒服。”见她起身要去,他忙伸手按住她手背。

    这一按,两人目光不约而同落在大掌覆小手的手背上,一时发怔都未有反应。

    一旁的寒竹见状头垂得低低的忍住笑,憋着笑道,“奴婢去二公子药房取药!”说罢撒腿便跑了,还有隐隐笑声传来。

    二人这才各自尴尬收回手不知说什么,他看着别处,她微低着头脸红。

    他清了清嗓子,“夫人起很久了。”

    “不是很久。”因着脸皮尚有热度,她抬头看眼他又垂下头,“侯爷也是刚起吗?”

    “看你不在里面,便出来了。”

    她心神微滞,想到方才与寒竹的对话,再看放在桌面上的那封信,再度抬头看他,“侯爷……可是听见青青有喜了?”

    他侧头看她,见她白皙的俏脸透着自然的粉色,衬着她秀丽的五官极为好看。

    “听到了。”他良晌道。

    前世他寻到周青青之时,知道她死时腹中有胎儿,当时心疼得似裂开两半。

    今生呢,她仍活着,他已无资格过问。

    珞青晏自是明白,虽说他与周青青只是有婚契,但或许他对周青青用了情。

    “侯爷,妾身有点好奇,”她双手托着两边粉腮看他,“青青七岁便被牙人拐走,青青比我大,如此算来,侯爷只比青青大几岁,何时心悦青青的呀?可以说一下嘛?”

    他实在不懂她为何如此好奇他与周青青之事,微微蹙眉心问她,“你身为我夫人,不在意吗?”

    便是赐婚,但终究是成了夫妻,还有如此大度的女子?

    她改而单手托脑袋看他,“侯爷不觉得我们是在搭伙过日子吗?既是搭伙又岂用在意,端看对方如何待自己,要么相敬如宾,要么形同陌路。”微顿接着说,“妾身看的杂本较多,思想与别家姑娘不同,侯爷可别见怪。”

    他凝视她半晌,道,“她七岁我十二岁,那年我们分的别……”

    可才开了个腔,褚元墨又打住了话匣,他想到前世与今生不同,不晓得该如何说才能与今生接上轨。

    差太多,珞姑娘如此聪慧,定会推断出不对劲。

    可珞青晏已经回想起前世七岁之时,在被牙人拐卖前,她只与楚二郞分过别呀,分别那日她还哭得稀里哗啦呢!

    这褚家,莫非是她不知道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