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神图鉴 > 零一七:这是受伤?
    “晦气。”

    他黑着脸骂了一句,随手丢下枪踩在窗台上跳出,扳着楼梯间隙,腹部蜷缩从栏杆缝中翻了进来,另一人正提防闫峰开枪呢,鬼知道他竟然敢冲过来。

    当听到声响站起来举枪时,蓦得枪口被一股巨力强行偏了几分,随即手腕一阵酸麻。

    不好!

    形势不秒,男子果断松手,抽出匕首恶狠狠的朝闫峰捅去,这架势一看就是训练过的。

    “反应很快。”

    闫峰及时退却半步避开对方匕首锋刃,捏着枪管好像提着一把短斧,枪柄叮当与匕首碰撞,溅出一簇簇火星。

    或许是凑巧,男子的匕首戳进扳机环内,将扳机卡断,虽然也付出了尖刃弯曲的代价,不过这已经很值得了。

    仰身躲避,闫峰阴损的贸然戳脚点出,直袭对方膝盖,借此将之逼退,口中说道:“你们组织其实不想追查我,对吧?”

    “哼。”

    男子瞳孔缩了缩,冷哼一声再度冲来。

    “呵……”闫峰却悄然捕捉到他一闪即逝的变化,唇角微微翘起。

    手枪在他手里被玩出花,精准的将男子的匕首一次次挡下:“你表情变化,说明我猜对了。再让我猜猜,你们的组织跟宗教有关,或者拿宗教,教堂之类的当幌子。”

    “……”男子再也绷不住脸,眉毛上扬几分,有些愕然的张了张嘴,仿佛是想问闫峰怎么知道的。

    “又猜对了?”

    闫峰轻笑,任凭对方匕首扫过,将衣袖刮破,语速却越发急促:“这回你们应该是属于私自行动,组织上面并不知情。”

    “你……”男子勃然色变,手里动作不禁僵了半分,纵使他转瞬回神,可战机往往稍纵即逝,他……没机会了。

    砰!

    闫峰板着脸,陡然丢下破烂的手枪,欺身跨步踩进其两腿之间。

    沉肩出肘如若角犀,砰的砸在男子腰腹处,未待其惨叫出声,下一刻双手交错十字,右手成爪探入空门,似虎狼张口钳住他的下巴。

    推拽间劲力顺着之间迸发,嵌入男子下颌间隙,随着咔吧一声脆响,其下巴被生生卸下,喷溅的口水在半空闪烁着晶莹。

    闫峰侧头避过对方本能挥来的匕首,双臂轻错咬死对方手腕,劲力震发迫使其重心失调,踉跄后退,同时在他臂弯处按压戳出。

    咔嚓~

    右臂无力耷拉下来,匕首当啷顺着楼梯缝隙翻滚着掉下。

    闫峰忽的提膝卡住对方扬起的小腿,膝盖一震随即蹬脚踹出,坚实的鞋跟直接刻在他的小腿骨上,伴随骨裂声乍起。

    “嗬……”

    此人当即瞪大眼睛,五官皱成一团,竭力张开欲要发出惨叫,可嘴巴却不听使唤,只能发出低沉的嗬嗬声。

    “下巴被卸了,老实点不好吗?”

    闫峰眯眼踩断他另一条腿,顺便鞋跟踩断男子那条完好无损的左手,手指就像是一根根空心竹管,随着力道压下,应声响起啪啪的脆响。

    拿出手机。

    “喂?”

    老李慵懒的声音响起,他周围很嘈杂,毕竟是在酒吧,现在已经很热闹了。

    “给你十分钟,来……”

    闫峰闭目回忆一下自己的逃跑路线,精准报出了自己所处的位置:“告诉你一件事,关于李琳生死的,甚至有可能牵连到她弟弟,记得开车过来,还有联系李琳。”

    他怀疑李琳那边也遇到事了。

    较之于闫峰来说,在组织的角度来看,其实火狐李琳才是主要人物,要动手的话肯定会比闫峰更重视一些。

    看着地上不断痉挛,如蛆一样蠕动挣扎的家伙,闫峰一脚踩在他脸上,古怪的盯着他:“话说,我金手指明明是变异兽方面的图鉴,怎么这几天净他么碰上人了?”

    这是他目前最郁闷的事情。

    前几天他很忙,一边要处理商铺,买房,搬家,一边还要潜水刷帖,从论坛中暗搓搓的搜集消息情报,同时尽可能的记住资料库中的东西。

    毕竟,战斗的时候,变异兽可不会跟你玩回合制,给你看手机查攻略的时间,所以这玩意还是记脑子里最踏实。

    除了这两方面,他还在等武器送来。

    没想到武器刚到,出门还没去取呢,就被对方盯上来了个卡车冲击,要不是他跑得快,现在已经变成肉饼了。

    “嗬……”男子歇斯底里的发出沙哑的声音。

    闫峰瞥去:“你别瞪我,你应该想想待会怎么撑过去,人类是一种很神奇的动物,他们在折磨同类上发挥出了种种奇思妙想。

    我想你作为组织的一员,应该也接受过相应的训练,不过我保证,你接受的是初级训练,有机会我亲自给你上一节高级课程。”

    “呜呜……”男子看到闫峰脸上那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顿时感到汗毛耸立,浑身发冷,挣扎力度又大了几分。

    可惜,毫无意义。

    事实证明,勇气这玩意只是锦上添花,该不行的时候还是不行。

    十分钟不到。

    老李开着一辆黑色轿车,横冲直撞的闯了进来,他一眼便看到了楼梯上的闫峰,以及其脚下无力挣扎的物体。

    看形状,应该是个人。

    为啥说应该呢。

    因为在老李的角度看,对方属实有点惨,嗯,很惨。

    “喂,稻草人。”

    老李擦了下额头的汗水,喊道:“快下来,李琳那边出事了,赶紧跟我赶过去。兵器我也顺便给你带来了。”

    说着,他不经意看到了地上的尸体,瞧见对方眼窝炸裂,明显是子弹打出的伤口时,不由楞了下:“你还会用枪?”

    提着这人的领口,就像拖着条死狗,闫峰慢悠悠的走了下来,其双腿骨茬暴露,因楼梯而被磕出的鲜血,随着下楼噗噗喷溅。

    “嗬嗬……”男子脸色有些发青,嘴唇发白,再也受不了这种一波接一波的刺激,两眼一翻便晕了过去。

    闫峰道:“略懂,看电影不都学会了?枪最好学,只要打得准即可,我用硬币能打中七米外的蚊子,你觉得会很难?”

    老李欲要回答,可瞅见他提着的家伙,嘴角不禁抽搐几下,道:“似乎快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