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神图鉴 > 零二七:稻草人,谬误
    小艾盯着手机屏幕,一字一句的说道:“青铜级别狩猎者闫峰,他的代号是稻草人,你知道这个代号的寓意吗?”

    “还有寓意?”这倒是邵宇兵没想到的。

    “它代表逻辑谬误。”

    小艾念叨:“通过故意夸张,扭曲对方的观点,使它衬的自己的观点更合理,针对曲解后的论点再进行攻击,从而达成推翻对方论点,或者转移对方注意力的目的。

    举个栗子。

    对方说:台风天气好稀少。

    你回答:你知道台风会造成多大损失吗?会死多少人吗?

    诸如此类。

    这种谬误在平常时候,也多会发生在普通人身上,只不过多数人是无意为之,他们或许根本没想那么多。

    有的则是为了挽回面子,虚荣心作祟,明知道错误还要硬着头皮说下去,比如现实中那些半桶水的家伙。

    最可怕的是第三种。

    故意为之~

    有人会故意采用这种逻辑方式,通过曲解,诱导等方法对方,这都是故意做的铺垫,为了进一步欺骗的必须步骤。

    总归,稻草人谬误就不是好的寓意。”

    “……”

    邵宇兵嘴角一抽,对小艾说道:“凡事要讲科学,这种东西就别乱猜了。”

    “这就是科学。”小艾嘟着嘴,有些不满。

    邵宇兵消笑笑,没有说什么。

    他知道小艾的意思,是在隐晦的提示自己,不要对那个代号为稻草人的狩猎者的话太过相信,说不定对方是为了钱瞎编的呢。

    可邵宇兵很清楚,闫峰说话时逻辑无比清晰,四个消息可以说环环相扣,起码目前他看不出有什么逻辑漏洞,初步可以确定,对方说的确实真的。

    而且他现在要去医院见李琳,通过对她的问话,从旁验证闫峰的消息,相信火狐应该会他一个满意的答复。

    ——

    教堂。

    神父照常讲义完毕,笑着与教众告别。

    当他看到一名身穿黑衣,逆着人群往里走来的男子时,眉头不禁拧了起来,笑容有些阴沉:“我说过,不要在这时候找我。”

    “神父,出事了。”

    李铭摘下礼帽,露出不比死人好多少的苍白脸色,艰难扯动干裂的嘴唇,涩声道:“肖云的样本,数据我已经带回,但是灭口火狐那边的事……办的不利。

    咱们不知道这段时间内,火狐到底将事情告诉了哪些人,所以我从她的人际关系着手,准备来个一窝端。

    不死鸟酒吧当时狩猎者不少,我派了一个人过去,在那边悄悄放了足够数量的高爆炸药,里面相关人员应该都跑不了。

    然后我去医院对火狐动手,但我们碰巧发现,组织有一名成员竟然被捉了活口,而且他嘴里的毒牙也被拔掉,人处于昏迷之中。

    虽然是外围人员,但对组织的情况,肯定知道的比云里雾里的火狐知道的多,所以我派手下袭击火狐那边,亲自带人去灭活口。”

    “你做的很对。”神父脸色缓和些许,点头赞道。

    因为肖云私自行动,且手下成员全灭,所以组织压根就不知道有闫峰这个人。

    更绝的是李铭,他以为闫峰被那条鱼给当点心,已经死翘翘,也就没有提及这事。

    所以。

    直到这个时候,在神父和组织的眼中,造成安山的死,牵扯肖云复仇,导致李铭收尾这一系列事情的源头还是火狐,还是李琳这个倒霉蛋。

    建立在这个层次上,神父按照逻辑推理,自然也就认为李铭这件事做得没毛病。

    就算换做神父去做,他也会这么选择。

    “然后呢?”

    神父有些好奇的问,他记得没错的话,刚刚李铭是说办的不利。

    李铭苦笑道:“成员我亲手毙的,但火狐那边……有九局的人守着,成员又是新人经验不足,所以暴露了行踪,我刚组的小队全折那了。

    现在,只有我跟一个送肖云样本的成员活着,虽然炸弹引爆,可我没来得及去验证尸体,所以对火狐的生死不知。”

    “你是觉得火狐没死?”神父皱眉细想,口中问道。

    李铭微微点头:“我只是觉得有这个可能性,咱们必须小心为上。”

    “没错,小心无大错。”

    神父颔首,带着他朝里面走去:“去联络咱们插在狩猎者圈子的人,问问他们,有没有得到什么风声之类的。”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九局给狩猎者配备的手机,以及某些装备里都有定位装置。

    同时,九局的蜂鸟系统,也可以随时获取最高权限,接入范围内任意的特殊手机,使用它们的搜索雷达。

    组织知道这件事,自然不可能让成员去当狩猎者,更不可能带着这种玩意,否则暴露的可能性简直高的可怕。

    “我这就去联系他们。”李铭点点头,见对方没有发火的意思,心里暗暗松了口气,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他撒谎了。

    当时李铭带人去医院,确实发现了成员,也确实派人自爆袭击,可真实情况是,对方还没走到地方就被九局的人察觉端倪,直接当场击毙了。

    李铭只来得及灭了成员的口,饶是如此,在撤退过程中也损失了所有带去的人手,只剩他自己狼狈的逃了出来。

    之所以那么说,无外乎是表示自己已经尽力,奈何手下那群新人太菜比,拉低了他的段位,影响了他的发挥。

    归根结底四个字——错不在我。

    “这样吧。”

    神父淡淡的说道:“撤离工作还需要时间,目前情况不太明朗,上头给出的指令是,尽可能减小损失,所以两手准备,你懂吧?”

    “两手准备?”

    李铭楞了下,准备跑路他知道,可另一手是什么,难不成组织脑子有坑,要跟九局对着干了?这是妥妥找死的节奏啊。

    神父压低声音:“资料以及数据务必带走或销毁,如果迫不得已,就把试验品全部放出去,牵扯他们的注意力,争取更多的时间。”

    “放,放出去?”

    李铭瞳孔剧烈收缩,一张脸越加苍白,他有幸去过一次地下试验室,仓库内可是封存着上百号试验品,一旦全部激活释放,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