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病娇大佬想让我告白 > 第113章 孟锦考虑宋殊的死法
    随着没关系,是十七岁的热播,宋殊和倪容的热度也水涨船高,cp粉也随即出现。

    白富美青梅竹马小姐和美强惨少年。

    在微博上有一个神秘组织,外号叫做秀芬,铁打的秀芬,流水的电视剧。

    她们中的大部分都是女孩子,每次有热播的电视剧,就会真心诚意地去讨论剧情,嗑cp,换头像换网名。

    她们不是海王,只是无缝衔接地快了点。

    宋殊和倪容的这个校园爱情剧的CP,叫做梧桐,取字来自乌冬和童希蓝的第一个字,乌童。

    如果不是汪安晏的身体出了事故的话,宋殊也不会从男二变成了男一。

    原本青梅竹马打不过天降的故事,也演变成了青梅竹马修成正果。

    编剧把剧本改了,宋殊饰演的乌冬,最后并不会死,而是会和倪容饰演的童希蓝结婚。

    不过当宋殊和秦敛提及的时候,秦敛的眉头都能在中间养鱼了,故作坦然,满脸的不高兴还要强颜欢笑的模样。

    如今江临去了山村里面,去拯救她的经纪人沈夜,伊伦谢尔也跟着去了。

    至于季月沉,现在在忙着去签约曲遥。

    似乎和曲遥的公司高层,还没有达成共识,还在讨价还价中。

    孟锦则是在忙着给宋殊设计完美死法。

    从孟锦的心声中,宋殊知道了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美少女,现在给她的死亡设计图,已经到了第十八版本。

    有一个这么处心积虑要给自己设计完美死法的人在身边,有点刺激。

    在宋殊本来就狭窄的社交圈里,秦敛便成了离宋殊最近的那个人。

    秦敛还是会每天来剧组送饭,然后在宋殊的房间里面停留两个多小时,然后回家。

    家里买了一个新的机器人,正好和之前凑一对。

    后来那个智能机器人的公司又推出了一款灰色的,然后秦敛又买了一个,于是变成了三个智能机器人。

    几个机器人天天在家互相吵架,秦敛便把他们的语音模式都关掉了。

    秦敛觉得,宋殊不在家的时候,家里总是空荡荡的。

    每天都想看见宋殊,每天都想带着她的气息入眠。

    比起宋殊需要他,他更需要她……

    剧组的人也渐渐习惯了这一切,毕竟就连整个影视基地都是秦敛的。

    而且还给剧组配备了专门的医护人员。

    于是剧组的人员对于秦敛天天来找宋殊,倒是没一点的不满。

    只是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在豆瓣上面,有帖子把这件事爆了出来。

    “某影后奖反串演员和商圈大佬隐婚”,下面的转发收藏和留言,已经破万。

    影后奖反串演员明显是宋殊,只是那位商圈大佬倒是耐人寻味。

    那些嫁入豪门的女演员们,最终大多都不得善果。

    导演也留意到了这个帖子,劝宋殊跟公司商量一下,把这个帖子删掉。

    恋情曝光的话,对于宋殊大火的艺人而言,弊大于利。

    很多粉丝都会在偶像结婚后脱粉回踩、

    还有一些不理智的粉丝,甚至会人肉,寄恐吓信,作出过激的行为。

    偶像会被毁掉,而那些霸凌的粉丝,则是会继续像是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过一样,继续相安无事地生活下去。

    在网络上的谩骂还能躲着不看,而这种切入到了现实中的暴力行动,却是无处可逃。

    最出名的,便是古冰。

    曾经家喻户晓的顶流歌手,人美声甜,外号金嗓子。

    最后却落了个流产离婚,自尽未遂的下场。

    这些都是由那些曾经口口声声说着爱她,喜欢她的粉丝造成的。

    那是季月沉亲手带起来的艺人,也算是时代的一个印记了。

    导演已经是个中老年人,见过许多这样的事情。

    只是宋殊和秦敛,都不是会因为外界的因素,而被影响到的人。

    导演表示自己会尽量找出在剧组里爆料的人,只是宋殊那一方也要尽快地处理。

    话虽如此,宋殊却没和季月沉提起过。

    她已经下定了决心,要一点点地给粉丝一点心理准备了。

    是时候公开她和秦敛的关系。

    她不愿再躲藏,尽管不知道这种感情是不是爱意……

    只是她已经决定,要把秦敛当做是,接下来要和她共度余生的人。

    尽管不知道,以后会不会遇到更好的人。

    但是看到秦敛的时候,在听到他一次次说着喜欢她的时候,宋殊便知道,就是他了。

    真香也许会迟到,但是最终还是会来。

    秀芬们追着“没关系,是十七岁”,把梧桐cp嗑到飞起。

    同人图和视频都出来了,还有应援海报和周边在非官方的线下渠道销售。

    剧组也有意借着这个机会,想让两人炒热一下cp。

    这是甜宠剧惯用的手法,算是给发粉丝的福利了。

    然而这两位主演都不是很配合,咖位到了宋殊和倪容这种程度的,已经不需要靠着组cp。

    只有汪安晏在导演的威逼利诱下,发了两人组cp的剧照,带了一下cp的话题。

    热搜的话题被点燃,梧桐cp也登上热搜。

    刚刚拍完戏下场的宋殊和倪容,正在泳池边上擦头发。

    倪容最近对宋殊尤为地不友好。

    宋殊倒也不在意,如果倪容和她拉开距离的话,家里的醋坛子也能消停点。

    每周日的晚上,秦敛就会来酒店里面,和宋殊一起追剧。

    剧组给宋殊安排的是大床房,睡着宋殊和秦敛两个人还绰绰有余。

    秦敛最近也在真情实感地追着宋殊的剧,还是和宋殊一起。

    宋殊一直都不喜欢追自己拍的剧,总觉得在剧里面的那个角色,就像是从她身上分割出去的,灵魂的一部分。

    有点惊悚,还有些害怕。

    只是秦敛在她身边的时候,她觉得似乎就没有那么害怕了。

    似乎能够坦然一点,面对着在屏幕里那个截然不同的人。

    宋殊已经习惯了秦敛,动不动就耳鬓厮磨,对宋殊和倪容的感情戏表示无声的反抗。

    无言以对的宋殊,选择乖巧地抱着秦敛。

    还好这都是校园剧,里面都没有什么吻戏船戏,要不然,那一定是她遭不住的场面。

    她有点好奇,从前秦敛在家追着她拍的那些电视剧的时候,会不会一个人躲在被子里面发脾气。

    她家的总裁,怎么和别人家的不一样?

    秦敛都能记住她一部戏里吹了几次的笛子,那一定是看地很仔细。

    “阿敛,你是不是以前暗恋我?”宋殊随口问道。

    她的声音有点哑,困了的时候,总是这样。

    如同羽毛一般,挠的心脏痒痒的,想要打喷嚏。

    宋殊瑟缩在秦敛的怀里,看着亮着的平板电脑屏幕,睡眼朦胧。

    “嗯。”秦敛轻声应道。

    现在他已经不会害怕,宋殊会逃离,于是便很坦然地承认了。

    她听到一声很轻的回答,仰着头,看到了他的浅色的眼眸里,倒映了她的面容。

    他的耳尖红了红,如同白玉一般的耳垂,被鲜血充盈。

    宋殊蹭了蹭,伸手揽住了秦敛的肩膀。

    柔软的,清淡的香味渐渐地弥漫,氤氲。

    “我明天有游泳的戏,不能留印记。”

    “那在看不到的地方,可以吗?”

    “阿敛…”

    她的声音有些慵懒,像是一只猫,伸出了带有倒刺的舌头。

    秦敛最听不得宋殊这样喊他的名字。

    第二天拍戏的时候,宋殊的精神明显有些不太好,眼底下带着一圈的黑眼圈。

    孟锦给宋殊化妆的时候,给宋殊遮盖住了。

    宋殊听到在孟锦的心里,一直在谋算着她的死法。

    每天闲着无聊的时候,孟锦就这么再谋划着,道具,台词。

    宋殊的剧场,在这个摄影棚里,最终会呈现在电子屏幕里。

    而孟锦的舞台,则是在这个现实世界中,由所有在场的人观赏。

    最近剧组里的倒霉灵异事件少了许多,宋殊原以为是孟锦回心转意,良心发现,没想到却是开始算计到她了。

    她早已预料到了这一天的到来,从在公司里面,见到了孟锦的第一天起,宋殊就知道,孟锦是怀揣着要杀掉她的意图来到她的身边。

    每个人都要为过去的行为付出代价。

    Alex是宋殊的一部分,她是宋殊的第二人格。

    Alex犯下的过错,最终也会计算在宋殊的身上。

    逃避虽然有效,然而可耻。

    宋殊打算一点点的了解,当初在鸦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从孟锦的身上,无疑是最好的突破口。

    那个叫郗冶的死去的男人,对于孟锦而言,一定很重要。

    可是宋殊却想不起来,郗冶自杀的原因,而孟锦又为什么会觉得,是她害死了郗冶……

    孟锦打算建一个长矛状的武器,矗立在剧组的某一处,然后从高处把宋殊推下去。

    长矛的尖端要正好刺穿宋殊的心脏,最好是安静地死去,不要发出任何的尖叫。

    孟锦在给宋殊化妆的时候,脑子里面想的就是这些事情。

    宋殊听得很认真,觉得要是这样的死法倒也不错。

    那场景想必很唯美。

    只是她已经有秦敛了,现在要是死了,她那如花似玉的小娇妻秦敛,岂不是要守寡了。

    要是秦敛娶了别人,那宋殊觉得自己做鬼都不会想放过秦敛。

    所以啊,她现在还不能死去……

    孟锦还在想着原材料和药物,到底选用什么比较好。

    一个习惯于即兴的杀手,有一天在面对着曾经的同伴时,开始变得有些纠结了起来。

    到底怎么样,才算是一个完美的结束。

    宋殊的状态并不好,倪容也不好,

    在各怀心思中,开始了一天的拍摄。

    宋殊的演技一直在线,倪容的演技也在线,两人很顺利地一遍过了。

    这次是长镜头,对于演技的要求很高,剧组所有的人都在精神紧绷之中。

    要是出现了一点过错的话,那就要整体全部重新来过。

    汪安晏的身体恢复地很好,起码看起来是这样的,能跑能跳。

    只是之前的事情,让他认清了宋殊和倪容,都不是什么好人。

    反倒是导演,还是把他留在了剧组,简直是业界良心啊。

    汪安晏老是往着导演那里跑,导演也不吝赐教,把宋殊和倪容的表演技巧分析给了汪安晏。

    汪安晏从导演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也不想着钻研那些歪门邪道了。

    一个好的引路人,对于一个演员而言,那是非常重要的。

    剧组的人对于汪安晏的态度也好转了许多。

    只要汪安晏不觉得自己是个绝世美男,往着别人身上搭讪,那还勉强算是个美男的。

    对此倪容心里的评价是,“年轻真好,再生能力可真强,都碎成液态了,还能跑能跳。”

    孟锦在宋殊的旁边站着,心里嘀咕了一句,“下次还是要做的彻底一点,斩草除根。”

    坐在两人中间的宋殊,闷声地笑了笑。

    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虽然有些吵闹,但是有的时候,还是挺开心的。

    剧情是在游泳课下课,乌冬和薄桥留下来收拾器具。

    乌冬和薄桥在争执之中,把乌冬的奶奶送给他的长命锁弄到了游泳池里。

    薄桥对着乌冬道:“一个这么大的人,却戴着这样一块小孩子才戴着的长命锁,乌冬,你可真幼稚。”

    乌冬垂着头,薄唇动了动,“践踏别人心意的你,才是真幼稚。”

    “你找死吗?胡说八道什么呢。”

    “希蓝是个好姑娘,你就算是不喜欢她,也不要对她那样冷漠刻薄。”

    “你还是操心你自己的事情。”

    薄桥把长命锁扔到了游泳池里。

    乌冬毫不犹豫地跳下了水。

    “分明是一块烂银子,可怜又可悲的家伙。”薄桥冷淡地笑了笑,转身走了。

    当时正好是下午的最后一节课,乌冬一直在泳池里面找。

    体育老师把钥匙给了乌冬,劝他早点回家,便先走了。

    偌大的泳池,乌冬一遍一遍地摸索着,任由着冰冷的泳池水流冲刷着他的身体。

    就在他体力散尽,悲伤地飘在水面上的时候,童希蓝来了。

    童希蓝从同行的女生口中得知了乌冬的事情。

    她脱下了外套,潜入了泳池里,把乌冬拉到了泳池旁边。

    童希蓝知道那一枚长命锁对于乌冬的意义。

    自从乌冬的奶奶去世之后,这世界上,乌冬便再也没有一个真心诚意爱着他的亲人。

    童希蓝潜入了泳池里。

    正好在排水口的地方,找到了卡着的长命锁。

    她把长命锁放在了乌冬的手心,“乌冬,以后我也是你的亲人。”

    此处原本该有一段吻戏,只是被倪容建议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