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水浒开始的好汉之旅 > 第134章 回马枪(求月票)
    短短几息后。

    曹军已上了斜坡。

    他估算了一下距离,手中投枪嗖的一下射了出去。

    由于喝了酒,准头大失,第一柄投枪直接打了空气。

    很快,又投出第二柄投枪。

    啊……

    一声惨叫突兀的传来。

    这次却是中了。

    那投枪直接插在一名骑兵身上,将他钉死在斜坡上。

    马儿失了约束后,直接翻滚下来,带出一声嘶叫和破空声,狠狠砸在下方的一块凸起岩石上。

    轰的一声。

    两股人直接冲杀在一起。

    曹军手中铁枪左右一挑,将前方的两名骑兵挑落马下,一头冲进了对方阵容中。

    那骑兵只有百来骑,排成了3列稀稀拉拉的阵型。

    只一个照面,就被曹军凿穿。

    剩下的骑兵也不恋战,直接向下方的曹军亲兵冲去。

    曹军向上一看,第二波骑兵已经准备就绪,蓄势待发。

    他却有些等不急,铁枪一指,大吼道:“魏延,速来受死!”

    魏延在上方气得胡子直抖动。

    他厉声向身边亲兵吩咐道:“等下留100人和我围攻曹军,剩下的人先去灭了他亲兵,在回来集合。”

    “诺!”

    魏延自诩为蜀汉第一将,曹军乃后起之秀,之前不被他看在眼里。

    此刻瞧见曹军那不要命的打发后,从他身上隐隐看到了已故猛将张飞的风采。

    保险起见,还是围杀他最好。

    魏延的身影藏在第二波骑兵中,也开始了冲锋。

    第二波骑兵有300人。

    由于人数过多,速度普遍不快。

    曹军却是等不及了。

    他又掏出两柄投枪,嗖嗖的向上射去。

    这次两枪都投中了。

    魏延不远处的两名亲兵陆续倒在马蹄下。

    他瞧着那投枪直接从亲兵的胸前穿过,将身体穿了个窟窿,鲜血和内脏也跟着流了出来。

    最可怜的是,那亲兵倒在地上后,却没有直接死去,反而不停的发出叫唤声。

    双手颤抖的指向魏延,眼中含着痛苦和求解脱之意。

    魏延只是看了一眼,就被看得头皮发麻。

    “快,给他一个痛快,加速冲锋,不要让他继续投出短枪。”

    亲兵的惨死状,让魏延改变了主意。

    在结果了那名重伤亲兵后。

    300名左右的亲兵开始了加速冲锋。

    喝……

    曹军随身携带的4柄短枪已经投完,他左右看了看,用长枪一挑,从地上又挑起两根无主敌军的长枪,拿在手中掂量了一下。

    由于魏延来势很急,曹军也来不及发力,直接当长兵器扔了出去。

    却是打在了最前面的一名骑兵身上。

    长枪在空中弹了弹,直接将那名骑兵打落下马。

    “杀了曹军,赏金100两,良田500亩,升为亲兵护卫长。”

    魏延看着亲兵一个个身死,也是气红了眼。

    直接下了重赏。

    两股人马很快短兵相接。

    曹军将前面两名骑兵捅落下马后,与魏延来了一次正面交锋。

    魏延手中长刀一挥,直接当头向曹军砍来。

    借着马匹冲锋的速度,这一刀来势很急。

    曹军却没有硬抗。

    开启马超的枪马合一技能后,他的控马术直线提高。

    他下身一矮,直接在马身一侧藏住了身形,魏延那一刀,却是擦着马身上劈了过去。

    魏延之后,已空无一人。

    下一波骑兵冲锋还有少许时间。

    曹军翻身回到马背上,持枪与魏延隔着几米相望。

    在魏延身侧,也有100名亲兵手持缰绳,控住了战马,打算帮助魏延先杀了曹军。

    曹军当头喝问道:“魏延,你可知这是何地?”

    “何地?”

    魏延却不知曹军为何有此一问。

    “此乃落雁坡,正是你的葬身之地。”

    “呸!我魏延一身征战无数,从不信鬼神,只信我手中的刀,曹贼,看刀!”

    这次无需多说,两边人马又杀在了一起。

    一方只有曹军一人。

    一方是魏延和100名亲兵。

    那亲兵将曹军齐齐围在中间,借着自家将军与曹军厮杀后的一个空档期,就扑了上去。

    曹军刚与魏延硬抗了一记,后方就有两杆长枪向他刺来,虽被他避了开,仍让他有些吃力。

    激发醉意后,力量翻了几倍,但灵活性却降低了一些。

    若是继续这样被围攻,迟早会被暗算到。

    曹军扫视了一眼周围。

    此时还在斜坡上,周边有不少枯树和凸起的岩石,闪躲十分不便。

    他向下看了一眼,有心将对方引到斜坡下的山谷大道上。

    “魏延,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曹军又嘲讽对方一声后,抢了一个方向,直接突围出去。

    “休要走了曹贼!”

    那魏延还以为曹军要逃,连忙从后方追了过来。

    一追一逃,很快到了山谷平地上。

    另一边的曹军200名亲兵,正与魏延的亲兵结阵厮杀,虽人数处于弱势,但阵脚稳固,士气真浓,短时间内也不用为他们担忧。

    到了平地后,曹军直接拉住战马,回身望向身后追兵,眼中战意正浓。

    “他不逃?”

    从身后追上来的魏延也吃了一惊。

    他到现在一直搞不懂曹军的凭借在哪里。

    莫非他还想以200人敌1000人?

    岂不是搞笑?

    他哪里来的底气?

    二人到了此时,已是生死之敌,话不多说,直接挥刀便杀。

    曹军却是主动动了起来。

    他一拍战马,冲进了魏延的亲兵包围中。

    当战马速度提起来后,只需面对前方的对手,而无需担心后方的偷袭与暗箭,让曹军一时间压力大减。

    唰唰唰……

    曹军又挑落了几人后,第一时间与魏延撞上,对方又是当面一刀过来,曹军已经习惯了对方出刀的速度与力道。

    这一次躲得更为轻松。

    两马交错而过时,曹军突然转身一记回马枪,直向魏延的后背刺去。

    “不好!”

    魏延听到身后的破空声,直接上半身一矮,将身子伏在马背上,险之又险的躲了过去。

    正当他松了一口气时,身后又传来一股破空声。

    他顿时心头一个咯噔,暗道一声危险。

    此时他已直起上半身,正是旧力用老,新力未生之时。

    “遭了!”

    那嘶明明只有一杆枪,哪来的第二枪?

    千钧一发之计,魏延单脚在马镫上用力,直接从马背上落了下去,落地后一个翻滚,这才站稳了身体。

    而他的战马,却是一个嘶叫后,被一杆短枪钉死在地上。

    原来曹军在下斜坡的过程中,偷偷拔了一柄短枪藏在马身一侧,当暗器使了出来。

    “将军,小心!”

    魏延正为自己的灵机一动逃了一命暗暗点赞时,周围的亲兵却在不断提醒。

    曹军见短枪没能杀死魏延,也红了眼,骑马反身又杀了过去。

    此时魏延战马已死,双脚在地,身形颇有一些狼狈。

    他手持大刀将曹军刺过来的长枪拨向一边,刀柄上传来的一股巨力让他微微吃惊,好歹化解了曹军在马上又急又险的一击。

    只要挡住几息时间,自有亲兵引马来援。

    哪知曹军刚才的一击却是还有一个后手。

    他先是右手持枪,正面刺了一枪,等两人交叉而过时,单腿从马身上立了起来,腰部用力,将右边的长枪换到左边,转身又来了一枪。

    这一枪却有一个名头,名曰‘回马枪’。

    这一次的破空声更短,四周的亲兵还未来得及提醒,魏延立在原地的身影一个踉跄,右腿已经中枪被刺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