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八百七十九章 降临
    霎时间,魏青身上黑光暴起,身体各处泛起一层漆黑灵光,肉身创伤瞬间便恢复,被五色神雷击散的魔气快速恢复,身躯也在迅速涨大,看情况要再次化为三面六臂的魔神形态。

    一股庞大无比的魔气波动从其身上爆发,和魏青先前的魔气波动大不相同,充满了无尽的血腥杀戮,再无一丝半分的慈悲灵动。

    然而就在此刻,祭坛顶端突然金光暴起,一道粗大无比的金色光柱豁然冲天而起,一道金色天门在光柱内显现而去,正是之前的那座天门。

    头顶虚空再次风云变幻,电闪雷鸣起来。

    “不好!大人正在试用魏青的身躯,不能被打扰,敖道友,你快用玉净瓶带魏青走!”妖风大喝出声道。

    马秀秀闻言,立刻翻手祭出玉净瓶,瓶口射出一股白光,朝快速变大的魏青卷去。

    可就在此刻,玉净瓶周围虚空突然一动,一根根翠绿柳条凭空出现,将此瓶牢牢捆缚住,几根柳条甚至伸入了瓶口内。

    祭坛顶端,聂彩珠不知何时出现,杨柳枝悬浮身前,她两手飞快掐诀,丝毫不怕杨柳枝被玉净瓶收走。

    而黑熊精也来到了天册之外,盘膝坐在聂彩珠身旁。

    虽然有聂彩珠施展的莲华妙法,这么长时间过去,他的气色再次变得灰败起来,气喘不已,似乎再次达到了极限。。

    杨柳枝绿光大放,玉净瓶上也泛起耀眼白光,二者共鸣呼应,一根根杨柳枝不断没入玉净瓶内,可马秀秀也暂时无法催动此瓶。

    妖风看到此幕,面色一变,五指虚空一抓。

    五道阴冷无比黑气脱手射出,仿佛五道歹毒无比的黑剑,迅疾如电斩向那些嫩绿柳条。

    金鳞也抬手一挥,手中白骨长剑飞射而出,白光连闪下,瞬间化为一柄数十丈大小的白骨巨剑。

    她不假思索的两手一催剑诀,巨大骨剑上泛起一团团白骨火焰,却没有丝毫温度,反而幽冷渗人,同样朝那些嫩绿柳条狠狠一斩而下。

    可就在此刻,两道幽幽蓝光如电射来,分别和五道黑气,白骨巨剑撞在一起。

    “砰”“砰”两声大响,两股极寒气息爆发,五道黑气和白骨巨剑顿时被一层蓝色冰晶冻结,停在了半空,悬浮不动起来。

    二物周围的虚空中,浮现出一道道蓝色冰凌,似乎虚空也被冻住。

    祭坛顶端,沈落面色淡然的放下手,手掌上的蓝光飞快飘散。

    “冻结虚空!这是靛沧海第三重的效果!”青莲仙子眸中闪过一丝震惊。

    沈落微微一笑,他参悟大五行混元阵,对靛沧海的感悟大增,已经触碰到了靛沧海第三重的境界。

    再加上他玄阴迷瞳大进,法力的洞察水平提高,与之相对的,对法力的运转控制亦是大增,两者叠加,终于将靛沧海神通一举推入第三重的境界。

    而妖风二人面色也都是一变,尤其是金鳞,白骨巨剑被冻结后,其中的法力也被冻住,无论她如何运功催动,巨剑都没有一点反应。

    看到沈落出手,花甲老者和铜肤壮汉似乎起了竞争之心,也立刻出手,不过二人的目标却是玉净瓶。

    “地裂火!”铜肤壮汉指尖火光一闪,对玉净瓶虚空一划。

    玉净瓶上方虚空嗤啦一声,裂开一道里许长的巨大缝隙,无数颗岩浆般的液态火球从缝隙内喷射而出。

    这些火球纯粹无比,虽然还没有达到至纯之焰的程度,但也相差不远,狠狠打在玉净瓶上。

    “轰隆隆”的巨响炸开,缝隙附近的虚空尽数变成纯粹的赤红色,玉净瓶顿时被击飞了出去,更有一股灼热无比的气息更侵入到玉净瓶内。

    马秀秀俏脸瞬间变得通红,一缕鲜血从嘴角留下。

    不过她并未停手,正要强行催动玉净瓶。

    玉净瓶上方虚空黄芒一闪,一团黄光凭空出现,罩住了玉净瓶上。

    “巨岩破化五指山!”祭坛之上,花甲老者口中念念有词,五指虚空连点。

    那团黄芒瞬间高涨而起,化为一座五指形状的山峰虚影,将玉净瓶禁锢在了其中,任凭马秀秀如何施法催动,都纹丝不动。

    祭坛顶端一声轰隆巨响突然传来,金色天门一颤之下,无数半透明状的五色神雷再次瀑布般狂涌而出,瞬间便淹没了魏青的身影,附近的妖风,金鳞,马秀秀躲闪不及,也被无数五色神雷吞噬。

    刺目的五色晶光再次爆发,将数百丈的区域尽数笼罩,骇人晶光闪动,虚空不断崩溃,发出惊天动地的雷霆巨响,没有任何阴影魔气能够在那里存活。

    青莲仙子等人面色都是一松。

    以这些至阳神雷的威力,以及刚刚的战果,消灭魏青等人应该不成问题。

    沈落闭上眼睛,不敢再直视那些五色晶光,免得瞳力再度受损,心中却暗叹了一声。

    然而异变陡生,一道刺目血光赫然硬生生穿透无数至阳神雷,从那片区域内透射了出来。

    血光快速变大,将周围的五色神雷尽数挤开,形成一道数丈粗细的血色光柱,透过血光,隐约可以看到里面有几道人影,正是魏青,妖风,马秀秀,金鳞四人。

    魏青此刻已经再次恢复到人形大小,身上多处受伤,可眉心出的血骨仍旧光芒璀璨。

    而其他三人也伤痕累累,受创不浅。

    血色光柱上无数血色符文闪动,看起来坚固无比,任凭周围的五色雷球如何冲击,只是颤抖而已,并无破裂的痕迹。

    “怎么会!”观月真人眼中透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想不到你们能二次召唤天界的至阳神雷!本尊确实有些大意了,不过本尊既然已经降临,这种程度的至阳神雷,就不要拿出来献丑了。”“魏青”冷声说道,无论语气神态和刚才都截然不同。

    话音未落,他拂袖一挥,一股血光朝周围涌出,光柱附近的五色神雷竟然被飞快染成血红之色,然后无声消失。

    不仅如此,更有两道粗大血光电射而出,一闪而逝的融入祭坛顶端的金色光柱内。

    “嗤”“嗤”两声轻响,金色光柱被腐蚀出两个大洞,祭坛顶端的金色光阵内立刻一黯,光柱内的金色天门也开始虚化。

    可就在此刻,人影一花,沈落身影出现在金色光阵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