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团宠大佬六岁半 > 第120章 四个人打麻将
    不行?

    女娃娃一脸疑惑。

    “为什么不行啊?小鸽子讨厌听音乐吗”

    “啊?”慕姜戈回过神来,顺势道,“嗯……我最讨厌听音乐了!听得我头疼。”

    可西诧异又困惑,“音乐好好听的,为什么小鸽子听了头疼呢?”

    “我也不懂。”

    “小鸽子一定是生病了!”

    小丫头松开慕姜戈的手,迈着小短腿跑到慕忆南身边,“小南瓜,小鸽子他生病了,你快点给他看病。”

    慕忆南眉眼中都是笑。

    “嗯,我也觉得他病得挺严重的,可能脑子有一点问题,得做个开颅手术才行。”

    慕姜戈感觉慕忆南在骂自己,“什么鬼?你脑子才有问题!”

    “小鸽子,小南瓜是医生,他说你有病,你就是有病的。”

    呜呜呜呜呜呜……

    慕姜戈心里那个委屈啊。

    为什么连可西都说他有病?他太惨了。

    说起来,这一切都要怪夏寺井。

    不就是会吹个口琴吗?得意什么啊?慕姜戈心想,他也是会吹……

    会吹口哨。

    不借助外物直接用嘴吹口哨也是很厉害的好吧?好多人都不会。

    “慕忆南,为什么他会在你家?”慕姜戈手指了夏寺井一下。

    “我傍晚接回来的。”

    “我当然知道他是你接回来的,我是想问你为什么要把他接过来住?”

    慕忆南简单回了两个字,“我想。”

    “哈?”慕姜戈一脸懵,“你想?”

    “嗯,”面容温润如玉的男人点点头,“我想接回来就接回来了,奇怪了,难道我家里住什么人还要和你汇报吗?”

    慕姜戈被呛得完全接不上话,“你……你这家伙……”

    “好了,可西你也见到了,可以安心走了吧?”

    卧槽!这才待了几分钟啊?就想把他给赶走了。

    如果慕忆南家里只有可西,慕姜戈绝对干净利落地离开。

    但是现在夏寺井也在……

    “我今晚还是陪着可西吧,你这儿太大,可西晚上害怕了,如果找不到我,会哭的。”

    为了避免被慕忆南暴力赶出去,慕姜戈一把抱起可西这个护身符,“可西觉得呢?想不想我留下来陪你玩啊?”

    “想啊!”

    小丫头开心地说:“小鸽子、小南瓜、小柿子和可西,大家一起玩游戏。”

    大家一起玩游戏?

    抱着小可西的慕姜戈有点儿蒙圈,“可西想玩什么?”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人……”数完数,女娃娃歪着小脑袋思考。

    好一会儿,似想到什么有趣的游戏,可西忽然眉眼一弯,笑盈盈道:“玩麻将吧!”

    “哈?什么?麻将?”慕姜戈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可西你想玩麻将?”

    “嗯嗯!”女孩兴致勃勃,“爸爸以前最喜欢拉着可西玩麻将了,好有趣哦。”

    慕姜戈脑子里已经清晰地浮现出爷爷和可西乐呵呵打麻将的样子了。

    他忍不住嘟囔,“真是的!爷爷他这不是教坏小孩吗?”

    一旁的慕忆南不同意,“只要不用它赌钱,麻将就是一款休闲益智游戏,怎么能说是教坏小孩呢?”

    他接着又道:“爷爷年纪大了,偶尔打打麻将也挺好的,有助于预防老年痴呆。”

    慕姜戈干笑了两声,“呵,呵呵呵,你觉得爷爷那精明样儿,有可能得老年痴呆吗?”

    他们聊天时,夏寺井非常吃惊,他发现他们口中的“爷爷”是可西的爸爸。

    好复杂的关系……

    原来他以前误会了,可西并不是慕斯年的女儿。

    不过不管可西是谁都无所谓,在夏寺井的心里,可西就是可西。

    正在他暗暗想到这儿时,可西忽然朝他声音甜甜地笑问:“小柿子,你喜欢打麻将吗?”

    “啊?”夏寺井困惑地问,“麻将是什么?”

    “呀!小柿子你以前没有玩过啊?可西待会儿教你玩吧,超级简单的。”

    “等等等等,”慕姜戈急忙打断了小可西后续的话,“慕忆南这儿没有麻将,玩不了。”

    他刚说完就被慕忆南打脸了。

    “以前爷爷过来这儿找我,也喜欢搓几把麻将,所以我在棋牌室一直都备着。”

    慕姜戈嫉妒了,“为什么爷爷从来没找过我?”

    “你天天赶通告,东奔西跑的,爷爷哪有机会找你?”

    听慕忆南解释完,慕姜戈酸溜溜的心情好了很多,不过还是疑惑,“奇怪,你们两个人怎么玩?”

    “爷爷旁边那么多保镖,随便抽两个人一起玩不就四个人了吗?”

    慕姜戈感觉接收到了奇怪的信息。

    爷爷总是不威自怒、高高在上的,居然会和保镖一起打麻将,画面真是……

    话说他也不是每天都很忙啊,爷爷为啥从来不找他打麻将?

    哼!果然还是偏心!

    “小鸽子,你干嘛气呼呼的?你不喜欢玩麻将吗?”

    听见可西的疑问,慕姜戈急忙摇头,“不会啊,我觉得很有趣。”

    “那太好了,我们大家一起玩吧?”

    在可西小萌宝积极的号令和组织下,四个人当真围在麻将桌旁边,摇骰子,翻宝牌……

    因为夏寺井第一次玩,可西耐心地解释规则,比如什么是“碰”,什么是“吃”。

    慕忆南常常帮忙补充两句,让小新手夏寺井更快明白游戏的规则。

    至于慕姜戈……

    他脑子里想的是:我居然在和慕忆南打麻将?我居然在和慕忆南打麻将?我居然在和慕忆南打麻将?

    “姜戈,发什么呆啊?”慕忆南推了推他的手臂,“轮到你抓牌了。”

    “啊?哦。”慕姜戈急忙抓牌。

    起初只是想着随便陪可西玩两局,后来他接连输了五局,强烈的胜负欲熊熊燃烧。

    前五局,可西一共胡了三局,慕忆南一共胡了两局。

    到了第六局,夏寺井胡了。

    “什么?”慕姜戈激动地站起身,“不可能!你绝对是诈胡!”

    “诈胡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明明没有胡还翻牌说‘胡了’。”

    可西坐在夏寺井右手边,看见小柿子的牌面是一对大饼,碰了三条、幺鸡,吃了一万两万三万,自摸一个八条,凑到六条七条八条。

    “没错啊,小柿子没有诈胡哦,”小女孩朝小男孩夸奖说,“小柿子真厉害,这么快就赢了呢,比小鸽子还更快哦。”

    夏寺井听见可西夸自己,开心得俊逸的眉眼里全都是笑。

    而慕姜戈刚好相反。

    怎么能输给夏寺井这个小鬼头?不行!他下一局绝对要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