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九百二十五章 玩物
    泪妖脚下浮现出一团液体般的蓝光,身形瞬间融入里面,消失不见,下一刻,二三十丈外的某处地面蓝光一闪,泪妖身形从中一冒而出。

    可是那道赤色剑虹一晃消失,瞬移般出现在泪妖头顶,剑光大放。

    刹那间,破空之声大响!

    数百道赤色剑影凭空出现,如雨般直奔泪妖一压而下。

    泪妖大怒,张口一吐,一团蓝色冰焰脱口射出,迅疾涨大,眨眼间扩展到数十丈大小,将所有剑影尽数淹没。

    可就在此刻,她脚边地面上一闪浮现出道道白色阵纹,眼前白光一盛,然后也出现在白色空间内,而且恰好就在宝相禅师等人不远处。

    而那片巨大的蓝色冰焰也被收进了白色空间,朝着宝相禅师等人一罩而下。

    “泪妖!”宝相禅师看到泪妖和大片的蓝色冰焰顿时大惊,手中金色禅杖金光大放,朝着冰焰闪电般连砸了五下。

    “轰隆隆”的巨响声中,蓝色冰焰之下虚空波动一起,五道阁楼般大小的金色禅杖虚影就凭空而出,和那些冰焰撞在了一起。

    五团骄阳般的金光爆发,将蓝色冰焰尽数撕裂,不过五道禅杖虚影也崩溃不见。

    其他人反应慢了一点,也立刻祭出法宝,攻向泪妖。。

    泪妖大怒,身体滴溜溜一转,大片蕴含强烈寒气的蓝雾从她体内滚滚涌出,将其身形淹没,并朝一行人罩去。

    与此同时,泪妖双目中浮现出一层幽黑水光,下一刻,十几滴黑色泪珠从中飞出,一闪而逝的没入蓝色雾气内。

    原本蓝色的雾气顿时浓郁了数倍,并且变成蓝黑色,散发出铺天盖地的浓重怨气。

    甄姓大汉等人的法器法宝一和黑蓝色雾气碰上,光芒立刻黯淡下去,并且表面飞快浮现出一层层黑色,似乎被怨气侵染。

    “这就是泪妖的眼泪?威力果然不凡。”沈落躲在远处,遥遥看着战局,微微点头。

    暗自之余的同时,他两手掐诀,催动两仪微尘幻阵,隔绝了双方声音和神识的交流,挑拨两边激斗。

    泪妖势单力薄,沈落偶尔也会催动禁制,帮其抵挡一些攻击,让战局保持稳定。

    就这般,泪妖和宝相禅师等人莫名其妙的拼杀在了一起。

    双方虽然都知道落入了陷阱,不想死斗,可这两仪微尘幻阵内的一切都在沈落的控制中,法阵又有幻化之能,想让两方争斗太容易了。

    白霄天站在沈落旁边,神情有些复杂。

    这可是两个大乘期存在和一群出窍期高手,在沈落手中却好像一群玩物,被随意拨弄。

    镜妖也站在附近,望向沈落的眼中充满敬畏。

    时间一点点过去,转眼间过了小半个时辰。

    泪妖和宝相禅师等人战斗,到此刻已经基本落幕,人族修士这边,除了宝相禅师,其他人都已经倒地不起,脸上皮肤尽数变成青黑之色,好像中毒了一般。

    而泪妖和宝相禅师还在争斗,可两人也各自负伤,宝相禅师和其他人一样,面上浮现出一层青黑,身体上也多处被冻伤。

    泪妖的伤势也不轻,一条手臂被砸断,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扭曲着,小腹处被贯穿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身体其他地方也多处受伤。

    两者攻击的力度和速度,跟一开始相比,都弱了太多,显然都到了强弩之末。

    “该结束了。”沈落淡淡说道,身形一晃消失。

    泪妖头顶赤光闪过,无数道赤色剑影显现而出,铺天盖地罩下。

    此妖大惊,仅剩的右手一挥,释放出一层稀薄的寒冰雾气,朝剑影迎去。

    宝相禅师看到此幕,知道操控此处法阵的人终于出手,眼睛一眯后,突然低喝一声。

    他的手臂骤然粗大了倍许,手中金色禅杖更是一亮,发出龙吟虎啸般的锐啸。

    “去!”

    宝相禅师手臂一挥,将金色禅杖掷出,化为一道金色长虹,去势急劲,快若闪电般刺向泪妖的胸口!

    与此同时,宝相禅师另一只手缩回了袖子,掌心多出一枚若隐若现的细针,眼睛朝周围扫视。

    和泪妖战斗了这么久,他早就察觉到了布阵之人在帮助那泪妖,似乎不想其死掉。

    既然如此,他就杀了这头泪妖,逼那人现身。

    只要其一露面,他就用这枚用天雷淬炼的无影神针招呼那人,就算不能杀了对方,也要给其重创,借机逃出这该死的法阵。

    泪妖头顶的剑影方向突然一转,尽数斩向那道金色杖影。

    “铛”“铛”“铛”一连串的巨响,一串赤红火星迸发,金色杖影顿时被击飞,擦着泪妖的身体飞了过去。

    与此同时,宝相禅师身后人影一花,沈落人影凭空显现,手持一根玄黄长棍,对着宝相禅师的脑袋,狠狠一击而下。

    一股铺天盖地的气势,朝着宝相禅师裹挟过来。

    宝相禅师嘴角显现出一丝阴谋得逞的笑容,身上的大红袈裟豁然离体射出,迎向玄黄长棍。

    不过比袈裟更快的是他的左手,猛地一甩而出,手中细针化为一道细若发丝的黑光,一闪而逝的打在沈落身上。

    “轰隆”一声巨响!

    一团刺目无比的雷光爆发,一道道粗大的白色雷电朝四面八方席卷而开,仿佛鞭子般抽打附近的白色空间上,白色空间剧烈震动起来。

    而沈落则被雷光吞噬,彻底消失,连那个玄黄长棍也消失不见,并未击下。

    宝相禅师紧绷的面色一松,他体内已经没有多少法力,这一击是他孤注一掷,如果没有结果,他也只能认命,好在一切顺利。

    就在其心神松懈的瞬间,一道凌厉金芒出现在他身后,闪电般围着其脖颈一绕。

    宝相禅师只觉得脖颈一凉,下一刻他的头颅就骨碌碌的滚落而下,脑袋中的神魂,也被金芒中凌厉无比的气息直接泯灭。

    那道金芒随之显现出本体,却是一柄暗金色残剑,正是那柄斩魔剑。

    宝相禅师对面,泪妖面上一惊,不过立刻就恢复过来,向后飞退,趁机寻找逃离这里的机会。

    可她身周虚空突然一闪,一个个沈落的身影诡异的凭空浮现,足有七八道之多,将其身形围在中间。

    每个沈落都挥舞着玄黄一气棍,击向泪妖身体各处。

    泪妖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正要设法防御。

    一只手掌突然从白色空间内伸出,抢先一步按在了泪妖的肩膀上,一股滔天奇寒汹涌而至,瞬间便将泪妖所有举动尽数制止。

    不仅如此,泪妖身上浮现出蓝色坚冰,并在“咔”“咔”的冰冻声中快速变厚。

    几个呼吸后,泪妖被一座数丈高的蓝色冰山冻住,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