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神图鉴 > 零一一:略懂~
    张合眼皮轻抖,强忍着不去看那波涛汹涌,咳嗽着说道:“火狐,你这么确定,你拉的这位朋友能通过考核?”

    “肯定的,我有信心。”李琳努力挺直腰板,不知道还以为她多了解闫峰呢。

    “行吧,看你这么急,酒一会儿再喝,朋友你跟我来。”老李放下酒杯,对闫峰打了个招呼,领着他们俩朝后面走去。

    张合连忙拿出托盘,将冰水跟酒放上去,忙不迟迭的跟了上去:“哎哎哎,等等我,我也去看看,观摩观摩。”

    李琳哼哼问:“你不看着店?”

    “看个屁,大清早的谁他么来啊。”张合翻个白眼。

    李琳凑到闫峰身边,解释道:“他是九局的,算是文职人员,刚过来的时候多青涩腼腆一小伙子,这还没俩月就跟着学坏了。”

    “我这不都跟你学的吗?”张合张口把火狐给拖下水了。

    呵~

    闫峰这才发现,后面是一个占地二百多平的修炼室。

    周围墙壁挂着各种冷兵器,地上没有地板砖,反倒是一块块铁板。饶是如此,依旧都是各种劈砍的痕迹,连墙上都有。

    老李脱下上衣,露出精壮的腱子肉,探手抓下一柄鬼头大刀,咧嘴笑道:“考核很简单的,跟我打一架,我觉得你行,你就通过了。”

    “如果打赢你了呢?”闫峰眨眨眼,瞄见地上痕迹有不明显的血迹残留。

    “你……打赢?”

    张合差点被口水呛死,剧烈咳嗽着说道:“朋友,老李是青铜级的狩猎者,当初可是跟C级的鳞甲犀干得不分上下,你还真敢说这话。”

    闫峰哦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C级的鳞甲犀他没碰见过,也不知道这种变异兽多强,所以无法体会张合这句话的具体含义。

    在他眼里,跟人打,跟变异兽打,是截然不同的。

    人懂得思考,知道分析局势,判断利弊,身体和技巧的优势几乎是六四分。

    而野兽很多时候依靠的是体质强弱,亦或者粗糙的捕猎技巧,大概是八二分。

    所以,一般情况下人类碰上野兽,打不过就是打不过,打得过就是打得过。带主角光环的那种除外,开挂不讲逻辑的。

    而人跟人之间不一样,体魄强大但不懂技巧,也很容易翻车,只懂技巧体型单薄的也是个废柴,嘴强王者而已。

    “你用什么兵器?”老李横了张合一眼,笑着问道。

    闫峰笑了笑,脱下外衣递给李琳,缓步走到墙边扯下一柄柳叶刀,站在老李面前:“什么兵器都行,既然你用刀,我也用刀吧。”

    作为一个武者,闫峰不说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但常规冷兵器玩出花是基础,所谓兵器无外乎手足之延伸,功夫练好了,兵器之道并不难。

    刀有些轻,但也可以了。

    他掂量了一番,渐渐适应这个重量,深吸一口气,身体好似一台精密的机器,各器官短时间内迅速提升运转效率,气血隐约有些躁动。

    仿佛是换了一个人,他此时浑不见方才温润沉静的状态,更像是一柄藏锋依旧,一朝出匣的利剑,充满了咄咄逼人的煞气。

    “嘶……”

    张合下意识打了个寒颤,本能往后退了半步,来到门口处瞪大眼睛盯着他:“火狐,你这回……还真摸到奖了?”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在这地方待得久了,张合的眼力自然也就练出来了。

    他明显察觉到闫峰状态的转变,源自于身体的本能不断给他发出退避信号,那股若有若无的威胁感迫使他汗毛竖立,本能屏住呼吸。

    “那当然,你接着看下去就知道了。”李琳美眸异彩连连,唇角翘起得意的说道。

    昨天那人临死前的几个字,至今还让她记忆犹新。

    化劲!武道宗师!

    虽然她没练过武,但也知道宗师二字不是胡乱叫的。

    “准备好了?”老李笑容逐渐敛去,正色起来,他左脚缓缓朝后滑了二尺,鬼头大刀扬起,郑重的摆出了架势。

    “以守待攻?”

    闫峰眯眼扫过他的下盘,眉梢扬起,掂量着手里的柳叶刀,蓦得脚下一踏如闷雷乍响,随着沉闷的回荡余音扬起,人已消失在原地,鬼魅般出现在他身侧,横刀朝老刘腰间切去。

    竖刀劈挂,随着叮当爆响,闫峰这一刀不出预料的被挡下。

    不等老李有所动作,却见七分刀势陡然散掉,刀锋如若扶风杨柳擦着鬼头大刀,好似跗骨之蛆逆挂而上,朝他握刀手指削去。

    “厉害。”

    老李目露叹然,对方对劲力的把握简直巧妙,轻重转化随心而动。

    不过他也不是白给的,手腕轻震长刀旋拧,好似翻海蛟龙将闫峰此招破去,顺势崩开刀锋,凛然欺身半步,在一阵簌簌破空声中斩向闫峰咽喉。

    “刀跟剑的区别,就在于此。”

    闫峰不疾不徐,左手闪电般探出,轻描淡写的从下而上一拳砸在刀背处,浑然力道爆发使得刀锋上扬,同时屈膝滑步避开对方这一刀,绕到对方身后。

    看也不看,踏步转移重心,闫峰阴毒提刀朝他后颈斩去,随着劲力的凝聚,肩背腰胯顿时响起噼啪爆响,快若雷霆霹雳,短不过一刹便临近其要害处。

    张合手里托盘哗啦砸在地上,他却顾不得这些,脸色剧变的喊道:“小心……”

    李琳下意识捂住嘴,眼中满是骇然:“老李!!!”

    危急时刻,老李却格外冷静,他知道自己避不过这一刀,唯一能做的就是……

    铛!!!

    刺目的火星迸溅,余音嗡嗡轻颤良久不散。

    却见他在千钧一发之际,鬼头大刀在手里一转差之毫厘的贴着后背抵了上去,随之便是闫峰掌中利刃临近。

    冲击力使得他后颈一酸,呲牙俯身,如莽牛般朝前一蹿,借此反倒与闫峰拉开了距离,非但避开了闫峰后招,还为自己争取到了转身的时间。

    不错~

    闫峰倒退半步,胸膛起伏捡已经将震力卸去,长刀自掌中扬起,脚下轻踏再度朝老李冲来:“这一刀接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