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神图鉴 > 零四九:昔日旧友?
    “你要是想去交流会,我可以给你个联系方式。”老李笑着说道:“我算了算日子,估计今年的交流会也快开始了,还有半个月左右。”

    反正还不着急,闫峰点头道:“联系方式给我,至于去不去再看吧,最好还是你尽快恢复,有熟人带路好一点。”

    “我也去。”李琳兴奋的举手。

    老李哼了一声:“你去个屁,这不是格斗圈子,你去了干嘛?当年让你练武,你是死活不练,现在想参加……晚了。”

    李琳翻了个白眼,哼哼着道:“你要是不带我去,我就给你媳妇告状,说你去会所了。”

    “……你,做人要讲良心啊?”老李老脸一红,尴尬的咳嗽:“你怎的平白无故诬陷好人呢?”

    李琳灌口酒,啧啧咂嘴说:“呵,我诬陷好人?你还喜欢玩角色扮演……那个叫……”

    “去,带你去。”老李一脸正色的打断她的话,大义凛然的点头道:“毕竟咱们还是亲戚,这点事当然要照顾你了。”

    “很好。”李琳笑眯眯的冲闫峰抬抬下巴,略有得意的挺起胸脯。

    忽然,她似是想到了什么,一拍脑袋说道:“对了,前几天邵宇兵看我们的时候,有人来找他,是个女的,她说她叫浅五月,跟你是大学同学,她这次专程过来就是找你。”

    “她?什么情况?”闫峰皱眉。

    浅五月他确实记得,不过他们不在一个专业,所以二者交集并不算多。

    李琳耸肩道:“她是九局的人,所有狩猎者的档案都有九局备份,所以她应该是从这里面找到了归属地,然后找上门。”

    “然后呢?”他问。

    李琳从手机里扒拉出一个号码:“她就找邵宇兵要了你的私人的联系方式,然后就没什么了,对了,她说自己的手机号时,被我顺便记下了,你要不要?”

    “无事不登三宝殿。”闫峰拿出自己的翻盖机,抠出电话卡捏碎,随手丢进了垃圾篓,决定一会下去再换个手机号。

    “……”

    老李嘴角抽搐。

    李琳目瞪口呆。

    这么干脆的吗?

    “那个手机号是多少?”闫峰拿出从九局那边买的触屏机,这个手机虽然不能换,但可以拉黑名单嘛,效果是一样的。

    李琳眼珠子转了转,八卦之火熊熊燃烧,将手机递过去,问道:“你跟她有仇?你甩了她?还是说你辜负了人家?千里寻夫?”

    闫峰摇摇头,输入号码锁到黑名单,一气呵成:“没有,我跟她的熟悉程度,仅限于知道名字和见过几面。”

    “……真的?”李琳狐疑,表示不信。

    闫峰起身说道:“正因为是这样,我才怀疑她找我没好事,毕竟她是九局的人。黄鼠狼给鸡拜年……不是要礼金,就是要份子钱。”

    “诶??”

    李琳傻眼了,歇后语貌似不是这样的叭?

    又闲聊一会儿,闫峰带着一肚子收获起身告别:“我还有点事,先走了,回头再来看你们。”

    等他走后。

    李琳挠挠头说道:“就算他拉黑了号码,人家换个号码不就得了?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很简单。”

    老李轻笑,他看出了闫峰此举的用意:“如果不是什么大事,对方在察觉打不通后,就会明白闫峰的意思,不会再过多纠缠。

    反过来如果真是大事,对方会想方设法跟闫峰联系上,这样一来闫峰心里就有点底气了,接下来自然能更好的应对。”

    “……”李琳目瞪狗呆,满柰子只有一个念头:还有这种操作?

    老李略有提醒意味的说:“别以为他是习武之人,就觉得他跟那些脑袋里一根筋的家伙差不多,这小子贼着呢。

    邵宇兵不知不觉都被他摆了一道,直到现在憋着气撒不出来。

    他身上有一股海腥味,八成是从海边回来,还有残留的火药味和伤势。我看论坛上有人说,锦园度假山庄的山崩了,我估摸着这事跟他少不了干系。”

    “……”

    李琳抿了一口威士忌,她觉得自己的脑容量有点不够,为什么这些家伙都辣么老谋深算呢?好可怕的亚子。

    嗨呀。

    太大了也是有好处的。

    李琳将酒瓶塞进事业线里夹着,索性摸出一根吸管,就这么插瓶中吸溜。

    ——

    晴天了~

    闫峰打开车顶窗口,放倒椅背悠然闲躺。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有点多,别的不说,单就激活四个图鉴所带来的属性收益,就让他的实力有立竿见影的提升。

    其实此前的闫峰,身体尚未成长到巅峰,所以虽是武道宗师,但实力并没有达到真正一个武道宗师的战斗力,现在则差不多了。

    可龙牙到底是个半残的超凡者,闫峰无法用他来做超凡者的分界线,从而衡量自己的实力标准,可惜了……

    “如果能遇到个超凡者就好了。”

    闫峰点了一支烟,默默嘀咕道。他敢确定,超凡者也是分等级的,只不过目前他连初级都不是,自然无法了解详情。

    闲来无事,他打开了车载收音机,准备听听最近有啥新闻,说不定提到锦园度假山庄那边,借此了解些情况呢。

    笃笃~

    忽然,车窗出现个人影,敲了敲玻璃,随即她绕车半圈,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上来。

    这是个女人,笑颜如花,披肩长发随风轻扬,穿着简单的酒红色夹克和紧身短袖,手上耳朵上没有多余的饰物,踩着少见的皮靴。

    皮肤不是水嫩的白皙,而是透着健康的小麦色,配着她这双颇为英气的眉毛,给人一种干练的感觉,如果说李琳属于御姐类型,这女的就是训练有素的战士。

    而且很有钱,年纪轻轻都有飞机场

    “浅五月?”

    闫峰喷出一股烟雾,视线透过缭绕的烟雾落在她脸上,眉头不自觉皱了皱。这跟他印象中的那个人完全不一样,大学时期的她,可是标准的文青+幼稚。

    说白了就是多愁善感,理想主义,眼高手低……大概相当于电视剧里的刁蛮小姐。

    她浅浅一笑,挽了下头发:“不认识了?变化很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