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神图鉴 > 零五一:记仇的闫峰
    面对闫峰的漫天要价,浅五月就地还钱:“五万……”

    吱呀~

    车子停下,闫峰示意:“走好,不送。”

    “……”浅五月没想到闫峰这么干脆,半句话都不多说。

    闫峰眯起眼睛,淡淡的说道:“我漫天要价是因为你给的情报本就模糊,你落地还钱没毛病,但这种价码是没脑子,还有回去告诉邵宇兵,想买我手里的情报,价码再议。”

    “什么情报?”

    浅五月楞了下,她卖队友卖的爽快,倒是没想到还有这一茬,如果闫峰说的是真的,那自己这回可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你猜。”

    闫峰笑了笑,替她指指旁边:“车站到了,油费当我请你的。”

    浅五月皱眉道:“我们可以再谈。”

    她不想白来一趟。

    闫峰摇摇头:“没有谈的意义,我当初上学又不是没交学费,这都什么年代了,也别用所谓的师生情来绑我,在国家方面我也没偷税漏税,所以也别拿责任压我。

    如果你要从九局借力压我,我很乐意看到这种情况,只希望到时候你能承担得起这个后果,我该说的都说完了,浅小姐……请~”

    “好吧,再见。”浅五月深吸一口气,露出勉强的笑容,点点头下了车。

    看着他毫不犹豫开车离开,浅五月略有线条感的眉毛拧了起来,思索片刻后,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巨蟹,你确定他会去吗?”

    话筒那边传来一阵冷笑,道:“双鱼,别担心,有些事不是一回就能谈成的,你有没有把那东西留车上?”

    “放车上了,他应该会注意到。”浅五月红唇翘起,淡淡的道:“你到底打的什么算盘,怎么想起我这层身份了?”

    “你的身份是真的,不用就可惜了。”

    巨蟹盯着屏幕中出现的,闫峰和李铭的录像,眼中寒光闪烁:“我在云海市栽了个跟头,双子那家伙竟然趁火打劫,我若不送他一个大礼,怎么甘心呢。”

    浅五月找了间咖啡厅,靠在窗口抿着咖啡:“你这是借力打力,借闫峰去对付双子?你确定他能行?他的资料我看过,你……”

    “龙牙被他杀了。”

    巨蟹打断了她的话,轻声说道:“龙牙是超凡者,当初他重伤被我抓住,本打算注入一号药剂呢。但因为某些缘故,我只注入了神明基因。

    没曾想超凡者的基因序列,竟然能大幅抵抗神明基因,甚至因此而产生了怪异的融合,虽然神明基因最终胜出。

    但他作为超凡者的体质依旧得以保存,实力固然不及真正的超凡,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对付的,闫峰能杀了他,实力绝非一纸资料能说明的。”

    “就算这样,他也不是双子的对手。”

    浅五月皱了皱眉,沉声说道:“双子那边的研究课题,是涉及到生物装甲方面的,虽然目前还不是那么成熟,可穿上生物装甲的话,一般超凡者都不是他的对手,更别提闫峰了。”

    “这些是可以弥补的。”

    巨蟹显然想到这一点了,轻笑道:“他之所以不答应,一方面是你开价确实没诚意,另一方面则是对未知的担忧。

    我记得你们九局最近不是研发出纳米装甲了吗?等过段时间就该实装发售了吧?到时候你可以用这个跟他做交易,我想他会答应的。”

    “这个还需要一两个月左右。”浅五月算了算时间,随即说道:“万一他答应了,接下来你要怎么计划?不会是让我跟他去吧?”

    “鼓动你老爹的几个学生,让他们去。”

    巨蟹幽幽回答:“你老爹是个老顽固,年纪也大了腿脚不好,他手底下那几个学生,都是些沽名钓誉的家伙,如果你恰到好处的让他们发现这事的一些线索,会有人动心的。

    届时打着你老爹的名号,组织几个人一起过去,剩下的就交给双子那家伙吧,我想他应该会很满意我送的这个大礼的。”

    顿了顿,他继续说:“作为这次你帮忙的报答,如果双子搞砸了,我会帮你拿到那件神物。反过来如果闫峰失败,我也会给你满意的回报。”

    “希望如你所言。”

    浅五月美眸弯弯,炙热之色在眼底浮现,随着神物二字越发明显。

    红唇轻启,她道:“那么,该让人去接触李铭了。”

    ——

    吱呀~

    车子在家门口停下。

    闫峰正待下车,忽然发现座位缝隙塞着一个笔记本,就是之前浅五月拿出来的那本。

    “有趣,故意为之?”

    他唇角翘起笑意,他可不信浅五月会这么粗心大意,所以他更倾向于对方故意丢下的,目的无外乎为下次见面做铺垫。

    看来对方是不愿意放弃,还准备有后手呢?

    “不过话说回来……”

    闫峰将笔记本塞背包里,推门回家:“这件事有猫腻啊,虽然我不知道原因,但其真相绝非她所说的那样轻描淡写。”

    产生怀疑,只有一个原因——突兀!

    作为九局的人,闫峰不相信她一个信得过的朋友都找不到,非要长途跋涉,费尽心机的来找他,这怎么看都不符合常理。

    为了父亲?为了国家?

    还是说有其他目的呢?

    呵呵~

    闫峰淡然一笑,上楼换了身衣服,慢悠悠的端着茶来到院中坐下,打开了收音机。

    他发现老刘家门口的水洼都没清理,门锁上附着一层湿泥,很明显这几天家里都没人。

    联想到刘钰受伤的事,闫峰心里就大概明白了几分,八成是去照顾闺女了。

    “或许,我该去看看?”

    闫峰摸了摸下巴,毕竟也算关系不错,人家女儿都受伤了,过去探望一下也算人之常情,正好家里还有盒茶叶,省的买礼物了。

    掰着手指头算算,其实他的朋友并不多,也就老刘夫妻俩而已,李琳也好,老李也罢都属于半个朋友的级别,至于邵宇兵……呵呵。

    提起这家伙,闫峰就想到浅五月,想到对方说得话……

    这回他觉得坑对方一波,报复回来。

    云海市的九局分部,一共有三个行动小队,邵宇兵只是其中之一的队长,之前在围剿组织基地的时候,就是其他两个小队动的手。

    闫峰很记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