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二十三章 物归原处
    沈落略作思量之后,用棉布将玉枕包起,走进了不远处一片树林里,开始在林间收拢干草和枯木树枝,架起一个大大的柴禾堆,将周围地面草木再清理干净后,才将棉布包着的玉枕放了上去。

    他的想法很简单,既然这玉枕斧斫不破,便试着再用大火烧一烧。

    他上次用的火折,一是火力太弱,二是时间太短。

    这一次,一定要煮大锅般的狠狠烧上一烧。反正古书上说阴祟之物大都惧怕火焰,若其中真的有什么古怪,或许烧的时间长了些,便能将其烧毁。

    沈落从怀里摸出一个火折子,拔掉筒盖,放在嘴边吹了几下,里面立马冒起星星点点的猩红火丝,一缕青烟随之飘了出来。

    就在他俯下身,打算点燃柴禾时,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从袖袋里又摸出一只小瓷瓶来。

    “若是真的有阴邪藏匿,用点朱砂更稳妥些……”沈落喃喃说着,将瓶塞拔掉,从瓶子里倒出来些红色粉末,顺着柴禾的缝隙,洒在了棉布包上。

    而后,他才用火折子点上了柴禾。

    伴随着阵阵烟雾升起,玉枕四周逐渐腾起了火焰,传来一股股热气。

    沈落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眼见四周树木遮挡茂密,火堆火势又十分旺盛,并无多少烟雾冒出,倒是不用担心引来观里师兄们注意。

    搭火的干柴多是松木树枝,本就含有不少油脂,烧起来“荜拨”作响,沈落双手抱膝蹲在一旁,不断朝着火堆里添柴,生怕火力不够。

    很快,那层棉布就烧成了灰烬,里面的玉枕自然也就露了出来,只是上面根本没有半点烧焦的痕迹,甚至连熏黑都没有,依然保持着本来的玄黄之色。

    沈落倒也不着急,一边继续添着柴,一边细细回忆着梦中所发生之事,想要看看能否从中再寻觅出一些蛛丝马迹,比如说梦中所处之地,会否是哪一个地方。

    然而他将那段经历思来想去数遍,终究没有再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过了足足半个时辰,沈落感觉自己被火焰燎的整张脸都有些发干,附近十几丈之内能捡的柴禾都被他用光了,才最终熄灭了火堆。

    他拿过一根预留的烧火棍,将还亮着余烬的草木灰拨开,露出的玉枕上沾满了灰,已经看不清本来的面目了。

    沈落眼见于此,心中多了一分期待,又拾起斧头,朝着玉枕上砸了下去。

    “砰”的一声闷响!

    他砸的力道不小,手臂都被震得发麻,可那玉枕却是丝毫无恙,只是表面的灰烬被砸掉了一些,又露出了本来的颜色。

    沈落叹了口气,心里已经不觉得有什么意外了。

    他用烧火棍将玉枕一点点拨了出来,用力吹掉了枕头上的灰烬,只见玉枕与之前相比没有丝毫变化,表面也未留下一丝一毫的烧灼痕迹。

    沈落蹙了蹙眉,略一沉吟后,用指尖试探着拨动了一下玉枕。

    果然还是凉的?玉枕经过火焰半个时辰的烧灼,竟然还是沁凉如初,没有半点升温。

    哪怕是一块顽石,被烧灼炙烤了如此之久,也万万不可能这般阴凉的,着实太过诡异了吧?

    沈落想到这里,背后不禁泛起了一丝凉意,不禁抬头望了望天空。

    只见艳阳高照,其心中稍稍安稳了些。

    他围着玉枕兜了几圈,又试着在玉枕中间和几个侧面边角处碰了碰,结果触感和之前一般无二。

    “刀劈斧硺不开,烈火煅烧不热吗,难不成是白霄天那次喝醉过后提及的法器?”沈落脸色变化不定地自语道。

    若是这玉枕真的能够令人作那等真实的噩梦,或许本身就是古书中说的那种带有诡异法力的器物,或许这元石能让其起些变化的。

    至于当初引领他找到玉枕的“小雷符”,因为材料用尽缘故,这几天是来不及制作了。

    一念及此,沈落下定了什么决心般,便在袖袋里一阵摸索,取出那块仅剩的元石出来。

    可是当他把元石捧在手里时,又有些犹豫起来。这元石价值不菲,得之又不易,仅剩下这么一块,真的要用在这里?

    “罢了,一块元石而已,再珍贵也珍贵不过自己小命。”

    拿定主意后,沈落将那块元石放在了玉枕上,调整了一下呼吸,开始默默运转起小化阳功来。

    片刻之后,他的手臂上流过一丝丝热流,缓缓汇聚在了手掌,最终慢慢凝成了一丝不足三寸的淡淡红丝,透出掌心来。

    等他手掌慢慢靠近,那些淡淡红丝,便一点一点流入了玉枕上的元石里。

    元石上随即亮起一层淡淡红晕,开始显露出几分晶莹剔透之感,内里的那簇白气也随之剧烈翻滚起来。

    沈落稍稍退开几步,咽了口唾液,紧张地盯着元石和玉枕。

    一声“咔嚓”声响传来,元石随之碎裂开来,从里面冒出一团白光,将整个玉枕都笼罩了进去,让其轮廓变得有些模糊不清起来。

    然而这种变化也只持续了片刻,白光就一闪的溃散而灭,玉枕仍然丝毫异常没有。

    沈落是彻底无计可施了。

    他心不在焉地将火堆余烬掩埋,将附近其他余痕迹收拾干净后,又在原地犹豫了许久,才叹了一口气,抱起玉枕离开了树林。

    半个时辰后。

    沈落出现在了昔日发现玉枕的山壁前,不大的洞口再次被其打开。

    “不管你有什么古怪,都算我无眼扰了您的清净,`现在我就将您送回去,咱们就此别过,以后各不相扰。”沈落嘴里一边念叨着,一边将玉枕放回了洞内。

    他不是没想过,干脆找个深潭或是山崖,将玉枕扔下去了事,只是过往看的古书里都提到过一句话:“鬼神之事,敬而远之”。

    沈落担心若真牵扯到此类说不清楚的东西,草率扔掉的话,反可能惹来更大的祸事。

    这玉枕本来就是在此地挖出来的,现在也算是物归原处了。

    他收拢起四周的石块,将洞口掩埋了回去,眼看那里痕迹明显,又从远处树下阴凉处,再次扯了些藤蔓,重新盖在了洞口上。

    做好这一切后,他起身拍了拍手上的泥土,深呼了一口气,仿佛是卸下了什么重担子一般,转身往回走去。

    夜里。

    沈落尽管心里还是有些担忧,但折腾了一天后,早早就来了困意。临睡之前,他将自己之前写的符箓,全都取了出来,张贴在屋子各处。

    等他躺到床上,还没来得及胡思乱想片刻,就沉沉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