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八百八十一章 幽灵珠
    沈落真仙中期的强横修为飞快降低,几个呼吸后,重新恢复了出窍中期的境界。

    他全身经脉突然一齐震颤,气血倒灌入心,所过之处犹如刀割般剧痛难忍,胸口更猛然剧痛起来,以他心志之坚韧,也忍不住闷哼一声,差点晕了过去。

    聂彩珠急忙上前,扶住沈落的身体,并催动杨柳枝,一道绿光没入其体内。

    沈落身上绿光闪烁,体内剧痛顿时缓解不少,对聂彩珠微微点头。

    而那道粗大金光飞射而回,融入祭坛上的黑熊精体内,黑熊精的修为气息飞快暴涨,很快恢复到真仙中期,只是看起来非常萎靡。

    “父亲!”小熊怪从远处飞了过来,落在黑熊精身旁。

    “我没事,休息一段时间就好。”黑熊精摇了摇头,示意小熊怪不要大惊小怪。

    观月真人转身勉强祭坛,掐诀一点,一道绿光脱手射出,其中隐含丝丝血光,一闪而逝的出现在黑熊精身前,注入其体内。

    黑熊精身上绿光闪动,面上更泛起一层血光,萎靡的神情顿时也恢复不少。。

    “观月师叔,您不要再使用法力了!我们快去金莲池,或许还有办法。”青莲仙子急切的说道。

    沈落抬眼望去,观月真人的气息已经开始减弱,全身各处都澄澈莹润,微微透明,显然距离彻底虹化已经不远。

    看到此幕,他心中不禁一痛。

    “红莲化元断灭大法一旦施展,不将精血神魂彻底燃尽,绝不会停止,能够保住普陀山的基业,我已经心满意足,哈哈……”观月真人哈哈笑道。

    青莲仙子等人眼中隐现泪花,远处的普陀山弟子也朝这边飞了过来。

    “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你们先出去吧,大五行混元法阵在之前的大战内有些损伤,趁着还有点时间,我去看看能否修复。”观月真人蓦然拂袖一挥。

    五色祭坛光芒一盛,耀眼的五色光芒充斥了所有人的视野。

    下一刻,所有人只觉眼前一花,重新出现在普陀山上。

    天空的魔云已经消失无踪,晴空万里,说不出的明媚。

    沈落转身望向身后虚空,低声诵念了一声佛号。

    “此番我普陀山大劫,多谢诸位道友鼎力相助,我在此拜谢,宗门内还有些事务要处理,还请诸位道友先回住处小住几日,等普陀山事务处理完,再对大家进行一些补偿。”青莲仙子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伤感,越众而出,扬声说道。

    在场其他门派之人均没有异议,纷纷离开此地,返回各自住处,人数赫然少了三成之多。

    沈落看到此景,目光为之一闪。

    这些人都是各派精英弟子,损失如此惨重,普陀山要平息各派愤怒,只怕不易。

    不过此事和他无关,正要返回住处,一道高大身影挡在了前面。

    “沈落,此番普陀山大劫,多蒙你相助,我在此拜谢,只是龙女宝宝的死因,我会继续调查,若让我查到真的是你所为,就算你对我派有恩,我也要向你讨还一个公道!”高大身影正是小熊怪,冷声喝道。

    沈落一怔,连番剧变下,他都几乎忘记了此事。

    “阁下尽管去查便是。”他点点头。

    小熊怪哼了一声,转身走开。

    “表哥,小熊怪性情鲁直,而且他对那龙女宝宝颇有情义,这才数次冒犯,还请你勿怪。”一旁的聂彩珠说道。

    “这倒不会,我对小熊怪这种直来直去,毫不矫情的性格并不讨厌。不过我有一事想问你,是关于那龙女宝宝的。”沈落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将取紫金铃的过程和聂彩珠说了一遍。

    “龙女宝宝是否对大唐官府的人有些成见?为何我一说自己是大唐官府之人,她就如此愤怒,非要和我拼个死活?”沈落最后又问道。

    “此事我倒是恰好知道,师傅曾经和我说过,当年龙女宝宝得道后,因贪念信仰之力,私自前往大唐,显露神通,震慑百姓,强求供奉,之后被大唐官府的修士击败擒下,送回普陀山。普陀山又惊又怒,将龙女宝宝镇压到了潮音洞,让其看守潮音洞。不过龙女宝宝性格偏执,直到现在仍然不认为自己有错,反而对大唐官府弟子痛恨异常。”聂彩珠说道。

    “原来是这样,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沈落微微冷笑。

    “沈兄,你没事吧?”就在此刻,白霄天从远处走了过来。

    他全身衣衫破损,满脸疲惫,只是其神情高昂,似乎在之前的大战中有所突破。

    “我没事,看白兄的样子,似乎有所得?”沈落笑道。

    “沈兄言重了,只是对化身寺的金刚伏魔大法有些感悟吧,这点成就和沈兄你没法比。”白霄天微微摇头。

    沈落身上有伤,三人也没有在此多说,很快回到沈落的住处。

    聂彩珠不放心,又催动杨柳枝,接连施展了好几个恢复法术,这才停手。

    “我没事了,表妹和白兄,你们今日连番争斗,元气也消耗了不少,都休息一下吧。”沈落摆了摆手,说道。

    聂彩珠和白霄天确实都有些疲累,也没有离开,就在沈落的住处各自寻找地方,盘膝坐下,闭目休养起来。

    而沈落在内室坐下,没有立刻休息,翻手取出两物,正是那件黑色魔甲和斩魔断剑。

    他将黑色魔甲拿在手中,仔细观察起来。

    此物坚不可摧,但摸起来却颇为柔软,而且异常光滑,仿佛又一层无形气流在其表面游动,没有半点受力的感觉。

    沈落眼睛发亮,一掌拍在上面,发出“噗”的一声轻响,铠甲一点事情没有,附近地面却是“轰隆”一声,出现一道道裂痕。

    铠甲上的无形气流竟然将他的掌力卸开,转移到了周围。

    “好铠甲!”沈落一喜。

    唯一有些可惜的是,铠甲被至阳神雷轰出了不少裂缝,让此铠多出了许多破绽,若是遇到高手,针对这些破绽攻击,铠甲便无法转移。

    “是了,怎么忘了此物。”沈落抬手一挥,身旁紫光闪过,那个紫色圆珠浮现而出,一张诡异的人脸图案出现在上面,张口一吸。

    一股紫光射出,卷住了黑色铠甲,“嗖”的一声,将这幅铠甲吸了进去。

    沈落用先天炼宝诀祭炼这紫色圆珠后,已经弄清了此珠的功效,此珠名为“幽灵珠”,乃是用一颗魔族强者的头颅,炼制出的魔宝。

    此珠的神通倒也简单,是能够吞噬魔气,将其存其中,必要的时候可以放出,辅助施展战斗。

    这珠身内蕴含了非常精纯的魔气,那黑色魔甲放在其中用魔气温养,或许能自动修复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