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九百一十二章 揽才
    黑熊精感应到了体内变化,面色微喜,显然对于五色犀龙珠的神奇颇为满意,不枉心心念念此物多年。

    他吐出一口浊气,睁开眼睛,恰好和沈落的视线撞在了一起。

    “想不到那五色犀龙珠竟然有纯化妖力的作用,护法前辈修为已经达到真仙中期巅峰,如今得了这五色犀龙珠,看来进阶真仙后期指日可待。”沈落笑着恭喜道。

    黑熊精听闻此话,目光却是一闪。

    沈落此话纯粹是恭维,外加对五色犀龙珠功效的赞叹,可听在黑熊精耳中,却多了些意思。

    “呵呵,这还多亏了沈小友,否则老熊我也无法得到此宝。不知沈小友将那枚两仪微尘符参悟的如何?说起来,老熊对于阵法之道也很感兴趣,这些年在紫竹林镇守时,仔细研究过那里的两仪微尘阵,同时参考此阵的布阵典籍,制作出了一套简化般的两仪微尘阵。虽然是简化般的法阵,但配合沈小友手中的两仪符,也能发挥出两仪微尘阵三成左右的威力,这套禁制我留在手中也无大用,今日就送给沈小友,略表心意。”黑熊精呵呵笑道,取出一沓灵光四射的阵旗阵盘等物,放在了桌上。。

    沈落微微一愣,但他心思灵巧,心念一转便知道黑熊精误解了自己的话,不过他也没有点破。

    “既如此,在下就不客气了。”白饶来的东西,他自然不要白不要。

    “沈小友身上有伤,那就在普陀山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不必急着离开。”黑熊精见沈落收起了两仪微尘阵,面色一松,含笑说道。

    沈落闻言谢了一声,普陀山乃是天下少有的洞天福地,天地灵气异常浓郁,远胜长安城,无论是疗伤还是修炼都大大有益,能多留此地一段时间自然是好。

    黑熊精要回去炼化五色犀龙珠,便没有多留,很快告辞离开。

    沈落起身相送,然后返回了内室,翻看一下黑熊精赠与的两仪微尘幻阵。

    他对禁制之道只是粗知一二,但也能看出这套禁制器具的不凡,所用材料都是上品,只是布置起来有些麻烦。

    沈落查看一阵,便将其收了起来,继续运功疗伤。

    转眼又是两天过去,他的内伤尽数恢复。

    他没有耽搁,翻手取过那个青色玉瓶,运起无名功法,吸收甘露水内浓郁无比的水之灵力。

    “轰隆”一声,一股流水般的蓝光从瓶内射出,融入他体内。

    这股水之灵力太多,太浓,沈落的无名功法竟然也无法吸收,反而使得法力和气血一阵翻滚,难过的几乎要吐血。

    他急忙停下吸收,随即运功调理法力气血,好一会才恢复过来。

    “看来水灵之气太浓也不是好事,得想办法将这滴甘露水分割一下才行。”沈落心下暗道,手掌内涌出一股蓝光,将甘露水引到了瓶外,悬浮在半空。

    他随即抬手一招,纯阳剑胚浮现而出。

    “去!”

    沈落手掐剑诀,纯阳剑胚赤光大放,然后一晃之下骤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十几根赤红细丝,看起来纤细之极,但却锋利无比的样子。

    沈落整个人愣在了那里,随即面现惊喜之极。

    这些赤色细丝并非寻常之物,而是御剑中一种极高的境界,化剑为丝,威力远在寻常剑气,剑芒之上。

    他在剑道上天赋只能算是一般,就是再苦修一百年,也无法幻化出剑丝,不过他这次梦境内中修为提升实在太高,积累的施法经验丰富无比,竟然一蹴而就的达到了这个境界。

    沈落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下心神,单手二指一并,对着那滴甘露水掐诀一点。

    十几根赤色剑丝立刻射出,一闪而逝的包裹住甘露水,轻轻一勒。

    甘露水如同豆腐般分裂而开,化为十团豆粒的蓝色水珠。

    沈落连忙取出十个玉瓶,分别将这些水珠装了起来,并用符箓封住,以免其中的灵力飘散。

    他随即散去剑诀,将纯阳剑胚和其他玉瓶收掉,只留下一瓶,再次运起无名功法,尝试吸收。

    一股水之灵气从瓶内从瓶内涌出,融入沈落体内。

    这次总算没有再出现刚刚的情况,这股水之灵气虽然仍旧异常浓郁,但和之前相比却差了很多,他的身体已经能够承受。

    沈落急忙运功吸收,体内法力顿时飞快提升,比以前用过的三元真水,二元真水效果好的太多。

    “不愧是玉净瓶内的甘露水,果然非同一般灵物,将这一滴甘露水吸收,我的实力绝对能够再次大进,达到出窍中期巅峰,之后再设法突破!”沈落心中暗道一声,继续专心修炼。

    修炼中不知时间流逝,一个月的时间转瞬而过。

    这十分之一的甘露水被沈落彻底吸收,使他的法力大进一截,几乎赶的上平常三年的苦修。

    沈落暗惊甘露水的惊人效果,却没有停下,继续修炼。

    转眼间便是一年多过去,沈落居住的住处,始终大门紧闭,住处内禁制光芒闪动,显然其在闭关苦修。

    普陀山弟子不敢打扰,只能派遣一名弟子守在这里,静候沈落出关。

    这一日,沈落屋内突然异啸之声大起,如同龙吟虎啸一般,万道蓝光从屋内射出,照亮了附近数十丈的范围。

    住处周围的天地灵气更尽数波动,朝着屋内蜂拥而去,不知里面发生了何事。

    守在外面的普陀山弟子大惊,却也不敢贸然进去询问情况,呆了一下后急忙转身便去向上面汇报。

    普陀山宗门某处宫殿内,青莲仙子和那花甲老者,铜肤壮汉三人站立于此,望向一面古镜,黄童真人却不在此处。

    镜内显现出沈落的住处,耀眼蓝光和阵阵啸声尽数从镜子里传递了出来,如同就在现场一般。

    “看这异象,看来这沈落修为又有突破,此子天赋果然卓绝,听说他是彩珠在凡俗世界定下的未婚夫婿,倒也配得上。”花甲老者抚须赞道。

    “听说此人乃是散修,虽然多次为大唐官府做事,但并未真正加入大唐官府,人才难得,既然他是彩珠的未婚夫婿,能否将其留下,收入门内?”一旁的铜肤壮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