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九百零一章 总纲
    沈落一手扶着额头,缓缓向前方石壁望去。

    只见对面整座山壁竟然笼罩在一片迷蒙烟尘中,方才他看到的“万物生息”的壁画,竟然已经崩碎坍塌了。

    而在烟尘逐渐落幕之后,石壁上赫然出现了一副全新的壁画,所雕刻着的,乃是一尊高达十丈,身披甲胄的猿猴形象。

    其正盘膝而作,双手合十竖在身前,身上甲胄之外,竟然还披着一件袈裟,双腿之上则横放着一根雕花长棍,模样与镇海镔铁棍十分相似。

    沈落看着这一幕,哪里还能认不出眼前壁画所刻之人?其自然正是齐天……不,斗战胜佛孙悟空。

    壁画上的斗战胜佛眉眼低垂,神色平静,那模样与传闻中桀骜不驯的齐天大圣相去甚远,看上去赫然正是一副尊佛菩萨的模样。

    沈落站起身,双手在身前合十,冲着石雕遥遥施了一礼。

    这时,他的耳畔却好似突然爆响了一颗惊雷,传来“轰隆”一声巨响!

    紧接着,一个庄严肃穆的声音,在他的识海中回响了起来:“万物之道,穷极之变,万物之法,大行在衍,同出异名,谓之为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此声音响起的瞬间,沈落心中仿佛敲响了一口鸣钟,又好似打开一道枷锁,冥冥中,竟是生出了一种玄妙的恍然之感。

    霎时间,他周身的经脉纷纷亮起光芒,双目中映出异芒,方才被他观想的万般事物,竟如走马灯一般浮现在了他的眼前,开始一幕幕的闪动起来。

    与此同时,在他的体内,黄庭经功法再次自行运转了起来。。

    这一次,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受萦绕上了沈落的心头,他终于明白过来:“此刻在他耳畔中响起的言语,不是他物,而正是黄庭经缺失的那篇总纲。”

    沈落过往修习《黄庭经》,虽然凭借惊人天资,倒也一直畅通无阻,可像今日这般醍醐灌顶却是第一次。

    有了这提纲挈领的总纲篇的指引,沈落对于黄庭经功法顿时生出了别样的感悟。

    他心念一起,开始以全新领悟,自主运转起黄庭经功法,四周天地间的灵气立即源源不断地朝着他汇集了过来,涌入了他的体内。

    灵气灌体的瞬间,沈落心中微微有些惊讶,他赫然发现自己原先已经感受到的太乙境瓶颈,竟然感受不到了。

    可更令他感到诧异地是,自己的修为境界并未改变,依旧是真仙后期的模样,并未破境。

    “莫非……“

    思虑片刻后,沈落才明白过来,并不是他的破境瓶颈消失了,而是在他得到《黄庭经》总纲的时候,那层破境瓶颈在无形中被拔高了。

    这也就意味着,他踏入太乙境的门槛,变得更高了。

    对于此事,沈落尚不知道是好是坏,他此刻也无暇过多顾及于此,只是略一分神后,就收敛了所有念头,开始全心全意修炼起来。

    随着他口中再次吟诵起七十二句口诀时,他只觉得自己周身毛孔纷纷打了开来,开始将天地元气凝聚成一根根纤细无比的丝线,吸纳入了体内。

    这一刻,他的神念之力快速暴涨,双目之中迸发出两道耀眼金光,一丛丛花草虚影,一头头野兽光形,纷纷浮现而出,环绕在了他的体外。

    他的双目光芒闪烁,凝视着万物光影,毛孔中延伸出来的天地元气凝成的丝线便开始缓缓抽动,将一只凌空飞舞的雨燕光影牵引着,逐渐融入了他的身躯。

    下一瞬,沈落周身光芒一敛,周身骨骼“噼啪”作响,身形开始飞速缩小,在一片光芒中化作了一只小巧玲珑的黑色雨燕。

    而紧接着,雨燕双翅展开,身上又有一道细线牵引着一株向日葵光影靠近,待其融入体内的瞬间,雨燕便又缓缓落地,化作了一株金黄的向日葵花。

    而后,那天地元气不断牵引着四周万物光影汇入体内,沈落的身形便也在阵阵光芒中,变化为各种各样的飞禽走兽和奇花异草。

    大道衍化,在于变通,道无常恒,变无定法,若言九九可转归一,则八九变化无穷。

    直到这一刻,沈落才终于明白过来,自己修炼的方寸山传承功法《黄庭经》不是他物,而正是被隐去总纲篇的八九玄功,也便是菩提老祖非亲传弟子不授的七十二变功法。

    随着一阵阵光芒在沈落身上明灭闪现,他的身形一次次的发生着转变,周身外浮现的万物光影则在一个接一个的消失。

    与此同时,沈落也察觉到,自己身上的气息也正在随着一次次的变化逐渐增强,先前已经变得有些模糊的瓶颈,再次变得能够清晰感知。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转眼便过去三个日夜。

    树洞之外,那黑氅男子一动不动的站在那片区域之外,眉头紧皱,神色阴沉。

    白灵虽然没有再被束缚,而是蹲坐在一块大石旁,此刻也是大气都不敢出,更不敢生出半点逃跑的念头。

    她很清楚,眼前之人比她强大太多太多,只是一根手指就能轻易碾死自己。

    白灵眼见沈落这么久都没能出来,心中不禁升起些许担忧。

    一是担心沈落在洞内出了什么意外,二是忧心他会一直不出来,激怒了眼前这个凶神恶煞的家伙,到时候被拿来撒气地肯定是她自己。

    “莫非是我高估了那厮,他会不会已经死在了里面?”黑氅男子低头自语道。

    说罢,他回头看向白灵,犹豫着还要不要继续等候。

    白灵被他看了一眼,顿时浑身一个激灵,额头便有冷汗流了下来。

    黑氅男子略一沉吟,缓步朝白灵走去,白灵见此,身子簌簌发抖,却不知是吓破了胆还是自知逃无可逃,身子仿若被粘在了巨石上,竟是没能挪移半分。

    男子在白灵身前站停,上下打量了白灵一眼,蓦的抬起一只手掌,作势便要朝白灵拍下。

    白灵脸色煞白,下意识的举起双手格挡在前,张口欲喊,却是一个字都没能叫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