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民国盗墓往事 > 第十九章 二柱子
    ()找到回家的路!     

    石门关上的一瞬间,我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了。直到听见了姓郎的声音,确定他们没有发现这个暗门之后,悬着的一颗心才算回到了肚子里。只要等着外面那些当兵的都进到洞内,我就带着沈连城按着原路回去。外面那俩看机关枪的士兵好糊弄。就说里面的宝贝太多,姓郎的让他们进去帮忙搬宝贝。这些人都是来发财的,没有不上当的道理。

    就在这口气缓过来的时候,一个冰凉梆硬的物体贴在了我的后脑勺上。沈连城比我先一步回头,当下他的脸色就变了,随后两只手跟着举了起来。

    等到我回头的时候,第一眼看见一支冷冰冰的左轮手枪枪口正顶在我脑门上。这支枪的主人是个四十来岁,已经谢了顶的白种男人。他受了重伤,围绕着左眼缠了一厚厚一层纱布,就这样还是有鲜血从纱布里渗了出来,看样子这只眼睛是保不住了……

    除了左眼之外,这个人半个身子都缠满了绷带,只是被外衣包裹,看不到是身上哪里受了伤。洋人身后是黑洞洞的所在,看样子里面的面积不小。只是此时我担心激怒面前这个外国人,没有用手电筒照射观察里面的情况。这时,这个洋人另外一只手贴在自己的嘴唇上,做出来一个噤声的手势来。随后冲着沈连城的方向侧了侧脑袋,示意我学着他的样子,举起双手。

    已经被手枪顶着脑门,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我没有丝毫的犹豫,学着沈连城的样子举起来了双手。就在我心里懊恼刚出狼窝、又进虎穴的时候,暗门外面又响起来副官的声音:“这是什么东西?老大你看看这个……瞅着怎么那么眼熟?”

    “弄不好我们被小崽子耍了……”姓郎的声音马上传了过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妈勒个巴子的!老二你把手电筒拿过来……我就说被耍了!进去把那个王八犊子抓住,老子活扒他的皮!都进去抓人……”

    郎团长说话的时候,我已经看见手电筒上光秃秃的,之前贴在上面的纸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下来。不用问也知道掉在了暗门外面,这是被副官看到。幸好我先一步找到了这里,如果再晚一步被姓郎的抓住,现在身上八成要挨颗子弹了……

    不过现在这情形也好不了多少,看着面前黑洞洞的枪口,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我是靠着吕万年逼着背的典籍,可是这个洋人是怎么知道这扇暗门的?

    这时,外面嘈杂的声音逐渐平息了下来。举枪对着我的洋人也松了口气,只是他的伤势太重,这口气突然泄了下来,洋人反而身子晃了几晃,差一点摔倒在地。

    看着洋人摇摇晃晃的样子,沈连城看了我一眼,低声说道:“大侄儿,你不是北平的大学生吗?和这洋鬼子说几……咦?我认得他!二柱子呢?我派去给你们当向导的二柱子呢?”

    这洋人好像也认出来了沈连城,他有些激动的说了几句。只是这几句话说的又快又急,我这二把刀的英文水平读写还可以,也就听懂了感谢上帝、先生这样的词语。就在我打算让他说慢点的时候,洋人身后传来一阵脚步的声音……

    “连城哥……你咋也来了?这不是连甲(我爹)家老大吗?你从北平回来了……”来人竟然是失踪好几天的沈二柱,说起来他和我还算是我的长辈,只是他不比我大几岁,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也从来没管二柱子叫过叔。见到了我和沈连城之后,他又连说代比划的对着洋人说道:“这是朋友……朋友……你先把枪放下,他是沈家堡的当家。一旦有个好歹的,沈家堡的人直接就能撕碎了你……”

    洋人虽然听不懂二柱子说的什么,不过他们之间相处的久了,也多少明白一点他话里的意思。跟着二柱子重复了几声:“朋友、朋友……”之后,他将手枪收了起来。随后在二柱子的搀扶之下,转身向着里面深处的位置走了过去。

    这时候,我才将手电筒的光芒照了过去。借着手电筒的光亮,看到这里是一个葫芦型的所在,里面还有一个大约二三十米的耳室。沈连城原本打算问几句的,不过话还没有出口,我们爷俩便已经被带到了里面的耳室当中。

    这里竟然还躺着一个外国人,这人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昏迷着,一动不动的倒在地上。手电筒照在他的面上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人六十多岁的年纪,满头的白发加上满脸的络腮胡子,好像胡子、头发连在了一起一样。

    “二柱子,我不是让你带着他们去旁边的莲花山吗?谁让你来蛤蟆嘴的?你老婆快急疯了知道吗?”看见了二柱子没有什么事情之后,沈连城一股火上来,直接给了他一个嘴巴。随后指着二柱子继续说道:“我怎么和你说的,最多三天你就下山,加上今天都第六天了!你家里的天天找我要人,你可气死我了……”

    “连城哥,你消消气,我这不是也为了多挣俩钱吗?”二柱子家里还欠着沈连城的饥荒,他不敢还手,当下摸着脸蛋苦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我是把这几个洋人带到莲花山的。路过嘴子山山根,他们又说要上来看看。我一开始不答应,结果这个洋老头说给我加五十块大洋。我这辈子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多钱?想着只是来嘴子上也没啥。结果路上唠嗑的时候,他们几个又说想来蛤蟆嘴一趟。我当然不干啊,连城哥你知道我,平时来嘴子山采药我都是要绕着蛤蟆嘴的。可是——这个外国老头又加了二百大洋。那可是二百大洋啊,加在一起就是二百五十……”

    “我打你个二百五!”

    沈连城气的又是一脚,正要再给沈二柱一个大耳刮子的时候,我过来拦住了他。说道:“叔儿,消消气。二柱子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大洋是他亲爹,二百五十块大洋够他后半辈了。二柱子,正好我有话要问你,这里面怎么回事?四个洋人怎么只剩下俩半拉了?还有,你们是怎么进老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