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神图鉴 > 零零九:年轻人,要有梦想
    李琳支支吾吾,叹道:“可……对了,早知道我就不该让你处理尸体,还有他随身的东西,否则咱们就有证据了。”

    “就算我们不处理,也没有任何意义。”

    闫峰好笑的看着她:“换位思考,假如你是国家的人,忽然有一天两人拿着尸体过来,告诉你尸体是组织的人,他们正在干坏事,让你去阻止,你会怎么办?

    他们呢,一问三不知,组织叫什么不清楚,干什么坏事不清楚,你是相信他们的话,还是直接打电话报警,把这俩杀人犯给丢进监狱?”

    “……”

    李琳张了张嘴,无言以对。

    他接着说:“昨晚那男人的遗物,没有太多有价值的玩意,撑死一把枪,这玩意在黑市几千块就能买到,有啥意义吗?”

    李琳不甘的问:“那你的意思是,他们会故作不知,就此罢休?”

    “差不多吧。”

    闫峰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道:“如果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他们不介意杀了咱,如果有风险肯定不会冒头,所以只要你不作死,基本没事。”

    砰……

    大门被敲响。

    李琳回过神来,踢踏着拖鞋跑去开门。

    门外老刘本打算发火,问闫峰昨晚为啥不发信号,没曾想开门就是个活生生的大美女,水灵灵的小白菜,这一幕顿时让他呆愣住了。

    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嘿嘿一笑缓声问道:“你是……小峰女朋友?我怎么不知道他找了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李琳美眸眨啊眨,唇角泛起一丝玩味:“我……。”

    闫峰跳下桩子,淡淡的说道:“老刘,我昨晚车子出事了,所以回来得晚就没去叫你,这是我认识的一朋友。”

    “哦,朋友,嘿,朋友~。”老刘点点头,挤眉弄眼的猥琐一笑,一副男人都懂的表情。

    “老不修。”

    闫峰翻了个白眼,无奈的问道:“得了吧你,今儿过来有什么事?我一会儿得出去一趟。”

    老刘搓搓手,熟练的朝石桌走去:“那啥,我就过来抽根烟,你们继续,继续……”

    闫峰甩了甩手里的毛巾,打量着李琳这身极为考验男人定力的打扮,轻笑:“你换衣服去吧,否则这老小子眼珠子都掉下来了。”

    “没见你眼珠子掉下来。”李琳抬脚往屋里走,嘴里含糊不清的嘀咕。

    老刘翘着二郎腿,眼角褶子都能把苍蝇夹死,眯着眼贼兮兮的盯着李琳背影,啧啧道:“你小子有本事啊,我说怎么看不上我闺女呢,感情早有了一个。”

    闫峰撇撇嘴,一屁股坐到藤椅上,打趣儿道:“合着在你老刘眼里,只要是异性,都得有亲密关系才行?”

    不等他说话,闫峰正色起来:“老刘,我以后有事要忙。”

    “想通了?知道奋斗了?我就说嘛,年轻人要有梦想。”老刘一愣,旋即咧嘴笑了,脸上伤感一闪而过,他这一不在家,自己以后就没人唠嗑了。

    “好。”

    老刘用力嘬了一口烟,感受着肺部的火辣,笑道:“出去好,出去好啊……年轻人窝在这有什么意思?老了也没吹牛的本钱。”

    闫峰揉揉鼻子,笑道:“别哭啊。上次我去看守所赎你的时候,你老小子都没哭,我这又不是死了,你滴答几滴猫尿干啥呢?”

    “我哪哭了?胡说八道。”老刘下意识摸了摸眼角,不露痕迹的将一层水渍擦干,瞪着眼哼道。

    闫峰将钥匙交给他,正色道:“钥匙给你,记得照顾大黑,小花它们,还有菜园子的菜记得料理,还有我书房有几瓶酒,你别放坏了,该喝喝。”

    “行了,我烟抽完了,先回去了。”老刘捏了捏钥匙,有些不耐的踩灭烟头,背着手朝家走去。

    李琳悄然走到他身后,轻声说道:“看得出你跟他关系很好。”

    “呵~”

    闫峰转移了话题,说道:“其实我还有个疑惑,一直没有来得及问。”

    “你问。”李琳背着手,笑吟吟的站在桌前。

    闫峰也不客气:“为什么不用枪炮呢?对付它们很容易吧?”

    说实话,利爪兽也就能在普通人面前耍威风,以闫峰昨天切身战斗的体会来说,这玩意跟异形比差得远,手枪都能料理它。

    由此可见变异兽对人类威胁,更多是普通大众,国家正要想整治它们,变异兽应该翻不起什么风浪才对,如此说来怎么会诞生狩猎者这个圈子呢?

    李琳耸肩道:“谁说不用枪了?只是不让用常规枪械而已,毕竟这玩意动静太大了,狩猎者一般都使用特殊的枪械,比如特质的麻醉枪,酸液枪等等。”

    因为昨天的商量,她现在伪装了一波。

    李琳倒也是个狠人,竟然舍得剪头发,马尾辫愣是变成了齐耳短发,再换上闫峰的宽松衣服,就仿佛换了个人一样。

    不求遮掩太久,他们只要安全到达目的地即可。

    “这次我开车。”

    闫峰经过她身边时,探手拿走她手里的钥匙,跨坐到摩托车上。

    “多才多艺啊。”李琳似笑非笑,坐到后面轻轻揽住闫峰的腰。

    闫峰拧了拧油门,感受着背后传来的压迫感,淡然反唇相讥:“胸有沟壑啊。”

    “那当然。”

    李琳不以为意,关上头盔的面罩说道:“去步行街西边,那有个不死鸟酒吧,是狩猎者的聚集地之一,想入行就得过去。”

    “还要交钱吗?”闫峰油门拧动,摩托车发出嗡嗡的咆哮,噌得窜出老远,一骑绝尘消失在此。

    风太大听不清,李琳不得不又贴近闫峰耳畔几分,几乎完全跟他贴一起,凑在他耳边说道:“证件费要交,四块五。”

    闫峰不禁吐槽:“怎么跟结婚证一个价钱?”

    李琳被逗笑了:“你结婚了?不然怎么会这么清楚?”

    “随口说的。”闫峰笑了笑,随之转移话题问:“考核内容是什么?”

    李琳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眼珠子转了转,嘿嘿笑道:“没什么,就是跟九局的人打一架,通过就合格了。”

    “九局?听起来像是国家部门。”

    闫峰眉梢挑动,他果然没猜错,这种事占大头的绝对是国家无疑,狩猎者这个群体的存在,也是基于国家的默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