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神图鉴 > 零一六:突如其来的袭击
    东田保洁的事情已经没了踪迹,被新的话题取代。

    有人回复贴主,那天的那个任务,是火狐接取的,去联系火狐或许能得到一些线索。

    东田公司确实联系李琳了,但遵循与闫峰商量过的结果,她对这件事一问三不知。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如果不是那男人到闫峰家里斩草除根,二人压根不会知道对方已经弄死了东田保洁的人。

    组织隐藏的确实很深,最起码连堪称地头蛇的东田保洁,都没摸出半点门路,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只能当成车祸认了。

    “组织~”

    闫峰眯了眯眼睛,对着窗户哈了一口气,用手指在上面画出了一个十字图案。

    他那天其实跟李琳撒谎了。

    当时处理尸体的时候,闫峰故意没有搜身,而是直接把尸体卷起来,看似他是骑着男子的摩托去毁尸灭迹,实际上他在外面仔细搜索了这个尸体。

    证件,钥匙,武器,以及……男子背部的十字纹身。

    最让他疑惑的,其实不是脊背上的纹身,而是纹身下面的数字——039.

    人员编码?

    还是代号?

    搞不清楚……

    这些东西之所以不跟李琳说,自然有闫峰的道理。

    他有理智能克制住好奇,但不保证李琳有他的自制力,就目前情况来说,好奇心过剩去查,真的是玩命跳火坑的下场。

    且这事也不能告诉九局,闫峰不敢保证云海市的九局人员中,有没有那个组织的探子,换个好听点的称呼就是奸细,间谍,反骨仔。

    所以这件事要烂在自己心里,闫峰也只会想,不会查。

    现在的他,没实力去查。

    眼看着水汽有淡去的倾向,闫峰直接伸手抹掉,穿上外套快步离开。

    当下的目标是——超凡!

    ——

    然而,有时候事情就是那么微妙。

    在闫峰的认知里,这种搞坏事的组织,一般规矩都是很严的,训练的人员也都是很小心冷静,尽量避免抛头露面,所以他摒弃了这个可能性。

    在神父的认知中,组织纪律严明,惩罚严重,只要是还不想死,就不会有人私自搞事情,给组织添麻烦。

    然而,双方都遗忘了一件事——组织是人组成的。

    是人就有七情六欲。

    感情这玩意,有时候会让人变得比沙比还沙比。

    沿着湖边走了十几分钟,他才来到小区门口,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坐到后面:“师傅,去不死鸟酒吧。”

    他有些想买车了,但是顾虑让闫峰不得不暂缓打算,遇到变异兽,战斗的时候很可能让车受损,稍不留心赔大于赚,太亏了……

    稳妥起见,他决定等过完这阵再说。

    “好勒。”

    司机熟练的挂挡起步,这年头路上的车是越来越多了,云海市随着旅游业越发繁荣,也不得不面临高峰期堵车的苦恼。

    开夜车相对更好一些,起码不会遇到堵车之类的破事,尤其是这里属于新开发区,机关搬家还得过两年呢,一切都只是有个苗头,没有市中心那么繁华拥挤。

    红绿灯变化。

    司机照常踩油门往前走。

    嗡……

    这时,一辆满载货物的卡车从路边冲出,好似失控的醉汉摇摇晃晃,忽然转了些方向,朝出租车侧面撞了过来。

    “卧……”

    司机察觉不妙,本能转头看去,脸色顿时吓得煞白,多年的经验让他一脚将油门踩到了底,差之毫厘避开了沉重的车头。

    可饶是如此,如蚂蚁搬的出租车,依旧无法避开这个庞然大物,却见卡车猛然急刹转弯,沉重的车厢直接脱扣,在阵阵吱呀呻吟声中轰然砸下。

    轰隆隆!!!

    出租车好似威化饼干一样直接被砸扁,且车厢余势不减又翻滚了一两圈才停止,外部铁皮支离破碎,里面载着的钢管等货物稀里哗啦撒了一地。

    砰!!

    闫峰惊险的跳起来,心有余悸的呼了口气,当目光落到那出租车的残骸上时,脸色蓦得阴沉下来:“冲我来的!”

    哗啦~

    车厢杂物内一阵躁动,却见两人狼狈爬出,晃了晃脑袋清醒以后,目光锁定在闫峰身上,连同司机在内三人,一言不发拔出手枪朝他冲来。

    这一幕直接刺激到路人,一时间慌乱掀起,惊呼尖叫此起彼伏。

    砰砰……

    几声枪响乍起,骚乱越加扩散。

    闫峰弯腰躲避着,顺手在地上摸了根钢管,脚下一蹬朝路边胡同蹿去,脑中迅速思索着对策。

    他只是个武者,不是神仙。

    面对几个训练过的,手里还有枪的家伙,铁着头冲过去肯定会被打成筛子,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战略性撤退不丢脸。

    砰!

    子弹掠过墙角,打碎一块瓷砖,碎屑迸溅着划过闫峰脸颊,丝丝凉意传来,让他不由精神一震,动作越加快速几分。

    他运气不错,这个胡同不是垃圾巷子,旁边还有铁质的楼梯,左右看了两眼,闫峰用钢管卡住楼梯栏杆,翻身跳了上去,沿着楼梯朝上面跑。

    三个人,有枪,怎么办?

    闫峰手臂扳着栏杆,几乎是用半攀爬的速度往上跑。

    忽然他脚下一踩,巨力生生将铁质楼梯板踩出个凹陷,人如羚羊横渡,在半空中护着头蜷缩起来,砰的撞进了一个窗户内。

    不跑了。

    闫峰翻身一滚从地上站起,纵身两步过去拉开门,旋即脚下滑步贴着地面又回到窗户边,同时在地上捏起一块尖锐的碎玻璃。

    事实证明,不是每个人都能跟他相比,比起闫峰干净利落,行云流水的动作,后面的追兵明显弱了几分。

    砰!

    一道黑影蹿进窗户,未待落地他陡然察觉领口一紧,紧接着咽喉蓦得发凉,仿佛有什么东西捅进了脖颈中。

    咔嚓~

    闫峰握住枪管用力一拧,九十度的翻转使得这人食指当即折断,森白骨茬混着嫩肉暴露在空气中,嗤嗤鲜血喷溅好似水枪。

    拽着他的衣领甩开,闫峰耳朵动了动,提枪跃起来到旁边窗户,探出身对着那两个惊疑不定的家伙扣动扳机,子弹瞬间倾泻一空……因为只剩一颗子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