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神图鉴 > 零六一:比赛开始
    “万一情报是假的呢?”闫峰笑容逐渐敛去。

    触及他的眼神,浅五月本能心里咯噔,闫峰的谨慎出乎她的预料,其性子俨然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如果真的不给甜头单耍嘴皮子,很可能功亏一篑啊。

    但她又害怕,以闫峰的思维能力,她倒出点东西后,剩下的很可能被对方推查出来,万一这样的话……人家还去个屁啊。

    浅五月暂时没有做出决定,笑道:“这样吧,这件事等武道会之后详说,我会想个让你我都满意的办法。”

    “希望如此。”

    闫峰起身,又随口问了一句:“这个腰带的能力是什么?”

    对他现在问这个问题,浅五月也没隐瞒,解释道:“屏蔽人的其余情绪,增强好战斗志等方面,可短时间内提升身体素质。

    但使用时间越长,个人意识被侵蚀越加严重,长时间很有可能变成好战的疯子,而且这还是破损后的结果,如果是完整品……”

    效果更强,反噬也越强!

    路过浅五月身边,闫峰忽而俯身,在她耳畔轻声道了句:“你到底是谁?是我认识的浅五月,还是星罗的钉子?”

    本来心下大定,有些许放松的浅五月闻言,顿时寒气直冒,身体本能僵了起来,笑容如若蜡像般定格在脸上。

    她脑袋里好似有炸弹BOOM,轰的炸开来,满脑子回荡着一句话:怎么可能?他怎么知道?

    蓦得。

    她瞬间恢复冷静,转过头盯着闫峰的背影:“你在诈我!”

    对,没错。

    他肯定在诈我。

    诈?

    闫峰确实是在诈,但并非毫无依据。

    之前那些不用再提,浅五月手腕的神物,跟龙牙身上纹路相似度高达九成,这又怎么解释?难道真是巧合?

    结合此间种种疑问,闫峰诈她实属应当。

    而在听到星罗组织的时候,她的身子明显有刹那的僵硬,虽然瞬间就恢复过来,可闫峰何许人也,自能察觉她的些许变化。

    若说之前只是怀疑,那么现在可以确定。

    她,浅五月,明面上是九局的人,实际上是星罗插在九局的钉子,且身居高位身份不凡,甚至极有可能是……神秘的十二使徒之一。

    那么问题就来了。

    闫峰明明跟组织有仇,对方为何还要找上门来呢?

    难道说……

    内讧?

    这倒是个理由,且合情合理。

    有道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纠葛。

    人心齐?

    这他么就是一句屁话。

    或许这个浅五月,跟某些人有仇,在得知他跟组织结怨后,决定来个驱虎吞狼……

    “有趣咯。”

    闫峰眼帘垂下,掩去闪烁的精芒,笑吟吟的走了回去。

    ……

    铛!!!

    随着铜锣敲响,下面所有的比赛宣告结束。

    一共选出了三十二人,其余三十二个都是事先内定的,各个古武流派的名额,加起来正好凑够六十四个选手。

    虽然看上去是这样,实际上每个流派名额有限,但弟子不少,所以……三十二个选拔的,大都也是各个流派的弟子。

    九局的人开始与观众协调,给淘汰的选手发放安慰奖,忙活了半个多小时,才将闲杂人等全部赶出去,继而开始关门闭馆。

    二楼本就闲聊的,休息的,甚至撩妹的人,随着大门逐渐闭合,一个个终于正色起来,因为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之前的比赛,小打小闹都算不上。

    邵宇兵看大家逐渐聚到一楼,扬声宣布道:“流程很简单,抽签对局,最终决出前五,前三,比赛不可故意下杀手。

    这边有各方位全程录像,一旦有突发情况,狙击手会果断开枪,枪里不是子弹,而是强力麻醉弹,不要怀疑它的效果,也不要高估你的抵抗力。”

    闫峰闻言,抬头四下张望一番,在某几个方位处顿了顿,继而扫到二楼一些墙角处。

    这个动作让台上的邵宇兵眼皮一抖,他就知道这孙子肯定发现了,闫峰目光停顿的地方看起来啥都没有,实际上有蜂鸟待命,墙角则是狙击手……

    怪物吧?

    这种感知力……

    人就怕比,跟闫峰比起来,在场这些人就差劲了许多,只有少数几个对某区域有所感应,却也不是太具体。

    老李跟闫峰坐在一块,指指点点的给他介绍:“周刚的龙云流派的,那个女生是花影流,那个是疾风流,那个……”

    闫峰听罢,眼皮都没抬,直接下了结果:“如果没意外的话,前五名里龙云,花影,天罡,金玉占四个,剩下那个说不准。”

    老李闻言,不由挑了挑眉毛:“其他都没问题,但天罡跟金玉……你看错了吧?他们好几次都几乎垫底了。”

    闫峰轻声说道:“前两个走的暗劲,后两个走的明劲,之前他们为什么垫底我不清楚,但这回他们的选手不弱。”

    老李追问:“你怎么看出来的?”

    闫峰没有再说,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回答,难不成说上辈子打了太多人,经验已经丰富到一眼能看个大概?

    在他们交流的时候,台上已经开始比赛了,一名是来自花影流的女人,其对手则是金玉流的青年,一男一女,一壮一瘦。

    女子抱臂在胸,好笑的盯着他,问道:“吴宇,你确定还要跟我打?你都输我三次了,何必呢?”

    “这次不一样。”

    吴宇摇摇头,并未被她的话影响到,捋起袖子迎着她缓缓拉出拳架:“徐明秀,希望你认真对待,否则会后悔的。”

    “哦?我拭目以待。”

    徐明秀俏脸微变,正色起来,因为她察觉到对方的气势发生了变化,如果以前的吴宇像一只狼,那么现在的他就是一头恶虎。

    场外议论声逐渐降低,大家都是习武之人,几乎都能察觉到吴宇的不同之处。

    提起警惕的同时,他们不禁将视线放在金玉流的位置上,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能让吴宇在短短一年之内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还真让你说对了。”老李眼珠子一突,不禁喃喃。

    闫峰却脸色凝重,忽而问了一句:“他们金玉流,前几年是不是很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