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二十八章 萧条市井
    “沈老弟,今日这酒看来是喝不成了,你把住处告诉我,改日再来找你,咱们喝他个痛快。”于蒙收回视线,单手一拍沈落肩头,说道。

    “不瞒于大哥,我其实刚到城中不久,至于住处嘛……”沈落故意苦笑一声,说得含含糊糊。

    “哦?老弟原来非本城人士,却愿来冒死守城,好胆魄,好兄弟!”于蒙闻言一怔,随后冲着沈落竖了个大拇指道。

    另外三名扈从闻言,望向沈落的眼神也变得亲切几分。

    “于大哥过奖了,我也是为了自保,尽一些力所能及之事而已。”沈落忙摆手道。

    “哈哈,这世道,如沈老弟这般有血性的汉子,可着实不多了!沈老弟,你若是在城中没有什么落脚点的话,不如先随我回家吧。”于蒙大笑一声,随后想到了什么,问道。

    “确实还未来得及寻住处,那就叨扰于兄了。”沈落正满肚子疑惑,便顺势答应了下来。

    “叨扰什么?自家兄弟,说什么见外话,走!”于蒙虎眉一竖,伸手揽住沈落肩膀,说道。

    几人沿着走马道,来到城头角楼处,刚要走向城道阶梯,就看到三五个身着制式铠甲的军卒,正搀扶着一个身材肥硕的中年男子,往城头上一步一步挪上来。

    沈落垂首望去,见那男子肤色白净,嘴边蓄着黄色短须,身上套着一件很不合身的铠甲,看起来就像是乌龟壳里塞了一团肥腻的五花肉,极不匀称。

    中年男子一行人,也看到了正从城头下来的于蒙等人,暂时停在了原地。

    “给壮士让路。”中年男子的目光,落在田冲的尸体上,脸色微微一变,抬手喝道。

    军卒们立即扶着他靠向城墙一侧,把路让了开来。

    “你们先送田冲回去。”于蒙侧身,对其余几人吩咐说道。

    那三名扈从应了一声,便抬着田冲的尸身,先下了城道阶梯。

    经过那肥胖中年人身边时,后者看着旗子上发黑的血迹,满头的冷汗就淌了下来。

    沈落跟着于蒙走下城头,来到那人身边。

    “刘大人。”于蒙抱拳说道。

    “于……于贤侄。”中年男子忙取出绢帕,擦了擦额头的汗。

    “这次攻上城头的畜牲不少,留下的尸首也不少,必须尽快清理掉,正好可以让城里百姓继续分割储备。此外,几处破损城墙,也必须尽快修缮。”于蒙回首看了城头一眼,说道。

    “贤侄放心,已经差人去办了。”刘大人忙说道。

    于蒙点点头,便也不再多言,带着沈落继续下城。

    那位刘大人本还想开口说些什么,见于蒙头也不回的样子,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又擦了擦汗,在几人搀扶下,继续去往城头。

    “这位刘大人是?”沈落走下城墙,开口问道。

    “东来县令刘福。”于蒙随意回道。

    “原来是负责一地军政事务的父母官。”沈落说道,心里不觉有些疑惑。

    于蒙虽然一看就不像是普通守城青壮,可怎么瞧着也不像是有官身的,这“刘大人”在他面前,怎么看着有几分紧张的样子?

    “什么父母官?一个文弱书生而已,平时断断鸡零狗碎的案子还行,现在这种时候,根本就是个笑话。整个东来县军备松弛,要不是城里这些青壮顶着,靠原先那些兵油子,根本撑不到现在。”于蒙冷哼一声,说道。

    沈落闻言,顿时明白了于蒙面对此人,为何会神色不善了。

    “不过话说回来,此人虽然胆小如鼠,毕竟没有弃城而逃,战后还知道登上城头抚慰民心,比相邻几个县的那些官老爷倒是强多了。”于蒙叹了口气,又说道。

    “说的也是。”沈落点了点头,倒是对那位刘县令多了几分理解。

    生死关头,又有几人真能做到视死如归?

    不过他心中同时又升起了一个疑惑,在他的印象里,东来县城应该是在赤水郡南部,他虽没有去过,但也没听说过那一带有这样可怖的狼群出没啊?

    若真有这样的事情,不多时便会传遍天下的。

    “沈老弟,走吧。”于蒙见沈落有些发愣,催促道。

    ……

    方才在城墙上没有什么感觉,此刻进了城,沈落才感觉到眼前的东来县城修建得颇为雄伟,比他们春华县的城墙要高出近一丈。

    城墙异常高大宽厚,如同山岳般护住城池,墙体虽然被风雨侵蚀,墙面剥落,有不少地方还有损毁,仍旧依稀能看到往日的雄伟气象。

    二人脚下一条宽敞主路笔直朝城内延伸,路面足可供四辆马车并驾齐驱,但许是经久失修,地面看起来坑坑洼洼的。

    主路两旁一些商铺的开间宽度,还有房屋高度都要胜过春华城,只是不知为何,看起来有些破败。

    这里的建筑风格和春华县颇有不同,春华县的建筑结构简练,以庄重大方为主,这里的建筑虽然也颇为高大,但屋檐,墙壁,门框等地方多了不少装饰。

    “我家在文庙附近,沈兄弟随我来。”于蒙带着沈落朝城池深处走去。

    沈落跟在于蒙身后,继续朝着周围打量,越看心中越觉得奇怪。

    此刻接近傍晚,天色尚明,城内街道上却看不到什么人影,城内街道两旁的店铺,大半都已经关门,街口位置的一间看起来曾经非常繁华大酒楼甚至连门都没有关,里面却早已人去楼空,地面落满了灰尘,不知停业了多久。

    街道两旁只有一些贩卖米,面等必需品的商铺还在开门,也是门可罗雀。

    这些人中,男子的外形服饰和城头上不少人一样,都是幞头袍衫,头裹长巾,前襟后摆都比沈落平日所见短上些许。而女子则是头梳云髻,上半身短襦或衫,露出脖颈和胸口的皮肤,下身穿着长裙,和春华县那里差异颇大。

    不知为何,沈落总觉得这些人面容都有些麻木之色,尤其是眼神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似乎有些惊恐,还有一些迷茫。

    街道两旁偶尔还能看到一些衣不蔽体之人,有老人,还有孩子,向着经过的行人乞讨,换来的也大都是漠视,完全是一副灰暗压抑的情景,让人看了心情极不顺畅。

    “莫非这东来县,并不是我所知道的那个赤水郡东来县?那我究竟在什么地方,还在不在大唐国界?”沈落心中嘀咕。

    于蒙对这一切却似乎早已司空见惯,一路大步流星地朝城内走去。

    沈落只得将心中疑惑压下,快步跟上了于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