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神图鉴 > 零二五:九局找上门
    现在早间新闻已经过了,正在重播昨天的夜间新闻。

    XX国与XX国首脑会晤,展开友好而亲切的交流……

    数日前爆发武装冲突,目前已经伤亡XX人……

    据悉:昨日夜间八点许,市内爆发枪战,嫌疑人目前已经尽数落网……

    嗯?

    这一则新闻,让闫峰抽烟的动作顿了顿,眯眼看去,电视上并没有相关镜头,只是一张卡车事故的照片,还有在胡同口拍得抬走嫌疑人的照片。

    就这两张照片,还都是经过美化处理的,其实现场比照片血腥多了。

    主持人翻了一页文件,继续说道:“凌晨时分左右,我市步行街西,不死鸟酒吧发生爆炸,死亡三人,重伤一十二人,目前有关部门已经介入调查。医院……”

    “扯淡~”

    看着电视上的残骸照片,闫峰不由翻了个白眼,这种程度的爆炸,又是酒吧最热闹的时候,而且还是上下两层,就死三个?

    少个零吧?

    叮咚~

    门铃声响起。

    闫峰正打算开门,忽然想起身上的绷带,连忙回屋套了件衣裳,这才打开门将饭接了过来:“谢谢师傅了,我这就给你拿钱。”

    “诶,好。”师傅笑了笑,有些羡慕的看着屋里摆设,再瞅瞅闫峰的年纪,心里不由感叹人跟人不能比啊。

    这可是云海市房价最高的小区啊,在这买个厕所的钱,都能在乡下盖三间大瓦房了。

    现在的年轻人,不得了!

    拿到钱,师傅感叹着进了电梯。

    闫峰的饭量很大,由于上辈子是个北方人,他不热衷吃米饭,吃来吃去还是馒头止饿,一顿能吃七八个买的那种馒头,对方头次听还以为是闫峰一家人吃饭呢。

    一斤猪头肉,几个卤菜,可惜这里没小咸菜,也没老刘他们一起喝酒了。

    偌大的家,显得有点冷清,没人气。

    叮咚~

    刚吃没几口,门铃声又响,这回比较急促。

    不得已,闫峰只能再次去开门,开门前还从猫眼瞄了眼。

    从猫眼看是一个,等一开门呼啦一下又窜出俩人。

    为首是名穿着皮夹克的男子,他从兜里掏出了一个证件递给闫峰,笑着说道:“稻草人?我们是云海市九局的人。我叫邵宇兵,是行动队的队长,跟老李是朋友。”

    一般狩猎者之间办事,都会在开头亮出身份,以免等会发生误会,彼此也很少称呼名字,都是以代号来叫。

    这些都是闫峰水贴几天中,得到的收获之一。

    另外如云海市这种地方,九局的分部都会有三个行动队,这些人就负责处理突发事件,眼前邵宇兵就是其中之一。

    这倒不是闫峰打探出来的,是闲聊时听老李说过的。

    “进。”

    闫峰上下打量了他们一番,转身回到沙发坐下,拿起碗筷继续吃饭。

    邵宇兵瞄到桌上丰盛的饭菜,也不见外,做到旁边沙发笑着翘起腿:“吃着呢?我们来的有点不是时候啊。”

    闫峰关上电视,目光挨个掠过三人的脸,轻笑:“你们就这么站着看,我也吃得不自在,旁边饮水机,冰箱有饮料,柜子上有茶,想喝什么自己弄。”

    “多谢。”

    邵宇兵示意俩人坐下,他放下腿,身体略有前倾,紧盯着闫峰的眼睛说道:“昨天你遭遇袭击了吧?老李跟我说过。”

    “你们不是知道了吗?”闫峰没意外,昨天那通电话已经足够说明很多问题了,若是李琳已经苏醒,九局的人应该了解更多。

    咬了一口肥瘦相间的猪头肉,他美滋滋的眯起了眼,惬意的对了口茶水,问道:“老李他们没事吧?还有李……火狐。”

    说到正事,邵宇兵严肃起来,沉声道:“张合死了,老李重伤,李琳在医院有九局的人看着,倒也没什么事,但是你抓的那个活口被灭了。”

    说完,他瞅着闫峰一脸淡定,无甚表情的反应,不由奇了:“你不惊讶?早有预料?”

    闫峰指了指电视,淡定的回答:“新闻播了,瞅着那照片,我都以为老李死那了呢,没死铁定就重伤,保住命就不错了。”

    “……”旁边两个较为年轻的男女,闻言不禁对了下眼神。

    “活口被灭,你也不惊讶?”邵宇兵眯起眼睛。

    闫峰轻笑,没有放心上:“死就死了,死了才代表他们有秘密啊,大秘密,不然他们至于搞出这么大的幺蛾子吗?”

    邵宇兵严肃点头,说道:“你说的不错,上头对此已经重视起来,调动所有蜂鸟,全方位监测相关可疑人员……”

    “你们监测个屁。”

    他不说还好,一说闫峰就来气,这他么湖里杵着那么老大一只怪,雷达雷达扫不出,蜂鸟蜂鸟没卵用,什么玩意啊?

    青年闻言,不由拍案:“你什么……”

    “闭嘴。”

    邵宇兵横了他一眼,皱眉看向闫峰:“你察觉到了什么?”

    “来。”

    闫峰啃了一口馒头,带着他们来到落地窗前,指着远处碧波荡漾的大湖:“知道那里面有什么吗?最起码一只B级变异兽,我他么昨天差点被当点心吃喽。

    如果不是那组织的人为了追杀我,开枪吸引了它的注意力,我就不只是受伤那么简单,小命早就撂里面了。”

    邵宇兵毛骨悚然,下意识问:“B级?你确定?”

    这是什么地方?

    云海市新开发区,将来什么机关单位都得往这边搬,若说这湖里有怪物,那真就乐子大了。

    “爱信不信,体长起码五米,手机雷达没反应。”

    闫峰坐回沙发,淡淡的道:“我昨天被组织的突袭,又了解到他们的一些情况,如果你们想知道,先把它解决了再说。”

    青年开口欲言:“我……”

    闫峰粗暴打断,嘴跟机关枪似的:“还有,我的车之前报废了,需要精神损失,还有我的枪坏了,需要精神赔偿,还……”

    “停。”

    邵宇兵脑门垂下汗珠,连忙打住:“物质方面没问题,只是提交报告,批复后就行了,但是你说的这个怪物,它能屏蔽雷达扫描,一时半会真有心无力。”

    “别避重就轻,大家都是成年人,何必撂官腔呢?”闫峰看着他,忽而唇角扯出一抹嗤笑,讥讽的说道:“怪物可以延后,其他方面,别扯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