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神图鉴 > 零五六:舔狗变心了
    “哦。”

    闫峰后仰身子,任她从自己身上爬过去,与李琳调换了位置。

    旁边车里的青丘,不经意转头,恰巧看到了这一幕,尤其是当他看到李琳从闫峰身上爬过时,心里那股子邪火噌就蹿了上来。

    往日跟李琳的一言一行,此刻想来哪里都透着敷衍意味……

    他曾经是个合格的舔狗,可自从成了九局的人后,青丘就觉得李琳应该没资格在自己面前再装了,应该反过来讨好他才是……

    舔狗露出了獠牙~

    他变了。

    青丘不再是卑微的舔狗,他要做霸气的……藏獒吧。

    霸气,凶狠,没脑子。

    很合适!

    忽然,青丘想到了第一次见到闫峰的场景,脸上浮现出阴冷的笑容:“古武……你也是练武的,这次是过来参加比赛的吧?老子可是这次负责这一块的……咱们走着瞧。”

    念及至此,他心里忽然生出动力,脚下一踩,车子噌的超过了闫峰他们,甩出大股的尘烟,加速离开了这里。

    “李琳,刚刚你的动作他看到了。”闫峰眯眼望着青丘的车子,淡淡的说道:“我感觉到了他对我的杀意……”

    “杀意?你当看小说呢?”

    李琳嘴角一抽,不在乎的说道:“再说了,换个位置怎么了?让他看到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他什么人。”

    闫峰微笑,轻声道:“老李,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一般会给沙比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但若是他不珍惜,那可就没办法了。”

    杀意有点玄乎。

    但科学表明人是有磁场的,当一个人的目光落在某人背后,富有相当浓烈的情绪时,对方很有可能会感应到。

    闫峰的感知属性,如今已然达到了3.1,比那些久经战场的老兵都要敏感的多,刚刚那种来自于青丘的浓烈恶意,他绝对没有感知错。

    “闫峰,你可千万冷静。”老李闻言,顿时打了个激灵,苦口婆心的劝道:“他现在可是九局的人,你可别犯傻。”

    “希望他能长点脑子。”闫峰屈指弹出烟头,轻声道了一句:“这世道能杀人的,可不仅仅是子弹或者刀剑。”

    青丘?

    他算个屁。

    闫峰若想弄死他,方法简直不要太多,最简单的拿钱砸,十几二十万一条命,大把人抢着干,这可是一套房的钱。

    至于老李说的九局的人……

    那又如何?

    没凭没据,他们就算知道是闫峰干的,又能怎么样?

    这年头可是……法治社会哦~

    当然,如果他们不守法,那闫峰自然也不会惯着他们……

    大不了,换个国家~。

    ——

    等他们来到地方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

    不过老李终归是九局的人,好歹是有优待的,早就给他安排好了下榻的地方……

    注意:是他,不是他们。

    也就是说,闫峰三人还得另找住处。

    这小镇是个风景秀丽的旅游区,现在正是热闹的时候,诸多酒店和宾馆都处于几近饱和的状态,来往旅客甚多。

    武道会也不止这一处地点,毕竟亲戚还分亲疏远近呢,一般都是临近几个城市的古武流派商量,然后报给九局等待审批。

    九局这回一反常态,将各个武道会的地点,都转移到了这种热闹的地方,想来也是有意推广古武的发展。

    好在有钱没有办不成的事。

    闫峰直奔就近最大的西里酒店,在老李羡慕的目光中,刷卡开了间至尊套房,十七层都是他们的,足够三个人住了。

    李琳一进门,不禁发出一声感叹:“挖……”

    不愧是一晚上9999的房子。

    就连李铭都有些叹然,他可没住过这么豪华的房子,闫峰丫还真挺会享受的,在吃穿住行这块,从没亏待过自己。

    “哇,哇,哇……”

    李铭丢下行李满屋子乱窜,时不时发出单调而亢奋的感叹词——哇!

    服务生尊敬的对闫峰说道:“先生,如果有什么需要,门口,各个卧室,客厅,泳池,健身房等地方,都有电话可联系前台。”

    “嗯,多谢了。”闫峰塞去一张钞票当小费,径自提着东西朝主卧走去。

    服务生攥着大额纸币,退出去的同时,心里不由感叹:“果然大款,出手都干脆利落,有钱的感觉真他么好啊。”

    开灯,闫峰丢下行李,关门换上睡袍,端着茶具慢悠悠的来到露天阳台,这酒店是小镇最高的建筑,在阳台可以眺望小镇的全貌。

    吹着夜风。

    坐看下面人来人往,灯火通明,以及远处若隐若现,被夜色笼罩显得有些朦胧的龙脊梯田,连绵山峦,让人有种俯视尘世的感觉。

    “倒也值了。”

    闫峰倒了杯茶,翘腿坐在椅子上,悠然眺望着天穹星月,清风拂面,热茶入腹,只觉浑身毛孔舒张开来,不由精神一震,坐车赶路的疲乏散去大半。

    李铭推开玻璃门走来,坐到他旁边:“怎么?不去游泳吗,有室内游泳池的。”

    “大晚上游什么?”闫峰翻了个白眼。

    ——

    西里酒店斜对面,稍次一些的瓦格尔酒店。

    浅五月恨恨盯了眼斜对面,暗骂闫峰狗大户。

    前台经理连忙走来,轻声说道:“您好,浅小姐,您托运的东西已经被人送来,是否要取出它拿到您的房间?”

    “我自己来就好。”浅五月微微一笑,婉拒了对方的好意,来到柜台处将东西提出来,蹬着高跟鞋哒哒的朝电梯走去。

    十二楼~

    这是瓦格尔酒店最高的房间了,饶是如此跟闫峰还差五楼呢。

    浅五月打开房间,没有急着休息,反倒拿出仪器,一寸寸的在房间各处扫过,没有发现监控器,窃听器等设备后,才大松口气,把自己丢到床上。

    翻身过来,她趴床上将箱子打开,取出里面的密码箱,输入指纹和虹膜扫描后,随着一阵微不可查的轻响,这个不过书本大小的密码箱缓缓打开。

    巷子里放着一个椭圆形,刻着复杂图案的木牌,边缘光滑圆润,两边带有卡扣,其上方有个豁口,似乎是某种利刃留下的,上面还残留着黑褐色的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