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二十七章 劫后余生
    有了这几位仙师的加入,城头上的局势瞬间逆转。

    一道道雷电和一团团巨大火球交替飞射而下,当中还有道道肉眼难辨的气劲和剑光不断斩落,那些攻上城头的狼兽顿时死伤惨重,不得不开始向下退去。

    于蒙好不容易从黑狼的巨大尸身下爬了出来,手拄着长刀来到沈落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由衷说道:“谢了,兄弟。”

    沈落还处在看到神仙的吃惊中,只是勉强笑了笑,并几步走到垛口边,朝着远处眺望而去。

    下方的狼群正如潮水一般朝着护城河外远逃而去,只是密集的狼群中,却有一处颇为显眼。

    他眯了眯眼,往那边仔细望去,只见护城河外的一处小山坡上,近百头魔狼里没有一头灰狼,竟然全都是体型巨大的黑狼,而在正中最为巨大的一头黑狼背上,赫然骑着一个人。

    准确的说,那不能说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生着狰狞狼首,却长着人身的恐怖怪物,一身粗布衣衫,裸露着臂膀。

    沈落正凝神望去时,那狼首人身的怪物,也扭头朝着城头上望来,双目之中闪烁着幽绿色的光芒,咧开的狼嘴中,露出一根根森然尖牙。

    沈落看了只觉背后寒气直冒!

    这怪物好像在发笑,只是那笑意实在太过瘆人了。

    不过,那怪物也只是回身看了一眼,就又转回身,抬起一只手臂,朝前一挥,似乎是在指挥着什么。

    紧接着,整个狼兽大军就开始整体加速,朝着远处奔袭而去。

    就在沈落打算收回目光的时候,目中余光突然扫到了什么,忙定睛看去,就发现在黑色狼群中,似乎还有两头皮毛为苍青色的怪狼。

    它们体格不如黑狼巨大,只与灰狼相近,但是在其快速奔腾之际,身形竟然在不停地模糊闪动着,时隐时现,令人看不真切。

    只是还不等沈落看清楚,狼群就已经整体远去了,消失在了视野尽头。

    沈落一直紧绷着的心神,也真正松弛了下来,却立马感到浑身一阵空虚乏力,身上各处也传来阵阵剧痛。

    他双手连忙撑住墙垛,视线就落在了外侧的城墙下方,才看清除了堆砌在那里的狼尸山外,墙根处一直连到护城河里也到处都是残尸,既有狼兽的,也有守城青壮的,密密麻麻层层累叠。

    甚至就连护城河内,都被大片人兽浮尸淤堵,血红色的河水都不再流淌。

    显然在众人退守城头据守之前,在城下乃至护城河前,也有过一番惨烈的厮杀。

    人间地狱,不过如此。

    远近城头上,恸哭之声不绝于耳,既有侥幸存活下来之人的喜极而泣,也有对亲故之人战死的悲哭,当中还夹杂着对仙师们的拜谢之声。

    沈落闻到空气中飘来的浓郁血腥气,一阵头晕恶心,抬手捂住了胸口。

    他有些脱力地倚着城墙瘫坐了下来,双手和双腿都有些止不住地颤抖,目光从城头上的死尸和幸存者们身上一一扫过,每个人脸上的惊恐,喜悦和绝望都是那么清晰,那么生动!

    这真只是一场梦?

    就在这时,沈落目光微闪,忽然发现自己忽视了什么。

    他之前心神全系在与狼群厮杀上,竟未意识到,城头上众人身上的服饰装扮,似乎与平日所见的有些不太相同。

    虽然大多数都还是圆领袍样式,但前后衣襟明显短了许多,也不知是为了厮杀交战方便故意裁剪,还是本来就是如此。

    “沈老弟,还好吧?”于蒙见沈落脸色难看,走到跟前问道。

    沈落此刻说话都觉得费力,只能摇了摇头。

    “没事就好。”于蒙笑道。

    “于大哥,你怎么瞧着还挺开心的?”沈落是半点笑不出来。

    “世道如此,能活下来已是幸事。况且咱们刚刚死里逃生,难道还不值得高兴吗?”于蒙虎眉一挑,目光幽然飘向远方。

    沈落只能回以一声苦笑,但心里还是有一丝疑惑不解。

    他将那玉枕明明给送了回去,怎么依旧会出现这样的诡异梦境?

    而且,这一次刚刚出现在城头之时,他身上的穿着,乃至伤势,都和上一次梦境结束时完全一样。

    唯一的区别,是上一次与小女孩联手灭杀恶鬼后,当时自己已经精疲力竭,这次入梦刚醒来时,却仍然生龙活虎,丝毫不受影响。

    这里如此危险,自然还是要及早回到现实中为妙。

    只是如何苏醒,他却一时也没有什么主意。

    上次在鬼村里,他也是死了好几次,最终杀了那个鬼物才回去的。难不成这次也得多死上几次,或者将这些狼兽全部杀尽,才行?

    一想到这些,沈落头大如牛,身体各处仿佛更加疼痛了。

    就在这时,三名披甲青壮用一块木板抬着一人,朝这边走了过来。

    等到走近一些,他就看到被抬着的那人,胸口处被狼爪撕裂开来一个血洞,四周全是凝结的污血。

    于蒙见此双拳猛然攥紧,迎了上去。

    沈落认出那三人,正是于蒙的扈从,而已经死去的那个,正是之前他们二人被狼群围困时,冲杀在最前面试图营救的那人。

    于蒙的手有些微微颤抖,帮着那名扈从擦去脸上的血迹,俯身从旁边拾起一面染血的旗子,缓缓盖在了他的身上。

    “这是我兄弟,叫田冲……”他回过头说话时,双眼便已经微红了。

    沈落神色肃然,强撑着站起身,朝着其他几人重重一抱拳。

    其他三人神色凝重地冲他点了点头。

    这时,城头另一边,那些追赶着狼兽出城百十里的仙师们,在确认那些畜牲是真的退走了之后,已经重新飞了回来,降落回了城头。

    其中,富家翁模样的老者,带着几人在城头来回巡视着,而两个僧道模样的仙师,则各自分散开来,在城头各处查看存活下来之人的伤势。

    有那伤势极重的,寻常金创药或许无法救治,他们分发出的散剂和丹丸,却能活命。

    只是这些丹药显然很有限,也很珍贵,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得到。

    大多数得到救治的,都是身体健壮的青年人,而年纪稍长一些,或是已经断了手脚的伤患,便只能仰仗普通药石了。

    凡人生死,此刻真的只能看天由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