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神图鉴 > 零一零:我,新人,给钱!
    李琳回答:“没错,就连探测变异兽的科技,也是国家卖给我们的,九局研制出一种生物科技叫做【蜂鸟】,它遍布在各个角落,悄无声息的检测一切。

    出现变异兽后会迅速将信息反馈到最近接收点,同时九局的人会根据信息作出危险评估,发放给就近的狩猎者,如果无人接收,九局会亲自派人解决。”

    “厉害。”

    闫峰暗暗咂舌,从这方面来看,变异兽的出现绝对是推动科技进步的一大助力,连这种黑科技都能搞出来,不愧是国家机器。

    他问道:“照你这么说,九局起到的是个检测者的作用?”

    “差不多。”

    李琳说:“只有实力强大的狩猎者,才有资格被九局录取,或者直接跟九局的内部人员接触,九局一般不会吸收人员,因为九局的人若是出手,定然是要针对强大的变异兽的。”

    “既然是任务,也会有奖励吧?”闫峰问。

    李琳笑着解释:“有啊,这是九局制定的东西,类似于游戏一样,完成任务会给出相应的贡献点数,你可以用这些去换取好东西,比如一些基于变异兽而研发出的特效药剂,还有我提到的特殊枪械。”

    闫峰:“有趣,我总感觉你像是传销。”

    “什么是传销?”李琳好奇的问。

    闫峰简明扼要:“推销产品的。”

    李琳翻了个白眼,他还真没说错,自己确实是在拉他进来:“我觉得以你的实力,不应该被埋没,你迟早都会接触这个圈子的。”

    变异兽趋势越加频繁,总有一天国家会封锁不住消息的,届时……

    “或许吧,咱们到了。”

    闫峰笑了笑,将摩托车停在路边,抬头看着这个闪烁霓虹灯的广告牌。

    一头火红的大鸟展翅翱翔,颇有种上辈子那些故作姿态的网咖等场所。

    或许是已经七八点钟的关系,这间酒吧已经渐渐趋于停业状态。

    时不时有打扮暴露的男女,顶着一脸亢奋加黑眼圈,腻腻歪歪的走出来。

    闫峰站在门口,看着这些满身酒气的家伙,皱眉朝旁退了几步:“你确定是这?”

    他不喜欢这种环境,对眼睛,耳朵,鼻子,精神都很不好。

    现在的人类精神空虚,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宣泄,但闫峰不同,他精神可一点都不空虚,犯不着这种作践自己。

    李琳看得出他的厌恶,轻笑说道:“这是遮掩,一般大家都从旁边胡同的小门进,不过现在人都快走完了,咱们直接进去也无妨。”

    “从小门进吧。”闫峰看向旁边胡同:“也算是认认路。”

    “也好。”李琳没有异议,

    胡同有两三米宽,整体还算整洁,最尽头有一个平平无奇的小黑门。

    啪啪~~

    李琳在门上砸了两下,旋即黑门中间翻转,露出个数字键盘。

    她拿出手机将密码调出,一边输入一边说:“这是密码门,每过二十四小时会随机更换,相关密码可以通过手机查询,这种手机是九局配发给狩猎者的,特殊制造。”

    触屏机?

    闫峰看着她手里,类似于后世苹果4的直板触屏机,嘴角不禁抽了两下,这年头已经有这种黑科技了吗?果然是我见识太少啊。

    他的手机也是市面上最新款的,翻盖键盘机。

    李琳推门而入,顺口解释:“对了,忘了跟你说,这种手机属于装备,需要自费购买。你可以选择颜色,磨砂黑加二百块,珍珠白一百五,渐变色加三百,金银铜这种加一百。”

    “手机多少?”闫峰问。

    李琳唇角翘起,带他进去:“破盘价只卖一九九九八。”

    “八星八箭?镶钻吗?”闫峰强忍着吐槽欲望。

    李琳眨眨眼,奇怪的看着他:“诶?你不觉得镶钻有点扎眼吗?男人也喜欢亮晶晶的东西?我觉得你可以买贴纸,带钻石的那种,几毛钱一张……”

    酒吧的酒保正在收拾东西,见到二人从通道走来,目光不经意扫过闫峰,挑眉问道:“火狐?你来干嘛?人都走光了,他是谁?”

    她来到吧台,要了杯威士忌,说道:“新人,过来接受考核的,昨天我接的那个任务,赶到时候人家已经替我完成了。”

    酒保打量着闫峰,笑着从柜台下拿出一瓶啤酒递给他,对李琳说道:“你还真是推销员,我建议你把代号改成拉皮条的,这样更一目了然。”

    “滚蛋。”

    李琳俏脸一黑,一拍桌子:“去,把李秃子叫来,赶紧办事。我等着领钱呢。”

    “他刚刚打电话了,一会儿就过来。”

    酒保不以为意,他跟李琳关系很熟,平时斗嘴互损已经算是常态。他趴到柜台,举杯对闫峰示意,问道:“朋友贵姓?我张合。”

    “门三闫。”闫峰与他轻碰,却没有喝酒。

    张合瞄见他没有喝的意思,问:“你不喝酒吗?”

    闫峰摇摇头,他很少喝酒,就算喝也多是粮食酒,或者自己酿的药酒,啤酒这玩意基本不沾:“来杯冰水吧。”

    “行……”酒保打个响指,忽然朝门口看去,道:“诶,李哥来了。”

    闫峰顺着他事先扭头看去,却见一名身高马大,肌肉将衣服撑起的壮汉,踩着皮靴气势逼人的推门进来,长得有些粗犷,除了发际线有点高,整个一硬汉。

    瞄见火狐,老李绷着的脸顿时缓和下来,他扬声叫道:“哟,这不是狐大美女吗?稀客啊。”

    李琳虚着眼,美眸落在他头顶,阴阳吐槽:“李秃子你发际线又高了,我劝你干脆刮光头吧。”

    “你别天天拿我头发打趣行不行?你怎么也剪短了?”老李嘴角一抽,有些无奈的说道:“这位朋友有点面生啊。”

    后面这句问的是闫峰。

    其实一进门的时候,老李首先注意到的就是他。

    高手之间有感应,这确实不是故弄玄虚,尤其当闫峰的视线落在他身上时,老李本能肌肉紧绷,警惕性提升了起来。

    李琳哼了一声,拍拍胸口道:“新人,我拉的,快考核,我领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