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神图鉴 > 零二八:摆你一道,棋高一着
    两天后。

    闫峰出门,首先就去了车城,在小妹娇声媚语中,干净利落的提了辆越野,这两年物价有膨胀,所以价格在十九万左右。

    他还顺便去湖边战斗的地方看了看,发现这地已经被收拾的一干二净,不说恢复如初吧,起码除了那两棵树以外,看不出什么情况来。

    这让闫峰对此世界的黑科技,再度提高了警惕。

    不可小觑啊。

    闫峰忽然发现,自从那晚遇到了利爪兽,李琳以后,自己再看这生活了十三年的世界,越加有种陌生的感觉。

    “啪嗒~”

    点了一支烟,闫峰开着新车来到医院附近,放倒椅子开着窗,听着广播哼着歌,拿着手机开始上论坛刷帖。

    这件事就像火药桶。

    不论是当时在场受伤的人,还是其朋友兄弟,无不憋着一肚子火要发泄,掮客在得到闫峰的情报后,很轻易便卖出了好价钱,同时给这些无头苍蝇的狩猎者指明了方向。

    火是越烧越旺,如今论坛的帖子,十个里面有八个都是议论这件事的,东田保洁仿佛也察觉到了端倪,从中嗅到了苗头。

    没错。

    闫峰在把情报卖给邵宇兵以后,见对方没有任何动作,于第二天将情报卖给了掮客,任其在狩猎者圈子散出去,将这潭水彻底搅浑。

    组织能瞒得过九局,是因为它们做事小心,从没入过对方的怀疑视线。

    瞒得过狩猎者,是跟他们没冲突,没利益纠葛。

    但这回他们炸了九局的驻点,还让狩猎者死伤惨重,二者都知道了组织的存在,且也产生了恩怨,他们想继续隐藏,自然就变成了一个笑话。

    “快要摸鱼了。”

    闫峰收起手机,下车朝医院走去,他这回是过来看李琳的。她的伤比老李要轻得多,老李可是被炸弹崩了一下。

    在路边花坛上,闫峰拽了几根花草,一边走一边打电话问:“喂?邵队,我在医院,李琳他们在哪个病房?”

    邵宇兵拉开窗帘朝下面看了两眼,眯眼盯着下面人影,说道:“三楼三零一,我正好也在,没想到这么巧。”

    几分钟。

    “你醒辣?专程给你买的,刚采摘很新鲜。”

    闫峰笑眯眯的推门而入,将从花坛拔的野花,插进了旁边的茶杯里,无视邵宇兵抽搐的眼角,自来熟找了个地方坐下。

    别以为我没看到,你就是在楼下花坛拔的。

    “你来了?”

    看着旁边病床上,被捆成木乃伊的老李,李琳轻叹道:“听说你又遭遇袭击了,不死鸟酒吧也炸了,如果当时咱们没有隐瞒……”

    “不。”

    闫峰严肃起来,正色说道:“这件事错不在你我,其实组织是没打算报复的,袭击报复是那个组织内某人的私自决定。”

    “你怎么知道?”李琳怀疑闫峰骗他。

    闫峰:“后来我又遭遇袭击了不是吗?打斗过程中了解到的。”

    “真的吗?”

    李琳愧疚之色淡去些许,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似乎是在确定闫峰不是忽悠,因为他跟邵宇兵刚刚说的截然不同。

    “我闫峰最大的优点,就是从不会说假话。”闫峰义正言辞,慷慨激昂的回答:“从发生的这些事情中,你应该也能看出来。

    变异兽被咱们碰上纯属意外,而后组织成员去铲除后患,被咱们反杀了。

    但你有没有发现,紧接着傍晚的突袭有点仓促?就像是组织临时做出的决定,并没有经过细致的调查分析。

    随后出现的夜袭爆破,这次明显是有计划有分工的,这都是我刚刚想通的,除此之外其他理由说不通,你仔细想想,品,你细品……”

    “……”

    李琳眨眨眼,靠在床头陷入沉思,若有所思的道:“还真是诶,这么想你说的好像不错,难道他们起内讧了吗?”

    “吃苹果。”

    闫峰削一块苹果塞她嘴里,道:“说白了就是一件巧合,捣鼓出了一系列的破事,他们的口子越开越大,现在已经无法弥补了。”

    这时,小艾忽然推开门闯了进来,拿着手机焦急的对邵宇兵说道:“邵队,大事不好了,论坛上又炸锅了。

    【站台记者】发帖,他竟然在搜集琐碎的线索进行拼凑,刚刚发布了一则完整的统计贴,关于那个组织的很多情报都有叙述。”

    “什么?”

    邵宇兵忽的直起身子,似想到什么,本能转过头看向闫峰,铁青着脸道:“这是你做的?是你联系他的对吧?你卖情报给掮客还不满足,又联系了站台记者火上浇油。”

    “我这么做,也是为了自保。”

    闫峰面露无奈,叹道:“组织知道已经暴露,定然开始着手撤退,若还没有动作就只能看着他们撤走,届时作为导致他们暴露的始作俑者,我肯定会成为其眼中钉。

    为了保住小命,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将水搅浑,让诸多狩猎者瞄准组织宣泄怒火,从而分散他们的注意力,尽可能让他们受到重创。”

    “驱虎吞狼。”

    邵宇兵咬牙切齿,他明白闫峰这么做的意义,但这种做法他很不齿,祸水东引这种事太恶心了。

    “自私自利。”

    小艾憎恶的盯着他:“说的好听,你知道这件事的后果吗?你知道会造成什么影响吗?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责任在你们不在我,谁让你们邵队有私心呢?”闫峰冷笑着反唇相讥。

    邵宇兵的心思,实在太容易猜了,无非想立功上位而已。

    只可惜这家伙没料到,闫峰的决断如此迅速,只给了他一天时间,见其靠不住,果断开始自己想办法搞事。

    “私心?”

    邵宇兵压抑着怒气,冷厉的盯着他道:“如果你不跟李琳串通,而是一开始就把这件事上报,事情就不会发生到这种地步。”

    闫峰似笑非笑:“我一开始说了,你们会相信吗?会重视吗?别自欺欺人了邵队,天下乌鸦一般黑,何必非要抬高自己,说的你跟圣人一样。”

    邵宇兵闻言,脸色发青,兀自嘴硬道:“你不说怎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