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八百九十二章 有妖气
    沈落看着眼前这凡俗世间迎亲嫁娶的一幕,眉头不禁紧蹙了起来。

    这看似再寻常不过的场景,放在当下这末世环境中,怎么看都有些奇怪,可以说,有些不正常。

    然而,当沈落凝神细察了许久后,也未能从这里看出些什么妖魔迹象,心中不禁疑惑道:“莫非这末世之中,真的还有如此世外桃源般的所在?”

    他犹豫片刻之后,身形一动,飞掠来到了小镇外,落了下去。

    镇子外,竖着一座石质牌楼,上面镌刻着几个篆体大字:“两界镇”。

    沈落看着这名字,觉得似乎有几分眼熟,可一时半会儿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他抬步一迈,走入了牌楼之内。

    在迈过牌楼的一瞬间,沈落忽然感到一股十分奇异的波动,如一层水幕般从他身上滑过,等他想要细察的时候,这种感觉却已经消失不见了。

    沈落心头微微一动,转身又朝镇外走去。

    然而,等他转过身后,才发现方才刚刚迈过的牌楼,此刻却已经到了十丈之外。

    他抬步朝前走了几步,眼眸不禁微缩了起来,再一看自己和牌楼的距离,赫然还有十丈。。

    “呵,果然没那么简单……”

    沈落叹了口气,脚下月光一散,身形疾冲而出。

    一招斜月步施展而出,横跨距离早都不止十丈,可当沈落落身之后再一看,那座牌楼依旧还在十丈之外。

    他抬手轻揉了一下额头,也不再继续尝试,转身继续朝两界镇里面走去。

    道路两旁距离牌楼最近的,是一家打铁铺子和一家汤面摊子。

    打铁铺子门口的炉火还亮着,打铁师傅却已经回去休息了,沈落走到空无一人的铺子口,探手在炉火里试探了一下,发现里面有灼热温度传来,不似幻象。

    正思量间,忽听有人喊道:“喂,那后生,这时间王铁匠不接活了,要打东西,明个儿赶早些来。”

    沈落闻声转身,就看到汤面摊子门口,走出来一个头裹布巾的黝黑老汉,正面带笑意看着他。

    “后生瞧着面生,看样子是外面来的吧?吃过饭没,要不要来碗葱花蛋面,三文钱,管饱。”老汉笑着招呼道。

    沈落神念在老者身上扫过,发现其身上全无法力波动,只是一介凡人。

    “不了,老丈,我这会儿还得去送贺礼呢。”沈落摆了摆手,笑着说道。

    “哟,是卢员外的宾客啊,那怪不得。赶早去吧,这会儿酒宴都该开始了。”老汉闻言,忙说道。

    沈落应了一声,便朝着镇子里面走去。

    路过一间学塾时,他停步朝里面看了一眼,透过门洞只看到院内黑洞洞的,寂静无声。

    再往里走,民宅逐渐多了起来,一些人声犬吠逐渐多了起来。

    路过一家屋门前时,还能听到里面大人考校孩子功课和小儿啼哭的声音。

    四周的种种迹象,似乎都在表明,这里只是一处寻常小镇。

    沈落穿过小半个镇子,路过一棵古槐树时,看到树下有人正从一口井里打水,便借口说自己口渴,找那人要了一瓢水。

    他探查过后,发现井水的水质虽然不算太好,里面却并无阴气掺杂,也没有什么古怪。

    “莫非这里真的只是在末世中侥幸留存的一座世外桃源?”沈落手抚着下巴,暗自疑惑。

    他忽然回想起当年误入长寿村时的景象,略一犹豫,开口向那打水的镇民询问道:

    “大哥,咱们这两界镇附近,可有一座五指山?”

    “五指山?没听说过,倒是有座两界山,我们这镇子的名字就是从这山上来的。”那中年汉子一边将水桶挑在肩上,一边说道。

    “两界山?在哪里?”沈落一边向四周张望,一边诧异道。

    “甭看了,好多年前不知道咋回事,那山突然就崩了,如今从村里已经看不到了。”汉子说话间,已经手脚麻利得担起水,打算回家了。

    沈落闻言,思量片刻后,猛然记了起来,这五指山本名应该唤作五行山,自当年王莽篡汉之时降落人间,后来大唐王朝西征定国之后,就将其改名为了两界山。

    他要找的五指山,可不就是这镇民口中的两界山么?

    至于其说不知何故发生了山崩,想来多半便是当年齐天大圣被三藏法师救出,脱离困境时导致五指山崩塌的。

    一念及此,沈落顿时欣喜不已,可转念一想,又觉得哪里似乎有些不对。

    那汉子见沈落神色古怪,嘴里嘟囔了一声,挑水离开了。

    沈落离开水井旁,一路来到镇子中央的卢员外家,见到门口张灯结彩,一派喜气盈门的热闹景象,略一犹豫后,在储物法器中一阵翻捡,特意挑出了一株药龄不长的人参。

    他用一长方锦盒将人参装好之后,径直来到了府门口。

    正在招呼宾客进门的管家见来人面生,脸上笑意不减,迎了上来。

    不等他开口发问,沈落已经递上礼物,笑盈盈道:“晚辈沈落,恭贺卢府新禧,略备薄礼,不成敬意。”

    管家接过锦盒,打开盒盖,一股浓郁清香扑鼻而来,定睛一看,顿时惊喜万分。

    他根据参颅和参须模样看,赫然发现这竟是一株至少有五六百年药龄的人参,可谓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他哪里还顾得上询问身份,忙喊道:“沈落公子贺礼,百年人参一株。”

    正在埋头书写礼单的执事,闻声朝这边看了一眼,又赶紧将名目记下。

    “快快,迎沈公子在贵宾席坐下。”管事连忙招呼一名丫鬟,让其将沈落引了进去。

    沈落随着丫鬟进了府内庭院,里面的桌席上已经几乎坐满了人,桌上摆着鸡鸭鱼肉各种酒食,主家的相亲邻里推杯换盏,好不热闹。

    丫鬟带着沈落在靠近主家的一桌坐下,给他备好了碗筷杯盏,这才告退一声,自顾离去。

    酒桌上的众人一点也不见外,只当是主家的亲戚宾客,热闹的向他敬酒。

    沈落许久不曾见过这等市井氛围,也被这气氛感染,于是便也提起酒杯,与众人饮酒喧闹一番。

    主家新人已经行完了礼节,这时候新郎开始一桌桌轮番向着宾客们敬酒谢礼。

    一圈转下来后,新郎官早已经满面通红,脚步都有些虚浮,被亲朋搀扶着去洞房了。

    众人正喝得尽兴时,沈落忽然眉头一皱,“有妖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