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神图鉴 > 零五零:无事不登三宝殿
    “找我干嘛?”闫峰直奔主题,压根没跟她寒暄客套。

    或者说,他跟浅五月之间,也没有客套的基础。

    他不想客套,但浅五月却恰恰相反,她端详着闫峰忽而笑道:“你学会抽烟了,我记得上学的时候,你从不抽烟喝酒。”

    闫峰警惕起来,严肃的说道:“份子钱没有,礼金没有,不想结婚,没有理想。有事说事,没事下车,我还有事。”

    “……”

    浅五月嘴角一抽,酝酿好的话直接被冲碎,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好半晌才憋出一句:“我知道代号稻草人,是个狩猎者。”

    闫峰摇头:“不,我不是,我只是个遵纪守法,按时睡觉,看书看报,养鱼养虾,逗猫喂狗,胸无大志的普通公民。”

    “不跟你逗了,说正事。”

    浅五月笑笑,从随身的背包里拿出一个破旧的笔记本,丢到他身上:“事情紧急,我现在找不到其他办法,否则不会过来麻烦你的。”

    “我连个工作都没有,你想麻烦我也没用啊。”闫峰无奈摊手,顺便摇下车窗弹了弹烟灰,将笔记本原封不动递换给她。

    被再三拒绝,浅五月倒也不生气。

    当年在大学的时候,闫峰一样也是这脾气,他从来不招惹麻烦,也从来不怕麻烦,最关键的是他还有钱,打残你还得告你,告你还得让你赔钱……

    对他这种行为,浅五月记得自己老爸都感叹过:这小子年纪轻轻,就拿起了法律当武器,实在是当代年轻人的楷模。

    好在她此前已经有了腹案。

    “潘多拉魔盒的事情你知道,那你知道吗?它只是个开端……”浅五月将笔记本放在一旁,抱着手说道,边说边用余光观察闫峰的表情变化。

    没收获。

    浅五月只能继续说下去:“国家早已在神话方面投入人力物力研究,这几年里确实有一些收获,验证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什么问题?

    好吧。

    上面这四个字,是浅五月心里脑补出来的,一般人不都会追问吗?

    可……闫峰却跟死鱼一样,没半点反应。

    浅五月嘴角抽搐,说:“神话不止是神话,它们是早于人类的文明,潘多拉魔盒的开启,就相当于一个钥匙,目的是改变世界的生态环境。

    等到环境被改变到神明适应的地步,它们就会卷土重来,重新成为这个世界的主人,也就是说眼下一切都只是前奏。”

    还没反应?

    浅五月咬咬牙,继续往下说:“神明不是虚构的,他们真实存在,九局如今就封存着一具神明的身体……”

    这总该惊讶了吧?

    可当她看向闫峰时,发现这家伙正在研究窗外的小姐姐。

    看什么看,面前就有一个不看,非要去看外面的?

    心里恶狠狠的吐槽着,浅五月不得不按着怒气,继续说:“就目前来看,这个古文明的科技程度极高,已经深入了基因研究。

    我父亲,你的老师通过研究,找出了一个线索,九局却对此不感兴趣,因为这个线索没有任何依据做基础,他们认为是假的。”

    “很正常。”

    闫峰点点头,给出了第一个反应:“那群人哪个是简单货色?各个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这种虚无缥缈的怀疑,想说动他们的可能……跟母猪上树的概率差不多。”

    其实他还有句话没说。

    就算这个猜测有理论依据,想说动那群人动手也不容易。

    果子谁都想吃,而且还都想吃最好的,可谁也不想去偷果子,害怕被逮住担责任,然而一旦有人把果子摘下来,他们就会蜂拥而来的抢。

    不想付出,还想回报~

    人嘛~

    “……”

    浅五月闻言,无言以对。

    停了一会儿,她出手道:“所以老师说起你,他说你是他教过最好的学生,而且我又查到你是狩猎者,都是一个圈子的人,实力还……”

    姐姐,你说瞎话不眨眼的吗?

    闫峰狐疑的看着她:“等等,你这瞎话说的有点多啊。”

    “什么瞎话?我句句属实。”浅五月义正言辞的说道。

    闫峰虚着眼吐槽:“我那专业一共八个人,我排第七名。我成为狩猎者没几天,一个任务都没完成过,你怎么知道我的实力?”

    “邵宇兵说的,他说他是听刘钰,王子洋说的。”浅五月转眼把队友卖了。

    闫峰直接把话挑明:“你是打算拉我去找这个线索,而且还不想给我回报,打着师生名义,免费拉我下水?”

    “……”浅五月心里一突,有种不好的预感。

    闫峰轻笑,叹了口气:“你跟你刚刚说的那些人有区别吗?想让人出力,然后去抢果子,还不忘打着高大上的名义。”

    “你误会了。”

    浅五月连忙摆手,好不容易看他有答应的苗头,自己怎么可能亲手掐死?

    闫峰点燃一支烟,说道:“那就说说好处,说说风险。”

    “……”

    浅五月习惯了那种回忆曾经提交情,讲述现在论感情,展望未来谈关系的方式,对闫峰这种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一旦挑明直奔主题的方式很不适应。

    很快她就调整过来,展颜说道:“风险不知道,现在只知道是个海岛,具体会遇到什么一无所知,所以我没法跟你说,至于好处……你尽管提。”

    “我尽管提?”闫峰撇嘴,启动车子离开医院:“我提你会答应?我说我要当九局的局长,你也能办到?”

    你还真敢说。

    浅五月没好气的道:“说点切合实际的。”

    “三千万。”闫峰很务实,直接从空中楼阁变成了趴趴屋。

    浅五月虚着眼,古怪的盯着他:“你是不是对实际两个字有什么误解?”

    三千万什么概念?

    这么说吧。

    三千万在这个年头,可以去首都买十几套房,一套最低一百平,说不定看你买的多,人家还送精装修加豪车,送几个老婆都不奇怪。

    “那你让我怎么说?”

    闫峰耸耸肩:“你说的这地方,危险或许是送命,或许一路平安,我只能根据前者判断,我感觉我的命无价,但你非要有价,那我就出个价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