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二十七章 祖师爷
    ()找到回家的路!     

    “罗海山……”缓了几秒钟之后,我才反应过来。难怪刚才听到了两声巨响,罗海山在上面炸了两次,第一下将通道上面的巨石炸塌了下来。第二下才将暗室里面炸出来一个窟窿。

    “这是断崖石嘛……”这时候,罗海山也走到了巨石之前。他用手在上面摸索了几下之后,继续说道:“这玩意儿是北宋那会流行的机关消息,许进不许出。有干我这一行的人进到古墓里没事,出来的时候会引发机关。这千斤巨石下来,就是天津卫的霍元甲在世,也挨不住啊。小老弟,你照照上面……”

    说话的时候,罗海山举起了手,指向头顶巨石滑落的位置。随后继续说道:“看看上面左右两边的卡口,是不是能看到卡槽?这卡槽是向外的,连着四条鱼骨线暗藏的地面。这四条线特殊排列,有人进来的时候身体向着里面前倾,触发不到这四条线。等到出去之时,身体向着外面前倾,只要断了一条鱼骨线,打破了上面的平衡,这块大石头就会砸下来。倒霉的当场就会被砸死,剩下的人会被困在这里。直到渴死饿死……”

    可能是觉得自己说的还不够,罗海山蹲在了地上,伸手在地面摸索了起来。片刻之后,姓罗的老头呵呵一笑,从地面上提起来一根极细的白色丝线来。这根细线隐藏的极好,加上周围黑乎乎的,想要发现这个也是极难。

    “看到了嘛,这就是从西海长脊鱼骨里面抽出来的骨髓。经过特殊的手段炮制,就成了这鱼骨线,这都过了一千多年,还是可以当作机关使用。当初我在汉中明赵王的真身墓里见过,差一点就着了道。”

    听了罗海山的话之后,二柱子一咧嘴,哭丧着脸说道:“完了……我就说不来,沈连城你就逼着我来……这下子好了,大洋没见到,我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沈二柱你再敢诬赖我叔儿,我现在就弄死你!别嚎丧,把嘴闭上!”看着二柱子咧嘴要哭,我担心他再把姓郎的那些人引回来,当下一脚将他踹倒。看着沈二柱被吓住之后,我对着好像没事人一样,乐呵的罗海山说道:“我们困死在这里,老罗你不是也一样吗?我就不明白了,你有什么好高兴的?”

    “谁说我们会被困死在这里?那是没有遇到我这个土龙……”罗海山打了个哈哈之后,继续说道:“我这个土龙不是白叫的,天下还没有能困住罗海山的墓穴。我有本事进来,自然就有本事出去。你们几个的运气好……”

    看着罗老头成竹在胸的样子,沈连城和二柱子同时松了口气。汉斯虽然听不懂,不过从他们的脸上也能看出来那个中国老头有出去的把握。只有我有些怀疑,这个罗海山真有那么大的本事,还会被自己炸进来吗?

    “不过我也有点小事没有想明白,你们几位谁能帮我破解一下?”罗海山也从身上的背囊里面取出来一个手电筒,打开了手电筒之后,他回身照了照暗门那边的方向,随后继续说道:“刚才在暗室里面我就想问了,你们是怎么找到哪里的?那是当年给这里打造机关消息的能工巧匠休息用的耳房。可以说整个大墓里面,只有那里是绝对安全的。就是担心被淘沙客发现利用,那扇门才会加以掩饰。如果不知道内情的人,是不会知道的。你们几位是怎么进去的?可别说误打误撞,姓罗的我什么都信,可就是不信这样的巧合……”

    听到罗海山问到了这个,二柱子急忙指着晕倒在汉斯身上的老琼斯说道:“是他,就这个外国老头把我们带进来的。罗爷你先把我们带出去,有什么话冲他说。我早看他不是什么好东西了,八成就是八国联军派回来,偷盗我们家国宝的。”

    “没问你们,我问的是他们爷俩……”罗海山将手电筒的光照到了我的脸上,随后他冲着我和沈连城笑了一下,继续说道:“刚才这位老哥哥说你们爷俩是单独进来的,他们是被英国人带进来的,那你们爷俩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别说是他们几个听到你们爷俩的声音,开门迎的你们……”

    我原本想说是二柱子听到了我的声音,这才打开的暗门。现在被罗海山堵了回来,心里正在犹豫该怎么回答的时候,沉不住气的二柱子开了口:“沈炼兄弟,该咋说咋说。咱们还要靠着罗爷离开这里……还有啥不能说的?不就是你师父吕万年逼着你背的口诀才找到这里的吗?有啥事咱们出去说,你又不是吕万年,怕啥?”

    我千方百计想要瞒住这件事,想不到就这么被二柱子说了出来。谁知道这个姓罗的和吕万年什么关系,一旦那句话说错了,还要小心罗老头在这里黑了我。气的我差点冲过去给二柱子一脚。你说咱们人多还有抢,不行就把这个老头捆回暗室。打他一顿还怕不知道出去的办法吗?

    “吕万年……”罗海山眯缝着眼睛想了想,也没有想起来这个吕老道是何许人也。顿了一下之后,他突然对着我说道:“入口分阴阳,阴显阳藏,阳门居左藏于壁。七尺六寸余,入手浅凹,目视不得……”

    他说的正是我背诵过的典籍,背到目视不得的时候,罗海山看了一眼有些错愕的我,随后继续说道:“看起来你也背过这一段口诀,还说不是淘沙客。见到了祖师爷,不知道规矩过来磕头吗?”

    “对啊,你不知道规矩过来磕头吗?”说话的时候,我从二柱子腰间将他的手枪抢了过来。随后枪口顶在了罗海山的脑门上,继续说道:“现在祖师爷让你带着我们出去,别惹祖师爷不高兴啊……说,怎么才能从这里出去。”

    “里面……”被枪口顶在脑门上,罗海山也不再胡言乱语了。他冲着我陪了个笑脸,指着姓郎的那些人进去的入口方向,继续说道:“一龙入关,阳者进阴者出……泄口在龙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