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八百八十二章 梦回积雷山
    沈落翻手将紫色圆珠收起,拿过了那柄斩魔剑,运起法力注入其中,剑身立刻腾起灿烂金光。

    “咦,竟然无须祭炼,直接就能使用。也对,那魏青拿到此剑,也能立刻催动的。”他有些惊讶,随即便释然,继续加大法力的注入。

    剑身金光越发浓郁,随即“嗤”的一声,斩魔剑断刃上立刻腾起一股半丈许长的金色剑光,吞吐之下,附近虚空都为之震颤。

    “好锋利的剑光,法宝也能轻易斩断!而且剑气中的至阳气息纯粹无比,难怪能克制魔气!”他略一感受剑这金色剑气,惊喜不已。

    不过沈落也感受的到,此剑蕴含的威力如渊如海,以他现在的修为,只能勉强催动而已,想要真正发挥其威力,起码也要真仙期的实力。

    虽然无法发挥出全部威力,这柄斩魔断剑仍然是他目前身上所有法宝中,威力最强的一个。

    他伤势未复原,催动了两次宝物,顿时有些气喘起来,没有继续尝试。

    “此剑蕴含至阳气息,倒是和纯阳剑胚颇为匹配,就收入体内温养吧。。”沈落张口喷出一团蓝光,将斩魔断剑收入丹田,在床上躺了下来。

    他今日连番大战,无论法力还是精神,早已严重透支,很快进入了梦乡。

    ……

    不知过了多久,“轰隆”一声巨响,如同震天雷鸣般在他的耳旁炸响,令还在沉睡中的沈落悚然一惊,猛地睁开了眼睛。

    但紧接着,又是一声轰鸣巨响!

    沈落只看到头顶上方的石洞岩顶忽然剧烈一震,一层灰尘“扑簌簌”掉落了下来。

    他忙猛地一个翻身,就从床榻上翻滚而起,落在了地面上,耳边又传来阵阵惊慌忙乱的叫喊之声。

    “这是……”

    沈落凝神朝外探查而去,很快眉头就紧皱了起来。

    周遭到处都有阵阵法力波动传来,混乱交错,显然是爆发了一场混战。

    他连忙冲到石室门口,就欲出门而去,结果却发现门口上方裂开了一道口子,上面倾斜的岩石已经将整个石门压死,根本打不开了。

    沈落无暇与这石门较劲,抬手一拳砸出,就将石门轰的四分五裂,身形也在上方石块坍塌下来之前,闪身来到了外面。

    外面的通道石壁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纵横交错的裂隙,眼看着已经支撑不了多久,就要全面崩塌了,而在通道里面,到处都散落着狐族人的东西,看着就像是惊慌逃难后,残留下来的痕迹。

    沈落也不迟疑,立即朝着摩云洞外疾冲而去。

    来到玉狐一族的大厅中,里面也已经是满地狼籍,各种陈设碎了一地,不少断裂崩塌的墙根下,还压着一具具尚未得道的狐族尸首,到处都流淌着殷红的血迹。

    “轰”

    又是一声巨响传来,整个洞窟为之剧烈一震,头顶上方龟裂的纹路终于再次扩大,崩裂开来的岩石如落雨一般砸下。

    沈落连忙施展斜月步,身形在乱石之中极速穿梭,很快就从仅剩一条缝隙的洞口处,疾掠了出来。

    在他冲出洞口的瞬间,半座积雷山在一阵轰鸣声中彻底垮塌,整个洞口都被滑落下来的山体淹没,巨大的粉尘激荡而起,足有数百丈之高,遮天蔽日。

    沈落飞身跃入高空,堪堪冲出烟尘遮蔽的范围,头顶上方就有一阵呼啸狂风袭来,他扭头看去时,就发现一颗足有磨盘大小,燃烧着熊熊火焰的巨大火球,正从天云之上斜飞而下,朝着他当头砸落下来。

    他目光一凝,抬手虚空一握,镇海镔铁棍当即浮现而出。

    沈落双手一握长棍,身形拧转,双臂猛然砸落,一道巨大的金色棍影自长棍之上延伸而出,于十数丈外击中了那颗火球。

    “轰”的一声巨响传来。

    被砸中的火球在一声爆鸣中炸裂,化作无数块火团四散落下,如流星一般。

    然而,一颗火球被沈落拦下,高空中却还有数十枚火球继续飞掠而至,从他的四周穿梭而过,倾泻向了那座已经半塌的积雷山。

    沈落眉头紧皱,朝着火球飞来的方向望去,就见相隔极远的另一座山峰上,一头头体型高大的长颈巨兽,正高高扬着脖颈,在其血盆巨口中,正亮着一团团火光。

    他再一低头向下望去,就见逐渐消散开来的烟尘下,隐约出现了许多人影,其中只有少部分是玉狐一族,其余更多的则是混杂的妖族和魔物。

    玉狐一族的人已经剩下了不到五百,且被妖族和魔物分割成了三个部分,全都被数倍于他们的妖族和魔物团团包围着。

    沈落一眼就看到,位于山腰西侧的数百狐族人数最多,为首的正是玉狐一族的族长万岁狐王,他正以一敌二,与两头真仙期魔物交战,所率族人也都在拼死交战。

    距离他们不过数里之外,另外一部分玉狐族人和附属妖族们被围困在一片裸露出来的岩石上,四周围攻的大多数都是妖族,只有少数几头魔物。

    那些魔物浑身缠绕着黑色魔气,双眼血红,一看就是只知厮杀的凶物,眼见撕不开玉狐一族的防守,当即越过妖族,自顾朝着他们冲杀过去。

    只是他们才刚跃入高空,下方就有一片赤红火浪冲天而起,直接将他们淹没了进去。

    火焰灼烧之下,魔物浑身魔气快速消散,露出的皮肤毛发也开始快速熔解,直至一身骨骼显露而出,又被烧成焦炭。

    “三昧真火……”

    沈落一眼认出了这火焰,很快又在人群中找到了童子模样的红孩儿。

    他心中不禁疑惑,如此凶险的战况中,为何不见牛魔王的踪影?

    心头一念方起,忽然听到一声沉闷低斥从高空深处传来,声如闷雷,滚滚不息。

    沈落忙仰头望去,就看到天穹深处,黑云盘踞,两道模糊人影隐约浮现其中。

    当中左侧一个,身形魁梧,虎背熊腰,身上一副绒穿锦绣黄金甲上遍布伤痕,到处都沾染着斑驳血迹,其双手握着一杆粗壮混铁棍,腰后插着一柄神火扇,正是牛魔王。

    与他正相厮杀的另一个,身形丝毫不输,头生尖角,面覆盖骨铠,身上穿着一件白色骨甲,甲胄缝隙各处有黑色魔气外溢,更有魔焰凝聚成环悬于背后。

    其手持一柄通体漆黑的五丁开山斧,腰间悬有一枚硕大的紫金葫芦,双眼之中迸射血光,与牛魔王厮杀得你来我往,丝毫不落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