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神图鉴 > 零五五:再遇青丘
    老李很认真的反驳:“我们不能滥用特权。”

    “这叫滥用?”李琳蹬着床板。

    老李:“这趟是去办私事,怎么不叫滥用?”

    “呵~”

    二人不约而同发出一声冷嘲。

    闫峰忽而说道:“老李,如果你想让你的狂虎流派发扬光大,可以选择出钱雇佣我,顶着你们流派的名字参加。”

    “谢谢,免了。”

    老李翻了个白眼:“你又不会我们流派的招数。”

    闫峰轻笑:“所谓招式,前者招为套路动作,如何将劲力最大,最快,最强的爆发,后者式为运力方式,比起前者来说,后者才是精髓。

    招数无非那么些,仙人指路跟直捣黄龙本质都是刺,力劈华山与一刀两分同样都是砍,横扫千军与横剑断带都是扫……区别是劲力运用方式而已。

    你们狂虎流派走的明劲路子,恰巧我也略懂明劲,全盘复制不可能,但依瓢画葫芦起码有七分像,没几个人看得出的。”

    “……”老刘张口欲言,可想到闫峰的实力,默默吞下了反驳的话。

    人家还真有底气说这话。

    你不服气不行。

    “好了,别斗嘴了,到站了快。”李铭朝窗外看了几眼,翻身跳了下来活动着肩膀。

    其实严格算起来,他才是标准体型,无论是身高还是体重,但肌肉曲线没有闫峰的均称,所以总给人一种侵略感。

    ……

    半个小时后。

    李琳拍着方向盘,怏怏的抱怨:“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连饭都没吃一口,又改成汽车了,还是我开车……”

    “女士优先。”

    闫峰压下后窗,点了一支烟,眯眼望着外面一望无际的稻田,啧啧赞道:“小地方有小地方的好处,环境就是大城市没法比的。”

    李琳瞪了瞪眼睛:“女士优先?闫峰你可太会说话了,我发现不管遇到什么事,你的嘴总能把自己撇到道义的一边,真是有理有据。”

    “不然代号怎么会叫稻草人呢?”李铭笑了笑,他可是查过稻草人这个代号的渊源。

    ——谬误啊。

    这家伙嘴里的话,百分之八十都带有误导性,目的性,扭曲性,总能不经意间转移或分散人的注意力,亦或者产生理解偏差。

    “我开车吧。”李铭好心的说。

    “多谢帅哥。”李琳笑的眼睛都没了。

    闫峰喷出一股烟雾,忽而说道:“我看到有不少武者了。”

    “很正常。”

    老李嗯了一声,说道:“现在已经开始预赛,选拔赛了。每一次武道会,最后只会有六十四个正式选手。”

    “谁都可以报名吗?”李铭好奇的问。

    老李解释:“不是,九局的人亲自把关,虽然不是古武圈子的人也能参加,但相当于踢馆性质,你应该知道什么意思。”

    李铭恍然,这武道会就是人家古武圈子的家宴,外人掺和进去,自然会被针对阻击,难度比正当切磋交流高得多。

    一个圈子好歹会留点余地,不是一个圈子的那就……

    瞅着老李跟防贼似得盯着自己,闫峰不由喷了个烟圈,淡淡然的说道:“放心,我不会报名的。我闫峰做事,一向言出必行。”

    “希望如此。”

    老李眯起眼睛,他可没忘记当初跟闫峰切磋时,对方斗势高涨,杀意毕露的模样,这已经算是他为数不多的心理阴影了。

    一个武者失控,本就是很可怕的事情。

    如闫峰这种武道宗师失控,其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在没有枪械等热兵器的情况下,他的战斗力比特种兵都要强太多,完全是人形兵器。

    这时,忽然一辆车赶了上来,驾驶窗玻璃摇下,露出一张熟悉的脸,他惊喜的对李琳道:“咦?李琳你也来啦。”

    青丘~

    就是之前挑衅过闫峰的那家伙。

    闫峰瞥了他一眼,问老李道:“他不是瞧不起功夫吗?怎么也出现了?”

    “你不知道?也对,你跟他不熟。”

    老李往外瞧了眼,淡淡的道:“之前针对组织的行动,他凑巧遇到了一只组织释放的变异兽,然后将它除掉了,因此得到了赏识,被破例列入九局内部。

    不过现在还在考察期,想转正起码还得半年,就算度过考察期,我估摸着以他的实力,撑死也就跟张合差不多,成了外派常驻人员,小鱼小虾而已。”

    闫峰眯了眯眼睛,他察觉到老李的语气有点不对味,随口问道:“之前我让你转告的话,你跟他说了吗?”

    老李笑笑,说道:“转了,他一听就炸毛了,现在又成了九局的人,我估计他肯定更嘚瑟,这回估计是带着培训性质,才让他过来的。”

    “那就好。”闫峰微微颔首。

    那边,李琳与之交谈几句,略有敷衍的摇上了窗子。

    她对青丘无感,因为家庭原因她很独立,所以在她看来青丘太幼稚了,说话做事都给她一种不着调的感觉。

    把他跟闫峰做对比,这种差距更明显。

    如果无视闫峰那种对生命的漠然,极为自我的性格,百分之九十的女人都会在闫峰与青丘二人中,选择前者。

    不过据她观察,闫峰对感情这方面极为淡漠,他对任何人都不温不火,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像是个孤独的旅人。

    没有牵挂,没有羁绊,做事全凭心意,他有一套自己的标尺去衡量所有事,全然不管其他人的看法如何,放在古代就是个逍遥红尘的居士。

    “真羡慕你啊。”李琳收回思绪,顺带收回了无意识盯着闫峰的目光,嘟了嘟嘴叹道:“无拘无束,轻松自在。”

    “万事有利也有弊。”

    老李知道她话里的意思,说:“风筝飞的再高,只要有线牵着,总不会越飘越远,可如果没有线做束缚,很容易随风渐去。”

    这句话的意思,很是耐人寻味。

    有些许的劝告,亦或者是点拨。

    “或许吧。”

    闫峰洒然一笑,没有多说什么。

    就算来到这个世界十几年,他依旧没有太多归属感,就像是体验一个真实感颇高的游戏,走一步看一步,没有太过刻意的规划什么。

    “他还跟着呢,好烦呐。”

    朝旁瞥一眼,李琳秀眉挑起,拽了拽闫峰的袖子,谄媚道:“闫峰咱们换换位置呗?我想吹吹风,看看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