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九百三十六章 动容绝色
    沈落见白霄天呆立当场心中有些诧异,来到他的身侧,顺着他的视线方向看去,这才发现,在那片火毒泉的对岸,一丛红色火芯草中间,赫然有一名身穿鹅黄衣裙的年轻女子,正手提着一只青翠竹篓,俯身在地上采摘着什么。

    那女子似乎并未发现沈落两人,侧身对着他们,那玲珑的身段在鹅黄长裙的勾勒下,显得柔美无比,而其展露的侧颜,鼻梁微挺,嘴唇纤薄,略有些尖细的下巴微微翘起一点弧度,更是如同一件雕琢精美的玉器,没有丝毫瑕疵。

    特别是其眼眸,里面像是映着繁星一般,闪烁着清澈的光芒,那长长微翘的睫毛更是平添了几分俏丽,令人见之忘俗。

    不过,沈落很快就注意到,少女的一双纤纤玉手下,正在采摘的却不是什么山花野果,而是一株颜色鲜艳,花瓣繁复,上面生满细小尖刺的赤红花株。

    沈落一眼就认出来,那朵花株不是它物,而正是毒性十分剧烈的狼毒火苓,寻常修士别说绝不敢以手触碰,就是用玉匣盛着,都怕稍稍吸入些散落的花粉,便会被烧得肠穿肚烂。

    由此可见,此女绝不简单。

    一念及此,沈落正要心声提醒白霄天时,却发现他已经一步迈出灌木丛,径直来到了火毒泉岸边。

    “白霄天,你……”沈落顿时大感无语。

    而对面的鹅黄女子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抬头朝着这边望了过来。

    若说其侧颜只有七分美丽,那其正脸则必然有十分颜色,哪怕是沈落看了第一眼,也不禁微微有些动容。。

    只不过他的心早已系在聂彩珠的身上,虽有动容,却也不过是本能反应,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可当他看向白霄天时,经发现那小子的脸上,竟然挂着痴痴的笑意。

    “白霄天,你发什么昏呢?”沈落无奈,只好也走了出来,却仍是传音问道。

    “沈落,你看到没,她好像在对我笑呢。”白霄天丝毫没有理会沈落的质问,而是自顾自地开口说道。

    沈落无语抚额,看向那女子时,却发现她的脸上的确带着淡淡笑意,似乎是在回应白霄天的痴笑。

    “姑娘,敢问这里可是彩云岛?”白霄天高声喊道。

    不过,因为火毒泉毒气蒸腾的影响,他的嗓音显得有些沙哑。

    “是的,你们是从外面来的吗?”少女直起腰,询问道。

    其说话时的嗓音,与吟唱歌谣时又有不同,显得沉稳柔和了许多,却似乎更有穿透力。

    “不错,我们在找一个叫女儿村的地方,你听说过吗?”沈落想要阻止时已经迟了,白霄天已经把他们此行的目的,一股脑地报了出来。

    “没听说过。”女子歪着脑袋想了想,旋即摇头道。

    不过很快,她就补充道:“我也不住在这里,只是偶尔会来岛上采些毒草回去炼药,或许这岛上有什么村落,只是我不清楚在哪里。”

    “那敢问姑娘,在这岛上采药期间,可曾见过什么比较特别的现象或所在?”沈落没有继续让白霄天发问,而是主动皱眉问道。

    “这岛面积很大,不过师门允许我采药的范围有限,所以你说的比较特别的地方我还真没……不对,我还真见过一个。”鹅黄女子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恍然说道。

    “在哪里?”沈落连忙追问。

    女子转着圈环视了四周一眼,抬起手指着西南方向说道:

    “我没记错的话,距此十数里外有一个小山谷,那里偶尔会有彩霞光芒冒出,与别的地方很是不同。那里是师门长辈严令我们不许涉足的地方,所以里面究竟有什么,我就不清楚了。”鹅黄女子说道。

    “多谢姑娘了。”沈落抱拳道。

    “道友,客气了。”女子敛衽一礼,低头在自己腰间挂着的竹篓里,清点起战利品来。

    “姑娘,在下白霄天,敢问姑娘如何称呼?”这时,白霄天又开口了。

    那边的女子对此似乎很是意外,足足愣了数息后,才面色有些尴尬道:“在下林心玥。”

    “不知姑娘出身何门?”白霄天继续问道。

    林心玥见他如此纠缠,面上闪过一抹不悦之色,没有答话。

    “姑娘莫怪,在下只是初见姑娘,便觉得有些似曾相识,情不自禁想要询问姑娘。”白霄天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说道。

    “你们要问的,我都已经说了,再追问个不停,实在无礼。”林心玥轻“哼”了一声,提着手中青翠竹篓,直接转身离开了。

    “林姑娘……”白霄天见状,连忙就要上前去追。

    沈落忙一把抓住他的衣袖,将他扯了回来,问道:“白霄天,你是要疯啊?”

    听闻此言,白霄天愣了愣神,才停止了动作。

    “世间竟有如此眉眼如画,蕙质兰心的女子?”他仍是有些恋恋不舍地望向对面。

    “眉眼如画我能理解,蕙质兰心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怎么,你还秘密修了什么探查他人心境的神通?”沈落故意揶揄道。

    “你不懂,有些人看一辈子,也如看土鸡瓦狗一般无趣,可有些人只看一眼,就可比万年。不是有句话说的好么,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白霄天鄙夷道。

    “金风玉露没看到,倒是某人一脸痴相,把人家姑娘都给吓走了。”沈落毫不留情道。

    白霄天闻言,揉了揉脸颊,喃喃自语道:“有那么明显吗?”

    “白霄天,你该不会真的看上人家了?就刚才那短短一面的功夫?”沈落不禁问道。

    “一见钟情,这有什么不行的吗?只是有些可惜,没能问出来她师从何门?”白霄天一本正经,说道。

    “罢了罢了,咱们先去办正事,办完之后,我保证陪你走一趟,好好寻一寻这位林心玥姑娘,如何?”沈落无奈,摇头不已道。

    “仗义,那我们现在去哪里?”白霄天竖起大拇指,说道。

    沈落一脸看白痴的神情看向白霄天,敢情他方才老半天就只盯着人姑娘看了,关于问路的事他是半点都没上心。

    他只好将山谷异象的事,给白霄天又说了一遍,两人这才往那边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