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神图鉴 > 零六二:我给你一次机会
    “没错,去年倒数第一,前年倒数第二。”老李耸肩回答,随即问了句:“怎么了?”

    盯着场中不断交手,格外焦灼的两人,闫峰皱眉追问:“这个吴宇实力发生的变化大不大?”

    这个问题让老李想了一下,他对比了前几年的记忆,微微颔首道:“很大,以前的吴宇,往往撑不过十秒。”

    比武不是杀人,有时候需要分寸的。

    所以较量比斗,一般会持续一到五分钟左右,再往上……双方的战斗力都会断崖式下降,接下来就是持久战了。

    十秒也并不长,可以说最多十几招的碰撞就会落败,说明白点就是不堪一击,双方实力不在一个层次上。

    “那金玉流以前是不是辉煌过?”闫峰沉声又问。

    老李点头:“没错,以前可以说声名赫赫,可惜后来就没落了。”

    “我应该猜到原因了。”

    闫峰眯眼看着场中,吴宇几乎是将徐明秀逼入角落,单方面压着打的狂暴姿态,脸上浮现出些许的恍然。

    老李皱眉不已,他隐隐感觉闫峰接下来的话,会出乎他的预料:“什么意思?”

    闫峰叹道:“很简单,你知道功夫是一步步练出来的,这个过程不能跳,否则根基不稳难成大器,可正所谓穷则思变,这并不证明无法借助外力。

    为了加强爆发力,出现了独特的呼吸法,为了增强体魄,出现了药浴之法,练就毒掌的会淬毒,后者这些在增强战斗力的同时,对身体也会有害处。”

    “你是说……”老李脸色微变。

    闫峰说:“金玉流派的传承,完整版应该就有这种辅助秘法,但因对人身体有害,故而就被他们弃之不用。

    就像古武只练套路,不练功夫一样。如此一来自然无法发挥实力,故而才会如你所言没落下去,现在他们又用那种方法。”

    李琳瞪大眼睛,很是惊异:“你是说,他们用邪法?”

    闫峰笑了笑:“邪法是某些人的称呼,某些人总喜欢分什么正邪黑白,彰显自己的伟光正,实际上这种方法只看个人选择罢了。”

    他没有刻意压制自己的声音,此时场中除了战斗二人外,围观的尽皆十分安静,再加上这里空间广阔,所以声音传出老远。

    砰!

    金玉流那边,端坐正中的中年男子拍案而起,眉毛如若出鞘的飞刀高高扬起,冷厉的朝这边看来:“那边的,你说什么?邪法?”

    老李笑着起身打圆场:“别激动,安虎你激动什么?现代还分这个?你越活越回去了吧?”

    “嗬~”

    闫峰面露笑容,在她耳边说道:“如果我所料不错,他们之所以叫金玉流,就是跟现在吴宇的状态有关,你看他身上折射的光泽,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此时的吴宇,裸露的皮肤上被汗渍充斥,却隐约折射出淡淡的柔光,仿佛整个人化为一块玉石,颇为引人注目。

    李琳呐呐惊叹:“还真是诶。”

    “小心祸从口出。”

    安虎脸色铁青,可念及老李的身份,对方又没指名道姓,他也没道理得寸进尺不饶人,只能气哼哼的坐了回去。

    见老李这个九局的人出面,大多数人也都是一笑而过。

    其实他们也不是很在乎,反正这种法子都是先伤己再伤人,练与不练都看自己选择。

    不过闫峰这句话,倒是给他们提了个醒。

    看来金玉流连年惨败输红眼,这回拼着损伤弟子身体,也要在武道会上把面子挣回来。

    一会得叮嘱弟子要小心才是。

    咔嚓嚓~

    场中暴鸣声起,却见吴宇陡然爆发,硬抗徐明秀的反扑,反手一拳重重砸在她的腹部,狂暴的力道蓦得爆发,瞬间将她砸出场外。

    无巧不巧的……她倒飞的方向正是闫峰等人所在之处。

    老李瞳孔一缩,本能后跳翻身。

    可谁知闫峰猛然转头,抬手压在徐明秀后腰,随即扯着她的腰带用力一带,直接卸去大部分力道,甩到了旁边的座椅上,连着嘈杂响动滚做一团。

    吴宇气势汹汹的走到台边,居高临下望着闫峰,冷声喝道:“你刚刚说什么?邪法?你敢辱我金玉流派传承是邪法?”

    闫峰皱了皱眉,嗤笑:“古武不是讲传承吗?按照前人看法,伤人伤己不是邪法是什么?再说你们师父都没发火,你在这跳个什么劲?”

    吴宇脸色发青,怒急喝道:“你……有种上来比划一场,我倒要看看你是个什么货色,竟然敢大言不惭。”

    “你确定?”闫峰意味深长的看向老李,脸上写满了:这可不关我事,是他们先找茬的。

    本能的,触及他的眼神,老李心里一凉,连忙看向金玉流的带头人,也就是刚刚拍案而起的安虎,希望这厮能打个圆场。

    哈~

    谁知这老小子低眉顺眼的喝茶,俨然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模样,摆明是要坐视旁观了,看来还是没咽下刚刚那口气。

    吴宇抱臂冷笑,满是讥讽:“呵呵,我当你是什么强人呢,原来只是中看不中用的面子货,嘴皮子这么利索,怎么不去会所呢?”

    “不知者无罪,我给你一次机会。”闫峰笑容不变,依旧淡然,只是语气有些玩味:“你可一定要把握住,毕竟这年头还没后悔药。”

    机会?

    青丘……

    老李瞬间联想到许多,激灵灵打了个寒颤,连忙起身喊道:“别冲动,大家有话好好说。”

    他说话的时候,不自觉将目光朝台上扫去,想要让邵宇兵出来主持大局,毕竟人家是领导,说话有份量。可惜邵宇兵不知道干啥去了,压根不在现场。

    砰!!!

    浅五月直接掏枪,暴鸣在偌大空间不断回荡,良久未曾散去,惊得下面一众人等彻底哑火,惊惧的盯着她。

    太虎了吧?

    一言不合就掏枪?

    “哎呦喂……”浅五月枪口对准吴宇,笑吟吟的问:“我看你嘴皮子也挺利索,能在臭猪肉里舔出硬币吧?”

    “……”

    吴宇脸色发青,有心反驳可又对枪口发憷,嘴唇开合数次,最终强忍怒火闭上嘴。

    任谁被枪指着都发慌,人家九局什么背景?

    毫不夸张的说,就在在这打死你,你他么也是白死。

    浅五月对闫峰挑挑眉毛,随手将枪丢在桌上:“很好,比赛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