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六十四章 奇妙计
    这时候,‘赵年’脸上的表情变得僵硬,他的身体也开始不受控制的哆嗦了起来。刚刚在秘境认主的时候,‘赵年’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自己可以控制的区域只是这间小小的四合院,而且他无法探知四合院之外的情况,怎么看都好像只是一间牢笼......

    原本‘赵年’还存着一丝侥幸,认为这不过是自己刚刚成为秘境之神,还不熟悉控制秘境的手段。现在听到了吴老二的话,明白过来自己不过是一个自投罗网的囚犯。

    看着‘赵年’的样子,我心里也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当下对着吴老二说道:“二爷,这个局不是你摆设的吧?”

    “是,我没有那么多的心眼。”吴老二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变得有些低沉。叹了口气之后,他继续说道:“这都是你师父吕万年算计的,老蔫巴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自然也要由他来解决掉。”

    说到这里,吴老二将目光转到了‘赵年’的身上。看了他一眼之后,斟满了一杯酒推到了‘赵年’的身边,说道:“吕万年临走的时候说了,你不是想要做秘境之神吗?那秘境就归你了。你在这里不老不死,这一切都是你的......”

    ‘赵年’还没有说话,跟着他来的喇嘛已经慌了。看到自己将双亲都搭进去,也没有捞到什么好处。现在看起来还要把自己搭进去。犹豫了一番之后,他转身向着院外跑去。这时候顾不得许多了,先把自己救了再说吧。

    吴老二好像没有看到一样,任由喇嘛向外逃去。何兔子有心解决掉这个人,却被何佑堂拦住:“由他去吧,这是最后一任驻庙喇嘛。看他平时还算孝敬的份上,饶......”

    何佑堂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跑到了四合院外的喇嘛突然停住了脚步。随后他的身边出现了一只毛茸茸的大狐狸,这只一人多高的狐狸正是老十何蚂蚱。它反手扣在喇嘛的脸上,竟然这样拖着喇嘛走进了四合院......

    看着何蚂蚱进来,吴老二冲着他飞了个眼。随后示意狐狸坐在他的身边,给它倒了杯酒之后,笑嘻嘻的说道:“外面都解决了?”

    “嗯,庙外面三十九个人,都被我解决掉了......”何蚂蚱没有坐到吴老二的身边,它坐在了自己老大的身边,自己给自己倒了杯酒。喝下去之后,继续说道:“这些人手里带着小炮,辛亏我动手早,要不然的话他们就动手轰庙了。

    看到了何蚂蚱将喇嘛拖了回来,何佑堂吃惊不小。随后突然明白了过来。他站起来对着自己的十兄弟说道:“蚂蚱,你和吴老二串通好了?你放他们进来,然后再去庙外杀人?”

    “老大你说什么呢?什么叫我和吴老二串通?这明明是你交代给我的......”何蚂蚱吃惊不小,它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拍大腿之后,从座位上窜了起来。指着吴道义的鼻子吼道:“是你吴老二!是你变化成我们老大——你、你已经认主了?”

    “我也不知道这个算不算是认主......”吴老二嘿嘿一笑,他说话的时候,面前的景象又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四合院竟然变成了沈家堡的二郎庙,我们这几个人坐在神像面前的椅子上。

    这时候,我冲着吴道义苦笑了一下,说道:“二爷,你早就认主了是吧?然后一直守株待兔等着我们把这只蔫巴兔子送进来。难为你了,还要假装成个傻子一样,一遍一遍变着法的假装认主失败......”

    我这几句话让在座的这些人、狐都吃惊不小,何佑堂指着吴老二说道:“真是这样吗?吴老二,你早就认主了.......我就说,你小子没傻到那个程度。手把手教你认主都认不出来......”

    “都是为了我......”这时候,‘赵年’终于再次开了口。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这都是——是吕万年的意思吧,为什么不直接了解我?我连死都不配吗?”

    吴老二并没有直接回答,他扭脸看了一眼借了吕万年身体的何兔子,对着他说道:“问你呢,为什么不直接了解他?”

    “因为赵年要留在这里赎罪......”何兔子开口,嘴里却发出来吕万年的声音。在我们的错愕当中,这个声音继续说道:“你的罪孽已经不是一死而谢之了,你不是要夺舍沈炼的身体,来抢夺这秘境之神吗?那我就满足你的野心......”

    听到了吕万年的声音,在看这个人的行为做派,哪里还有一点何兔子的模样。‘赵年’吓得不停的喘着粗气,看着吕万年说道:“你没死......”

    “我死了,皮囊要靠狐狸来保存,方便我最后陪着你关在这里。”说完之后,吕万年回头看了吴老二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老二,把这里让给我吧。你疯野惯了,受不了这里的拘束。”

    说话的时候,何兔子的狐狸真身突然从门外走了进来。随后这只大狐狸开口说道:“老子我明白过来了,姓吕的你故意把身子让给老子。魂魄根本就没有离体,现在吴老二是秘境之主,他可以让你在这里复生,然后再把秘境让我给你。当时还以为你是好心——你们两个臭不要脸的,小心下雨天打雷劈碎了你们俩......”

    这时候,何佑堂想到了什么。他看了一眼吕万年,说道:“你费了这么多的心思,就是为了关押这个人?想要折磨他的话,我有一百种法子,用不着这么费事.......”

    “我也是没有办法......”吕万年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当初我代替你做了几天的神,托着神力的福预知到外面世界的变化。赵年关系到外面世界的命数,他不论是生还是死,都会让外面的乱局到无法收拾的局面。我思来想去,只有把他留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