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八百八十四章 旧识
    沈落见地龙不说话,也没功夫跟他纠缠,当即抬棍就朝其脑袋砸落下去。

    眼见沈落突施杀手,地龙神色顿时一慌,身上突然诡异地浮现出一道土黄光晕,身躯竟是自幌金绳捆缚之处自行撕裂了开来。

    沈落眉头微皱,手上动作不停,一棍砸落下去。

    “砰”的一声响。

    地龙的脑袋顿时爆裂开来,连带整个上半身都化作了齑粉。

    而令人惊诧的是,其仅剩的下半身,竟然依旧狂奔出数丈远,突然钻入了地下,逃走了。

    另一边,紫雉也趁着沈落分神之际,浑身燃烧起紫色火焰,双臂一展之下,生出两道紫色羽翼,振翅朝高空飞去。

    沈落见状,一手猛然一扯幌金绳,另一手长棍突刺如枪,镇海镔铁棍顿时延长十数倍,“噗”的一声,捅穿了紫雉的心脏。

    随着其身上紫焰逐渐熄灭,身形也从高空中摔落了下来。

    “没事了,走吧。。”沈落手腕一抖,收回幌金绳,转身对众人说道。

    小玉等人见状,心中大感安稳,纷纷跟了上来。

    可当他们刚刚走出谷口,就看到前方战场上的浓烟中,正有一名身材玲珑的女子身影,朝着这边缓缓走了过来。

    其虽脸覆面甲,但沈落仍一眼就认了出来,她如今的身份很多,即是青灵玄女,又是魔族十二位尊者之一,但沈落最熟悉的,还是泾河龙王之女马秀秀。

    在马秀秀的身后,还跟着一个身形比她还要娇小的侏儒男子,身上套着一件黑色鳞甲,将整个身躯完全包裹。

    其露出的一张惨白脸颊上,五官全都拥挤在一起,被龅牙撑起的嘴唇上还生着两撇八字胡,令人一眼看去,脑海中便只能生出“獐头鼠目”这四个字。

    不过其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半点不弱,几乎与马秀秀不相上下。

    “我该叫你辰龙尊者,还是青灵玄女,或者还是马姑娘呢?”沈落目光望向女子,开口问道。

    “哟,还是旧识啊……”侏儒男子闻言,嬉笑道。

    “子鼠,一起动手,速战速决。”马秀秀没有答话,只是面无表情地看了沈落一眼,便低声说道。

    侏儒男子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之色,过往他虽与辰龙一起作战的机会不多,却不曾见过她主动要求联手。

    “好。”其随即也收起了戏谑之色,点了点头。

    一语说罢,侏儒男子当先朝着沈落走了过来。

    “你们先退开百丈距离,不要靠近。”沈落望着其身影,目光忽然一缩,转身对身后众人说道。

    众人闻言,虽不明所以,但也纷纷向后退开。

    沈落目光一凝,再看向那侏儒男子。

    只见其周身笼罩着一层黑色华光,身后虚空中竟然浮现出一只大如山岳般的巨鼠虚影,瞳孔里泛着血光,身外丝丝缕缕黑色煞气冲天,令人望之生畏。

    距离尚有十数丈,身为子鼠尊者的侏儒男子忽然抬掌向前一推,其身后巨鼠虚影便也同时探出一爪,朝着沈落当头拍下。

    随着虚影巨爪落下,沈落顿时感到一股强大无比的煞气从天而降,未及触碰之时,便已经朝着他的识海当中钻去。

    沈落冷哼一声,单手握住镇海镔铁棍,抬手猛然一挥,一道黑色鞭影立即直冲而上,打向虚影巨爪。

    六陈鞭飞入高空中后,呼啸抡转,层层鞭影飞射出,与那虚影巨爪方一接触,就将虚影搅散开来,化作缕缕黑气。

    就在巨爪被搅散的瞬间,子鼠的身影突兀地从沈落眼前消失。

    沈落心中一凛,身形立即高跃而起。

    在他身下的影子当中,子鼠的身影突兀浮现,手里握着一柄细长的墨绿色尖锥,朝着上空的沈落追杀上去。

    沈落见状,手中镇海镔铁棍呼啸抡转,一记力劈华山朝着子鼠当头打下。

    镇海镔铁棍上金光大作,分明是钝器的棍子,却在此刻显露出锋锐无匹的气势,其上迸发的金芒当真如斧刃一般,骤然劈落而下。

    子鼠见状,却没有分毫退缩之意,反而上冲之势更甚,手中尖锥更是爆发出一层绿色炫光,与镔铁棍针锋相对地碰撞在了一起。

    “锵”的一声金属交鸣。

    那墨绿尖锥不知是何材料,竟然只是被打得稍稍弯折,硬生生抵挡住了镇海镔铁棍。

    沈落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之色,心念牵引之下,方才飞出去的六陈鞭立即倒飞而归,朝着子鼠的后心极速刺了过来。

    眼见六陈鞭就要打穿子鼠后心之际,其身上光芒再次亮起,原本实实在在的身躯却在瞬间虚化,被六陈鞭直接贯穿而过,却没有出现丝毫伤痕。

    沈落心中大感意外,却来不及细察,就感到头顶上方有一股强烈的压迫感袭来。

    他立即仰头望去,就看到一只巨大的漆黑龙爪从天而降,以泰山压顶之势向他砸落下来。

    龙爪中央隐约可见马秀秀的身影,正手掐法诀悬于其中。

    与此同时,一股强烈的龙息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将他束缚在了原地,一时间竟是无法遁逃远离此处。

    他口中一声怒喝,体内黄庭经功法迅速运转,抬步虚空一踏,奋力跃出百丈,双手紧握镇海镔铁棍,将其扛在了肩头之上。

    紧接着,沈落在龙爪降落的瞬间,以担山之势抵住了龙爪。

    “给我去。”

    只听其口中一声爆喝,以自身肩头为支点,手中长棍奋力一挑,直接将漆黑龙爪连同当中的马秀秀挑飞了出去。

    可就在这时,子鼠却已经抓住了时机,再次从沈落的影子中跳跃而出,以一个十分刁钻的角度突然上冲而起,手中尖锥斜刺向他的心口。

    沈落抡转长棍之势未尽,根本无法回防,只能眼看着中招。

    可就在这时,他的胸前突然一道金光攒射而出,瞬间墨绿尖锥蜿蜒缠绕而下,直奔子鼠而去。

    “幌金绳,可惜拦不住了!”子鼠不禁轻呼一声。

    其在权衡利弊之后,发现即便被缚,沈落也挡不下这一击,非但没有躲避,反而更加奋力朝着沈落突刺而去。

    然而,眼看其手中尖锥即将刺入沈落胸膛之时,沈落的眉心却突然亮起水蓝光芒。

    一枚拳头大小的水蓝明珠飘飞而出,当中发散出一股磅礴如海般的水之气息,瞬间笼罩住了方圆百丈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