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八百九十七章 孤身深入
    沈落闻声,立即低头看去。

    只见下方才刚平静下来的水面,忽然变得一片通红,一股灼热气息水底传来。

    紧接着,整片水域像是被煮沸了一般,“咕嘟嘟”地冒起白汽,一丛丛红莲绽放般的火焰竟是从湖底升起,朝着沈落两人涌了上来。

    沈落见状,立即拉着白灵升空而起,朝着高空中的那片戈壁飞了上去。

    临近其中一座山峰时,一层五彩炫光蔓延而过,天地仿佛忽然倒转,沈落带着白灵又不由自主地向着山峰跌落下去。

    而当两人即将落地的时候,四周景象再次发生变化,大地之上忽然有郁郁葱葱的山林树木冒出,很快就将戈壁遮掩,转瞬间就化为了一处生机勃勃的绿洲。

    高空中“隆隆”之声大作,沈落仰头望去,就见天穹好似燃烧起来了一样,变得一片通红,漫天火光如火雨流星一般从高空斜落而下,砸向大地。

    随着火光不断迫近,四周空气变得越发焦灼,沈落暗自运转无名功法,抬手一挥间,手掌引动虚空水汽在头顶上方遮开一片蓝色水幕。

    水幕方成,漫天火光已然坠落,砸在蓝色水幕上激荡起阵阵水浪,大量水汽被火力蒸腾,化作阵阵浓白雾汽,遮蔽天幕。

    好在火焰力道不重,基本落入水幕后,便会被水汽熄灭。。

    过了许久之后,天空中的轰鸣之声逐渐小了下来,映满天穹的火红之色也逐渐消失。

    等到所有声响全部消失不见后,沈落挥手撤开了天空水幕,朝着高空仰头望去,天穹上的水火异象全都消失不见,又恢复了晴空模样。

    “你上次进入的时候,可有遇到这些异象?”沈落皱眉问道。

    “那时候我还是个灵智未开的小白貂,要是遇到这些异象,根本不可能活下来。”白灵心有余悸地摇了摇头,说道。

    “罢了,再找找看吧。”沈落闻言,叹了口气,说道。

    说罢,他身形一跃而起,来到了一棵参天古树顶端,朝着远处眺望而去。

    这次没有飞离地面太远,沈落并未看到先前那种五彩炫光遮蔽的景象,四下一打量的时候,果然又看到了那截暗黑色的嶙峋怪石。

    只是这一次,那嶙峋怪石却出现在了这片山林最中心的一座山顶上。

    “沈前辈,这次好像有些不一样。”这时,白灵也飞了上来,开口说道。

    “哪里不一样?”沈落问道。

    “这次那边的石头周围,没有五彩光芒环绕。”白灵指着那边山头,说道。

    “你看得到五彩光芒?”沈落诧异道。

    他只有飞到高空,向下眺望的时候,才能看到的光芒,白灵竟然在下方就能看到。

    “我还以为沈前辈也看得到,所以先前才没说的。”眼见沈落如此惊讶,白灵也有些意外。

    沈落听罢,目光注视着白灵的双眸仔细打量了起来。

    过了良久,他的眉头微微一皱,竟是在其双瞳之中,看到了丝丝缕缕浮游的金色纹路。

    “怪不得你能看到五彩炫光,竟然是天生的灵瞳。”沈落有些惊讶道。

    “灵瞳?”白灵疑惑道。

    沈落见她不解,才想起其是通过观想那副壁画误入修行的,自然不懂得什么是灵瞳,旋即解释道:“一种特异的瞳力,能够看到常人无法看到的东西,或者释放一些特别的术法。”

    “原来是这样啊。”白灵懵懂地点了点头。

    “走,去那边看看。”沈落说罢,一抓白灵手臂,带着她飞掠向了那边山头。

    来到近前,沈落没有直接朝地面嶙峋怪石降落,而是在询问了白灵之后,落在了那片没有五彩炫光遮蔽的范围外。

    山顶之上,已经没有高大树木,只有一些低矮的灌木丛。

    沈落一眼望去,就看到那些灌木丛也只生长在了靠近嶙峋怪石方圆十数丈的范围外。

    在两者之间,仿佛伫立着一道肉眼无法看到的屏障,整齐地阻隔住了灌木丛的生长。

    “屏障”之内,山石完全裸露,平坦的地面上伫立着那块嶙峋怪石,依旧不见红色枯树的影子。

    “就是那个。”白灵忽然叫道。

    “什么?”沈落问道。

    “这块石头就是那棵枯树,只是断掉了,下面的树洞也被挡住了。”白灵立即指着怪石一侧,说道。

    沈落凝神望去,果然看到这怪石上生有木纹,只是因颜色太深被遮掩住了,故而看起来才如石块一般。

    而这枯树赫然断成了两截,树梢一截跌落在侧,底下露出半个黑色洞口。

    “就是那个洞口。”白灵眼中冒出兴奋光芒,作势就要往洞口那边去。

    沈落连忙一把拦下她,随手在虚空中拈来一滴水珠,朝着前方虚空弹了出去。

    “咻”的一声轻响。

    水珠笔直飞射而出,刚刚越过灌木丛边缘,虚空之中顿时荡漾起一片强大无比的灵力波动,在那嶙峋怪石四周,忽然有一道气旋升起。

    紧接着,一阵金石交错之声响起。

    那片区域当中,一道道金色光线纵横交错,如一柄柄锋锐无比的剑锋斩过,直将那片虚空都斩得七零八落。

    白灵眼见这一幕,顿时愣在了当场,若非沈落及时拦下她,此刻她就已然该化作一滩肉泥了。

    看着这一幕,沈落越发疑惑,当年这小白貂究竟是如何进去的?

    “沈前辈,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眼见沈落在上下打量自己,白灵也猜出了他心中所想,说道。

    “或许是当年你进去又出来之后,这里就起了变化。”沈落说道。

    “那前辈,这里……我们要如何进去?”白灵问道。

    “不是我们,是我自己,你的肉身太过孱弱,进去太过冒险了。”沈落看向白灵,说道。

    白灵闻言,眼中闪过些许失望之色,不过再看了一眼枯树四周尚未平息的金光余韵,便识相地又缩了缩脖子。

    “那我就在这里等着前辈出来。”白灵说道。

    沈落点了点头,缓步来到灌木丛边缘,抬手在身前一挥,紧接着,一步迈了进去。

    走入那片区域的一瞬间,沈落顿时感到周身一紧,一股无形的束缚之力顿时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天地间只余下一片肃杀之气。

    他的双目一凝,眼前顿时有一道道极其纤细的金色光线亮起,初看还以为是金色丝线,细察才发觉竟然是一道道纤薄如蝉翼的锋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