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民国穿越来的爱豆 > 第217章 把我想象成你爱的那个人
    “你演的是感情线,我要的是男女主角之间碰撞的火花。”图子肃不自觉地拔高了声音,“你刚刚给我的感觉就是你压根没有吃透这一段的剧本!”

    “刚刚在戏台子上不是演得好好的,你简直像块不开窍的木头似的……”

    他叹了一口气:“你喝口水自己调整一下,五分钟以后这一镜重新来。”

    图子肃把他的大喇叭往地上一甩,将剧本卷成筒状夹在腋下,转头走了。

    小白小跑着递过来一瓶水,许春秋有些低落地接了过来,倚在一旁的台面上,没有说话。

    这是她踏进自从踏进影视圈开始演戏以来第一次吃瘪,而且还是被导演劈头盖脸地提着嗓门指着骂,心中没有点失落是不可能的。

    《灼灼其华》的时候她可以骗自己对着胡天宇的美瞳演感情戏,可是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她站在千秋戏楼里,眼前的这个人替代着陆少爷的位置,把回忆里陆少爷的话说给她听,她只觉得好像哪里都不对头。

    接这部戏的时候她对着唐泽信誓旦旦地保证绝无问题,这部戏的剧本分明写的就是她,可是真的置身戏中,她却发现她演不出来。

    陆少爷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人可以替代他。

    “小许老师,你怎么不喝啊?”助理小白看到许春秋拧开瓶盖,半天没有动静,于是忍不住关切地问道。

    “图导刚刚说得也太过分了点吧……”他叽叽歪歪地小声替许春秋打抱不平。

    “没有,”许春秋摇摇头,给自己找了个借口,“我是怕嘴上的妆掉了,造型老师刚给补的口红。”

    却听到一声突如其来的“小许老师”,宋沉舟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了过来。

    他让助理拿了根长吸管给许春秋:“这样就不容易弄花妆了。”

    许春秋伸手接了过来,轻轻地说了一句:“谢谢你啊。”

    宋沉舟莞尔一笑:“太客气了,小许老师。”

    许春秋却摇摇头:“不全是因为这个。”

    还有之前那枚戒指。

    宋影帝在圈子里混了这么些年,早就混得像个人精似的,他立马就明白了许春秋究竟指的是什么。

    “哦,你是说戒指啊,”他在许春秋惊讶的目光中从容不迫地继续说道,“我又不是陆总,两千万说丢就丢。”

    许春秋这下子更惊讶了,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

    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和陆总的关系的?

    宋沉舟笑了:“别那么紧张。”

    他接着娓娓道来:“那场拍卖会其实我也在,有幸见证了陆总一掷千金为红颜,不过没有在宴会厅见到你。”

    “之前反复试探就是想确认一下,多有得罪,万分抱歉。”

    话到这里,他还微微欠身意思了一下。

    许春秋连忙摇头:“没有没有。”

    她解释道:“那天我一直在看玻璃柜里的展品,没在宴会厅待多久。”

    拍卖场那么大,又不是所有前来的宾客都相互打过照面。

    许春秋低头小口小口地就着吸管喝水,宋沉舟留意到她用吸管喝水的时候会有一个不经意间的小动作,果不其然,等她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吸管的顶部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咬痕。

    他冷不丁地突然问道:“燕山福利院,你还记得吗?”

    “什么?”

    宋沉舟后知后觉地顿了顿:“……没有什么,我可能认错人了。”

    “就是觉得你和我以前认识的一个孩子挺像的,不过她现在大概也不是孩子了,应该已经长成大姑娘了。”

    许春秋却心知肚明,他原本想要认的应该就是她。

    之前陆修给她看过资料,她从八岁开始就一直在那家福利院生活,只是在她穿越之前的很多记忆都已经模糊不清了,她记不得宋沉舟是不是在她的青少年时期扮演过什么重要角色。

    只听宋沉舟又说:“图导就是太着急了,你别往心里去。”

    “他越是看重你,越是希望你好,对你才越严格。”

    许春秋点点头,她不是不懂这个道理。

    宋沉舟沉默了一阵,接着说道:“我看过你的《锦瑟》,你的演技不错,有灵气,也难怪图子肃会一再地找你合作。”

    “其实刚刚我在二楼包厢里坐下的时候就看出来你心里难受了,那个位置也是你给陆总留的吧?”

    “你有喜欢的人,所以你根本没办法对着我演感情戏,对不对?”

    他猜得一点不错,许春秋仍旧是沉默着,没有回应。

    “我知道我可能给你留下了一些不好的印象,但是毕竟从今往后至少半年的时间我们要一起待在这个剧组里,有些话我就不绕弯子,敞开直说了。”

    “你有喜欢的东西,有喜欢的人,你盘下这个戏园子唱戏,坐陆总的私人飞机出去玩,这些都是你的事情,和我没有多少关系,但是你不能把这些带到戏里来。”

    “你喜欢的人他是个总裁,他不可能扔下他的万贯家财陪你演戏,更何况就算是他愿意,你觉得图导能点头吗?”

    “你只能在戏里骗自己,你喜欢陆长卿。”

    “在场记板落下之后,你必须暂时喜欢上扮演陆长卿的我。”

    这就是表演。

    一个合格的演员必须把观众带进戏里,情绪、表情、肢体、动作,这些都是她可以操纵的工具。

    她想要让观众在观看表演的过程中,短暂的忘掉“这是在演戏”的事实,让他们深深地沉溺在角色的喜怒哀乐之中,因为她的命运而牵肠挂肚,就必须融入角色,和观众一起忘记自我。

    这是一种清醒的自我欺骗,她不但要欺骗观众,更要欺骗自己。

    “你是一名演员,无论你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踏入演艺圈,这都是你应该有的职业素养。”

    许春秋轻轻地闭上了眼睛,她听到宋沉舟的声音萦绕在她的耳畔:“如果你愿意,可以把我想象成他。”

    “把我想象成你爱的那个人。”

    她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一点一点吐出来。

    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的眼神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