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神魔录 > 2247 动真格的!(四更)
    在黄裳的投掷下,那蜷成一团,呼呼大睡的黑蜈蚣顿时就像是一颗炮弹一样以惊人的速度朝着那舔食者激射而去!

    嘶!

    看着那以惊人速度激射而来的“黑球”,那舔食者明显也是吓了一跳,身体猛地一顿,可还不等他做出其他反应,那蜈蚣便已经狠狠的撞在了他的身上……

    然后……然后……

    然后竟然就这么直接穿过了舔食者的身躯?

    对,不是打穿,而是如同幻影或者鬼魂一样穿透了舔食者的身体,飞到了远处!

    而在穿透了舔食者的身躯之后,那黑蜈蚣也是余势不止的飞出了几十米,就在黄裳以为这东西要不知道飞到哪的时候,那蜷缩在一起的黑蜈蚣竟然仿佛受到了某种力量的吸引一样,又以极快的速度顺着原来的路线激射回来,并又一次穿过了舔食者的身体,最终落回了黄裳的掌心。

    舔食者:……

    黄裳:……

    无论是舔食者还是黄裳都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个情况,所以同时愣了一下。

    嘶!

    不过舔食者倒是率先反应了过来,然后再度嘶吼一声,纵身而起,朝着黄裳猛扑过来!

    “奇怪,这东西要怎么用?”

    以黄裳如今的实力自然不会把区区一个舔食者放在眼里,所以此刻他甚至没有看那舔食者一眼,只是皱着眉头看着掌心中依旧在呼呼大睡的黑色蜈蚣,眼中浮现出一丝疑惑之色。

    这好歹也是融合了数千只毒虫灵魂而成的魂鬼,就算不如贞子那般强悍,也不至于这么没用吧?

    又或者说这东西还有别的用法?

    嘶!

    与此同时,那舔食者也终于杀到了黄裳的面前,然后嘴巴张开,长舌朝着黄裳激射而出。

    “哼!”

    看着那吐出长舌,朝自己发起进攻的舔食者,黄裳眼中寒光一闪而过,随后便准备动手。

    可就在这时,那舔食者却是忽然浑身猛地一颤,随后竟像是受到了某种难以言喻的痛苦和折磨一样,就这么狠狠的摔在了湖中一个被摧毁了大半的凉亭上,开始剧烈的抽搐起来,甚至开始用那锋锐的利爪开始不断的撕扯自己的身体,眨眼间就把自己撕扯得血肉模糊!

    这看上去就像是染上了虱子的猫狗一样,只是比那要剧烈百倍,千倍,甚至是万倍!

    “卧槽……”

    看着那舔食者疯狂的用利爪撕扯自己的身体,仿佛恨不得将自己彻底撕碎一样,黄裳也忍不住吃了一惊。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

    突然,黄裳脑海中灵光一闪,低头望向了掌心的黑色蜈蚣。

    可是这家伙却依旧在呼呼大睡,完全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怎么看也不像是它弄的啊!

    嘶,嘶,嘶!

    而就在这时,那舔食者对自己的身体也撕扯得更加剧烈了起来,不仅将自己的胸腹部彻底撕开,把那些肠子等脏器硬生生的扯了出来,甚至之后还开始撕扯自己的脑袋,最终竟然将自己的头骨都硬生生挖开,一爪子狠狠刺进了自己那蠕动的*之中。

    噗嗤!

    刹那间,伴随着一阵沉闷的撕裂声响起,一股腥臭的尸血和*从那舔食者被挖开的头骨中激射而出,洒落一地,而那舔食者也终于结束了这痛苦的折磨,浑身抽搐两下便不再动弹了。

    “系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那几乎硬生生将自己撕成碎片的舔食者,黄裳心中也不由得一寒,对着系统问道。

    “魂毒!”

    系统:“舔食者之所以会如此痛苦的死去,是因为他中了这魂鬼蜈蚣所蕴含的魂毒,灵魂承受了难以言喻的痛苦,所以才会陷入疯狂,自残而死。”

    “可这东西一直在睡啊!”

    黄裳微微皱眉,他甚至没看清楚这蜈蚣是怎么让那舔食者中毒的。

    “魂鬼蜈蚣才刚刚诞生,尚处于幼生期,所以还在沉睡。”

    系统:“不过魂鬼蜈蚣虽然在沉睡,但他身上却依旧有着可怕的魂毒,所以哪怕没有主动攻击舔食者,在他穿过舔食者身体的时候也一样将部分魂毒沾染到了舔食者的身上,这才导致舔食者中毒发狂。”

    “这么恐怖?”

    听到系统的话,黄裳心中也是一惊。

    仅仅只是随身附带的一点魂毒就能让舔食者死得如此痛苦,可想而知如果这魂鬼蜈蚣真正苏醒过来的话,那将会展现出如何可怕的力量!

    但与此同时,这魂鬼蜈蚣也等于是一把双刃剑,毕竟如果堕落等人不小心沾染上这种剧毒的话,那可是……

    咦……

    为什么突然想着有点带感?

    咳咳……

    黄裳甩了甩头,将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开,然后继续对系统问道:“系统,这种魂毒可以控制吗?不然的话万一误伤了自己人怎么办?”

    “这个不用担心,魂毒是魂鬼蜈蚣的一部分,而魂鬼蜈蚣又是你的一部分,所以哪怕魂鬼蜈蚣还在沉睡,你也一样能够控制这魂毒。”

    系统:“简单的说,只有对你拥有杀意和敌意的人魂毒才会发作,而且在发作之后你的情绪也会影响这魂毒的毒性强度,你对目标人物的敌意和杀机越重,这魂毒就发作得越剧烈,反之就越轻,甚至可以中断这种毒素。”

    “那就好……”

    知道自己可以控制这种魂毒,黄裳心中也微微松了口气,他可不想一不小心把自己兄弟给弄死了。

    现在想想,应该刚刚自己是对舔食者有了杀心,所以这家伙才会死得如此痛苦吧。

    这是不是也意味着,以后等到他可以熟练控制这种魂毒的话,他也可以好好教训教训那个嘴欠的家伙了?

    嘿嘿嘿……

    这个好!

    不过很快黄裳又想到一个问题:“系统,那这魂鬼蜈蚣我要怎么处理啊,总不能一直拿在手里吧?”

    “这个宿主无需在意,魂鬼蜈蚣跟你一体,你就算把它扔了他也会回来,就像刚刚一样,所以你只要把它放在身上某处就行了。”

    系统:“不过系统建议宿主最好把它藏在他人不易察觉之处,这样真遇到危险,魂鬼蜈蚣护主时也能出其不意,打他人一个措手不及。”

    “不易察觉之处……”

    听到系统的话,黄裳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后脑海中灵光一闪。

    有了!

    下一刻,黄裳便撩起自己那随着修为突破筑基中阶,脱胎换骨而突然生长到齐肩的长发,然后将那蜈蚣挂在了自己的耳蜗后,用长发遮住,就像是带了一个蓝牙耳机一样。

    倒是这魂鬼蜈蚣此刻依旧在呼呼大睡,任由黄裳摆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起来。

    “是时候走了!”

    试验了一下魂鬼蜈蚣的魂毒威力之后,黄裳便准备离开这已经几乎变了个摸样的雨湖。

    然而就在这时,他却仿佛发现了什么一样,脚步一顿,眼中闪过一丝精芒!

    随着他修为突破到筑基中阶,他的实力已经有了明显的提升,特别是“阴阳生死眼”也已经更进一步,跟他完全融合为了一体,不再需要刻意开启。

    也正因为如此,此刻在阴阳生死眼的作用下,他也突然发现在那雨湖的另外一处湖底中竟似乎蕴含着某种拥有着强大生机,却又死气沉沉,显得无比矛盾,就像是生和死不断交错的东西一般!

    这还是他在除却自身阴阳生死之力以外第一次看到有生死之力共存的东西!

    不,不能说是第一次,因为之前那骨龙便是如此!

    难道是那骨龙爆炸后留下的东西?

    想到这里,黄裳眼中顿时闪过一丝精芒。

    这骨龙能从一具普通的骨头变成一个强大的怪物肯定是有原因的,那么这个蕴含着强大生命力量和死亡力量的东西很可能就是将那骨头变成骨龙的东西!

    所以下一刻,黄裳便全力催动自身灵力,形成黑白法衣,依靠法衣的力量逼开那浑浊的湖水,朝着那能量传来之处激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