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神图鉴 > 零六零:神眷者
    “没什么。”

    闫峰失去聚焦的眼眸变得有神,若有所思的盯着不远处那人手腕上绑着的,好似木头雕刻而成,边缘有一豁口的饰品。

    饰品的主人是……

    浅五月!

    嗡……

    手机的震动,让他将注意力转回,是来自李铭的短信。

    闫峰将手机塞给老李:“李铭来了,你去接他。”

    “你为啥不去?”老李纳闷。

    闫峰朝浅五月那边抬抬下巴,起身朝她走去:“我见个熟人。”

    “且,男人~”

    李琳撇撇嘴,努力挺了挺胸:“不识货。”

    今天浅五月穿的更像女王,筒袜长靴加皮衣,甚至还化了眼影,嘴唇有些哑色,只可惜范儿确实挺足的,奈何身材撑不起来,气势弱了点。

    闫峰坐到她对面,双手交错放在桌上:“没想到你会过来。”

    浅五月笑吟吟的回道:“我不能来吗?”

    “这是你的东西,下次可别忘了。”闫峰将笔记本压到桌上,屈指轻弹推过去。

    “我说怎么死活找不到呢,原来忘在你这了。”浅五月翻着笔记本,随口说道:“怎么?这几天你应该翻过它吧?有什么想法吗?”

    闫峰眼中光芒闪烁,视线逐渐转到她手腕上,淡然道:“在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我有件事要问你,这是什么?”

    触及他的目光,浅五月心里不由一突,本能提起十二万分的警惕。

    四目对视。

    良久。

    闫峰靠在椅背上,淡然盯着她:“这个来自于哪里?它的主人是谁?有什么用处?以及……你为什么不上交给国家?”

    咕噜~

    浅五月喉咙耸动,本能吞了吞口水,随即笑道:“这就是个小饰物,我旅游时候在地摊买的,哪里知道那么多。”

    “你这句谎话并不高明。”闫峰似笑非笑,对方这句话里的破绽太多了。

    首先这玩意不是手环,带在手上显得有点大,尤其是她这种女人手上,就跟挂着一块木牌似的,太突兀了些。

    其次虽然看上去没钻石黄金那么耀眼,可卖相也绝对不俗,包装一下几万块都卖得出去,不可能出现在地摊上,真以为人摆摊的是瞎子?看小说看多了吧?

    最后还有一点,这上面的花纹,跟当初闫峰在组织基地遇到的龙牙,其身上那诡异的金色纹路格外相似,简直就是放大版……

    还有~

    闫峰之前就注意到,浅五月是左撇子,东西带在左手说明它很重要,可刚刚对方喝水等动作却都用的右手,左手很少有动作,这说明……这玩意很沉。

    那么问题来了。

    为什么明知很沉,影响灵活的情况下,她还要坚持带在左手上呢?

    一分钟的静默之后,浅五月挪开目光,喝着咖啡问:“在我回答之前,你能先告诉我,你为什么问这个问题吗?”

    “现在我有主动权。”

    闫峰露齿一笑,浅五月想拉他下水挖坟,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她是有求于闫峰的,所以闫峰可以拒绝,但她不能。

    浅五月咬咬牙:“除了你,我可以再找其他人。”

    闫峰不以为意:“你早就找过其他人,但最终无奈才找我,这证明你已经没人可找了,就像是打牌一样,你手里没有牌了。”

    “那就公平点,一个问题换一个。”

    浅五月翻开笔记本,反过来推到他面前,指着上面几行字:“……这就是神物,我是偶然得到的。该我问你了,你问这些干什么?”

    闫峰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因为我看到,听到了一些动静。”

    “什么?”浅五月大惊失色,看他好像看鬼一般:“什么动静?”

    闫峰摇摇头,反问:“该你回答我的第二个问题,它的主人是谁?你知道我问的是哪个主人。”

    “莫瑞阿卡,狩猎女神。”浅五月抿了抿嘴,语速略快的回复后,紧接着道:“该你说了,你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

    闫峰回答:“听到了绝望的怒吼,看到的是两人搏斗,画面很模糊,只看到两个人形影子,只有这个腰带很显眼清晰。该你了……”

    “如果有好东西,你会上交吗?”

    浅五月应付越发自如,唇角翘起弧线,女王的高傲神态再度回归,说完后她又问:“你这是第一次生出感应?”

    闫峰淡淡的说道:“昨晚第一次,刚刚第二次,或许因为距离关系,这次看到了画面。”

    “神眷者,你是神眷者……”浅五月越发惊异的盯着他,仿佛看到了什么珍稀的宝贝一般,咄咄异彩几乎不加掩饰。

    闫峰眉头一挑,他本打算掉头就走呢,忽然听到这个名词儿,不由提起了好奇心:“神眷者?到底是什么?”

    浅五月柳眉扬起,忽然前倾身体盯着他,意味深长的笑道:“现在主动权在我咯,如果你答应,我就告诉你,知无不言……”

    “一个消息,值得我卖命?”闫峰不疾不徐,轻笑反问,言语中透着淡淡的不屑:“你不说,你们九局其他人肯定知道,比如邵宇兵……”

    “呵~”

    浅五月也不急,抬起下巴道:“现在九局分部的大多数人,也都是云里雾里,他们更多只了解变异兽,而对神明等东西涉及不深,这是高度保密的。”

    言下之意就是:你尽管去问,能问出个门道算我输。

    “我试试。”

    闫峰拿出手机,在她无语的注视下,真就给邵宇兵打了个电话。

    浅五月虚着眼,脸色有些发黑:“你这人没意思啊。”

    尼玛的,不按套路走?太谨慎了吧?

    三分钟后~

    闫峰挂断电话,在浅五月得意的笑容中放下手机:“说,这事我应下了。”

    他知道她在想什么,他也知道这挖坟的事儿肯定有坑。

    但没办法。

    神眷者这件事涉及到自己,严重点说涉及到小命问题,他不可能当此事没发生过。

    换言之,哪怕是坑,也得往下跳。

    再者……谁说答应了就得办?

    呵呵~

    可惜人家也不是省油的灯。

    浅五月美眸眨了眨,贼贼的笑了:“我知道你想什么,关于神眷者的情报,我会交给一个人,等你跟他登船离岸以后,他会把情报交给你,这样我就不担心你毁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