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八百九十一章 验证
    “前辈,我打算暂时离开一段时间,先不跟你们去和镇元大仙汇合了。“沈落忽然说道。

    “为何突然有此决定?”万岁狐王闻言,很是诧异道。

    “心中有个想法,需要去验证一下,若是成功了,下次即便面对九冥,应该也不会再这么狼狈了。”沈落吐出一口浊气,说道。

    “既然如此,你便去吧,只是如今你恐怕也已经被魔族盯上了,日后行事要更加小心了。”万岁狐王见他心中郁结似乎已解,便也笑道。

    “多谢了。”沈落笑着回道。

    他已经打定了注意,等到身上伤势复原,便要前往五指山。。

    孙悟空曾在那里囚禁五百年,若是还能找到些关于孙悟空遗留下的什么东西,那么最有可能的地方,也就是那里了。

    ……

    时间一晃,过去半月有余。

    翱翔天际的巨舰上,一道人影御风而起,与船上众人挥手作别,化作一道虹光远遁。

    呼啸风声中,那人衣衫猎猎,神情严肃,却正是沈落。

    经过这段时间的修养,他的伤势已经几乎完全复原,非但如此,有了这次与太乙修士对战的经历,他的真仙后期境界也被夯实了不少,气息越发稳固了。

    而最为重要的是,他对太乙境修士的强大,有了更为直观的感受,也终于明白了自己和那个层次的强者之间,究竟还存在着多远的差距。

    “此去路途遥远,正好试试晏泽道友赠予的那件宝物。”沈落回头看了一眼远处,艨艟巨舰已经不见了踪影,只在云海中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轨迹。

    一念及此,他立即抬手一挥,身前立即乌光闪动,凭空浮现出一块形如两扇张开羽翼的漆黑铁板,上面铭刻着繁复符纹,正当中处则镶嵌有一个八角铜炉模样的东西。

    沈落初见此物时,心中也大感诧异,怎么也没想到还有如此形状的飞舟,经过晏泽一番演示之后,他才终于明白此物神异所在。

    只见他手腕一转,掌心中浮现出一枚拳头大小的暗红色晶石,上面天然生有一层类似火焰,又类似鳞片的纹路。

    从晏泽的口中得知,此物名为火鳞燧石,乃是驱动这飞舟的核心之物。

    他将这枚火鳞燧石置于飞舟正中的八角铜炉内,随即并指朝着炉身一点,一道法力随即渡入其中。

    就在法力渡入的瞬间,原本颜色暗红的火鳞燧石立即光芒一亮,变成了灯笼般的明红色,其上虽不见火焰燃烧,表面火焰纹路却微微闪动起来,内里还有股股热流从中流淌而出。

    与此同时,整个黑色飞舟上铭刻的纹路纷纷亮起明红光芒,飞舟也开始在虚空中微微颤动了起来。

    沈落盘膝坐在飞舟之上,舟身随之微微向下一沉,又旋即稳住。

    他的心念才刚一起,飞舟上的符纹光芒再度一闪,缕缕火焰般的光芒从飞舟尾部流溢而出,一股强大无比的推力瞬间喷薄而出。

    整艘飞舟“嗖”的一下飞射而出,向着远方疾掠而去。

    沈落坐在飞舟之上,一时间还有些不太适应,这飞舟除了最开始驱动之时吸取了那点法力之后,再行飞转之时,竟然丝毫不用他法力催动,完全依靠那火鳞燧石提供力量。

    “怪不得晏泽道友说有了这火羽舟,赶路会很轻松,诚不欺我。一块火鳞燧石能够支撑飞舟行驶八百里,晏泽道友给我的存货,足够到达五指山了。”沈落自语道。

    沈落感受了一阵之后,发现只需要分出一粒心神控制飞舟方向外,就再不需要过多操控后,便盘膝坐好,开始闭目打坐修行起来。

    ……

    时间匆匆,如白驹过隙,很快又过去三月有余。

    傍晚,晚霞映天。

    一片郁郁葱葱的青木山林上空,一道遁光从天而降,斜飞入山林内,降落在了地面上。

    遁光落处,现出一道人影,其身着青衫,相貌清俊,自然正是沈落。

    只是他此刻的脸上,眉头紧拧成了疙瘩,眼中全然是郁闷之色。

    “怎么会这样,一座偌大的五指山,怎么会完全找不到踪迹?”沈落诧异不已。

    他按照万岁狐王所指位置,已经在附近盘桓了数日,方圆千里之内,除了平原山林就是盆地湖泊,别说百丈山峰,就连一座三四十丈高的小山包都没寻见。

    “难道是沧海桑田,山河变化,这五指山已经陆沉地底了?”沈落心中越发疑惑。

    他并指捻出一张遁地符,身上黄色光芒一笼,身子便猛然缩入地底,开始在地下快速游走寻找起来。

    然而,经他一番苦寻之后,地下依旧是一无所获。

    就在沈落灰头土脸重新回到地面上时,远处几声不甚响亮的爆鸣声忽然传来,令他心神不禁一紧。

    他立即双目一凝,释放神念朝着四周探查而去。

    不一会儿,他就眉头上挑,不禁轻“咦”了一声,喃喃自语道:

    “这是怎么回事,前几天明明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之间四周天地元气变得如此混乱,以至于神念都受到干扰,什么都无法探知了。”

    他的话音刚落,方才那种爆鸣声随即又响了起来。

    沈落心念微动,随即将自身气息遮掩,身形直掠而出,朝着爆鸣声传来的方向飞掠而去。

    一直飞出数百来丈,前方山林逐渐变得稀疏起来,一条蜿蜒大道,出现在了下方。

    沈落一眼望去,眉头顿时拧得更深了。

    “不对啊,这方圆千里之内我已经探查过不止一次了,之前似乎从未见过林中有路啊……”不等他想明白,眼前就出现了更加奇异的一幕。

    只见山林中的那条路延伸的尽头处,赫然出现了一座面积不小的古朴小镇。

    沈落飞到近前,反而没有急于落下,而是悬在山林上方,朝着那边打量过去。

    眼下天色已暗,小镇各处飘着袅袅炊烟,一盏盏灯火从家家户户门窗外透出,散发着橘黄色的光芒,看着竟有几分暖意。

    镇子中段,唯一一座门前有石狮驻守的大宅,门前挂着两盏鲜红灯笼,上面贴着两个硕大的喜字,屋檐下方则悬挂着红色纱帐,一派喜气盈门的样子。

    大宅之内,灯火通明,院落中央摆着七八桌酒席,只是暂时还都空置着,并无客人落座。

    方才的爆鸣声便是从大宅门前点起的爆竹发出的,随着一阵热闹的吹打之声响起,一名披红带花的青年男子,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带着一支接亲队伍,来到了大门前。

    队伍后跟着一个架八人抬的轿子,里面走出来一名头遮盖头的新娘子,在媒婆地搀扶下,走到了新郎官的面前,两人互相引着,朝大门口的火盆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