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九百零五章一具焦尸
    “滋啦啦”

    一阵电光在沈落周身炸起,他的头皮整个发麻,身躯也忍不住一阵抽搐。

    此时的他,就仿佛身处在一座天地炼炉当中,被天雷地火煅烧淬炼,却根本避无可避。

    龙象般若阵虽然已经十分强大,但与这蕴含天道之威的雷池相比,自然是小巫见大巫,被攻破也只是迟早的事情。

    沈落对此很清楚,所以他并未一味依赖龙象般若阵庇护,而是在运转黄庭经的同时,分出一缕神念催动起了大开剥术。

    只见他虽然双目紧闭,却仍以神识扫视四周,手中法诀飞快变换,冲着前方一处探指一勾,一缕赤金色的雷电立即穿过龙象般若阵,保留着原本力量,直刺入了沈落掌心的劳宫穴。

    “啊……”

    一股钻心疼痛袭来,沈落忍不住怒吼一声,额角旋即便有冷汗淌下。

    他只觉得整个手臂被一股尖锐力量贯穿,整个手掌火辣辣地疼,劳宫穴处更是一片麻木,几乎完全没了感觉。

    只是这一瞬的变化,差点令他心神失守,帮他驻守身外的龙象般若阵都出现了一丝不稳。

    过了好一会儿,沈落才终于平静下来,他有些暗自庆幸,幸好没有大意直接将那缕雷电引入胸腹要穴,否则方才那一瞬便足以将他的法力运转阻断。

    若是法力受阻,大阵失效,那一池赤金雷液便足以将他销骨溶尸,打得灰飞烟灭。。

    沈落稍一缓神之后,再朝劳宫穴探查而去,很快嘴角就露出了一丝笑意。

    与他猜想的一致,在经雷电洗炼,并以大开剥术成功修复之后,此穴当中竟然隐隐有电丝盘旋,比原本的空间扩大了一倍,这就意味着这一处窍穴的坚韧性和可容纳的法力,都比原先强大了至少一倍。

    沈落心里明白堵不如疏,龙象般若阵支撑不了太久,所以才做此尝试,他要在此阵被雷池金液攻破之前,一点点引入雷电攻击自身窍穴,让他的肉身在一次次雷击中逐渐适应下来。

    等到肉身逐渐适应了雷电之威,并变得越来越坚韧的时候,他就有机会在龙象般若阵被攻破的时候,抵挡住万千雷火加身的大劫。

    稍作停息后,沈落再次抬指一勾,又有一缕雷电穿入法阵,直击他的窍穴。

    ……

    如此这般,转眼过去数日。

    五指山巅已经不再有天雷落下,但地面形成的雷池却正掀起着狂风暴雨,万道雷光竟是从四周涌起合围一处的滔天怒浪,直扑中央。

    沈落周身之外的六龙六象虚影已经变得无比淡薄,经过这几日的不断消耗,它们已经油尽灯枯,到了崩溃的边缘。

    而身处其中的沈落,浑身更是破烂不堪,整个人身上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通体乌黑一片,当中各处隐隐有干涸血迹。

    只是面对这惊天一击,他依旧稳坐中央,纹丝不动。

    “轰隆”

    一声震彻天地的爆鸣声炸裂,六条金龙虚影当场炸裂,下方的六头巨象也随之被雷火撕碎,赤红的雷液瞬间将沈落淹没了进去。

    “滋啦啦”

    阵阵电光从沈落周身冒起,当中更是升起滚滚烟雾,他本就已经焦黑的皮肤,也随之被撕裂,如同干涸太久的大地,呈现出龟甲般的皲裂纹路。

    而在那龟裂开来的纹路里,泛着淡金色光泽的血液纷纷涌出,如一条条蜿蜒血线,爬满了沈落的整个身躯。

    他的身形便如雷海中的一叶孤舟,起伏不定地漂浮着,身上的气息却是一点一点的,逐渐变得衰弱了下去。

    ……

    与此同时,树洞之外,黑氅男子正眉头紧促地来回走动着。

    他的耐心早已经消磨殆尽,若不是这几日来枯树四周的金色光线突然变得越发暴躁,他早已经忍不住强冲了进去。

    “这几日变化着实异常,那小子到底有没有身死?”黑氅男子盯着树洞入口,沉吟道。

    忽然,他的目光一转,猛然看向白灵,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罢了,不等了。”

    说罢,他大步迈向白灵,走了过来。

    白灵心知不妙,转身就欲逃跑,后颈却被一只铁钳般的大手嵌住,给一把拎了起来。

    “怪只怪那小子半天不出来,我的耐心已经被耗尽了,留着你也没什么用了。”黑氅男子冷笑一声,恶狠狠道。

    说罢,他抬手一挥,一把将白灵朝着枯树扔了过去。

    “不,不要……”白灵根本无法反抗,眼看着即将落入那片有金色光线纵横的区域,脸上神色惊恐到了极点。

    她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认命地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砰”的一声轻响。

    她的双腿落在了地上,人却因为害怕,一个没站稳摔倒在了地上。

    没有强烈的疼痛,没有金色锋刃的闪动,更没有鲜血淋漓惨不忍睹的景象。

    “我,我没死……”白灵双眼猛然睁开,有些难以置信道。

    “消失了?”黑氅男子也随即开口。

    听到他的声音,白灵悚然一惊,根本不去多想此处禁制为何消失,身子猛然一个前冲,直接钻入了树洞,消失不见了。

    黑氅男子见状,也立即冲了上来,一跃而起,同样坠入了树洞。

    白灵只觉眼前一亮,很快就看到了那座崩塌的五指山。

    “沈前辈……”

    她一边大声疾呼着,一边朝着山顶这边飞奔而来。

    黑氅男子的身影也紧随其后出现,同样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只是他的视线远比白灵看得更远更清晰,所以很快发现那断壁残山上,正有一个模糊人影盘膝坐在那里,浑身焦黑一片,已然烧成了一块焦炭。

    而那环绕在他身外的雷池,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了,只余下地面岩石上无数大大小小的坑洼,像是遭受了千凿万击一般。

    等到白灵登上山顶的时候,黑氅男子只是一个闪身,便追了上来。

    “沈前辈……”白灵在看到沈落的一瞬间,顿时惊呆了。

    “看来这小子不走运,居然毫无庇护地在这里渡劫,可惜失败了。”黑氅男子略一探查后,发现“焦尸”身上毫无生者气息,随即笑道。

    白灵一脸苦涩,自己最后一丝生还的希望,也没了。

    果然,黑氅男子连一句话都没说,随手一挥衣袖,就朝她拍打了过来。

    衣袖卷起的风吹卷而过,地面顿时扬起一阵沙尘,已经形如焦炭的沈落,身上一点余烬被吹卷而起,猩红的火星带着灰烬一同飘散开来。

    “咔”

    随着一声轻微响动,一块黑色焦皮从他的身上剥落而下,摔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