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八百七十八章 逼疯
    魏青整个人一僵,低头朝小腹望去,一柄白骨长剑深深刺入其中,握着长剑剑柄的,正是金鳞的手掌。

    他口中鲜血涌出,难以置信的看着刺入自己小腹的长剑,然后缓缓抬头。

    只见金鳞平静的看着他,只是神情间再无一丝半分的温柔,眼神冰冷之极,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

    这一下情况陡变,在场其他人也都吓了一跳,难以置信看着那金鳞。

    金鳞手腕抖动,将长剑一下抽拔了出来,一股血泉从魏青小腹上向前射出,直溅了数丈之远。

    “啊呸,装了这么多年的温雅贤淑,让我想吐,今天终于到头了!”金鳞一甩剑上鲜血,大为不耐的说道。

    此女声音还是之前的声调,可无论神情,还是说话口吻,都变成截然不同。

    “当初是你自己选的留在普陀山,要怪就怪你自己不走运吧。”妖风嘿嘿一笑道。

    二人在那里若无旁人的对话,在场所有人都愣在那里,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沈落目光闪烁之下,翻手将杨柳枝收入天册空间,同时立刻飘身后退,返回祭坛之上,在蓝色法阵内盘膝坐下。

    这个情况太诡异了,虽然不知妖风,金鳞等人在做什么,但只有返回祭坛,他才有些安全感。

    青莲仙子等人都震惊的看着下方,没有理会沈落。

    魏青丹田处被刺了一剑,受创极重,站都站不稳,踉跄两步后一下坐倒在地上。

    “你不是金鳞,为何我的定颜珠会在你体内?究竟是谁?”魏青毫不理会身上的伤,眼睛死死盯着金鳞,追问道。

    “我?我是金鳞啊,你不相信吗?那我说些只有我们知道的事情吧,我们初次会面的时候是在金莲池的西北角,你那天呢,穿了一件蓝色散花长袍,以白林果做贡品,向菩萨祷告;我们第二次会面,你送了我一块水晶玉;第三次会面,你给我买了三个凡俗世界的菜包……”金鳞嘻嘻一笑,屈起手指,一件一件的述说起来。

    魏青一开始还瞪视着金鳞,可越听越是心惊,神情变得恍惚,眼神愈发迷离起来。

    金鳞说的很多事情,都是只有他们二人才知道,偷师学艺乃是普陀山大忌,他们每次相会都会找隐蔽之处,被人知道一两件事倒也罢了,可眼前这个女人知道这么多,绝非巧合。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你真是金鳞?但是你怎么会……这不可能!究竟是怎么回事?”魏青嘶声大喝,状若疯狂一般。

    “傻瓜,这么简单的事情你就想不明白?你心中的金鳞从一开始就不存在,那都是我的伪装!一直装了这么几十年,真是件苦差事呢。”金鳞抬手轻锤肩膀,做出一副辛苦的样子。

    “伪装……”魏青呆呆看着金鳞。

    “金鳞,你这话就虚伪了吧,当年你和青月道姑,哦,还有那黄童道人,联手在这小子和他父亲体内种下分魂化影印,本来说好一起培养他们二人,谁的三灾先到就先用谁。那牧老头不争气,承受不住分魂化影印,早早死掉,你就背叛诺言,先假死设计除掉了那青月道姑,又把黄童道人踢出局,将这小子攥在自己手心,如今你天劫将至,此子也培养的差不多,现在恐怕满心志得意满吧,做出这么个样子给谁看。”妖风淡淡说道。

    “嘿嘿,妖风就是妖风,一眼就把所有事情都看破了。”金鳞嘿嘿一笑。

    周围众人听闻此话,再次面面相觑起来。

    沈落眼神闪动,自己刚刚听魏青讲述当年的事情,便觉得很多地方不对,尤其那金鳞在好几个地方反应颇为古怪,原来是这么回事。

    他看着魏青,眸中不觉闪过一丝怜悯之色。

    魏青为了金鳞,两度背叛宗门,一生都在努力为金鳞复仇,可从头到尾,金鳞都只是在利用他而已。

    “不对,这金鳞为何要在此刻提及此事?她若是想用魏青为其抵挡天劫,继续蒙骗于他岂不更好?”沈落随即意识到一个不对的地方。

    “原来你一直在骗我,我一生苦苦支撑,到头来不过是个笑话……哈哈……哈哈……”魏青仰天惨笑,声音凄厉。

    在场众人听闻这惨厉声音,无不变色。

    马秀秀微微低头,眸中闪过一丝叹息,但她旁边的妖风和金鳞神情却丝毫不动,静静看着魏青。

    “妖风和金鳞都是老谋深算之辈,绝不会无的放矢,元丘,你可能猜到他们此举意欲何为?”沈落和元丘神念沟通道。

    “这个我也想不明白,看他们这样子,好似想将魏青逼疯一般。”元丘摇头说道。

    “逼疯?难道他们是想……”沈落身体一震,再次运起了玄阴迷瞳。

    魏青惨笑两声,身体缓缓向后倒下,眼神空洞无比,一丝生气也无,显然是伤心失望过度,神智彻底崩溃。

    就在此刻,他眉心的血骨血芒大放,并且快速朝其身体其他地方蔓延。

    魏青的整个脑袋,刹那间尽数变得血红,看起来诡异无比。

    而其脑海中,神魂小人再次被无数血丝缠绕,那个血色影子再次出现,附身在魏青的神魂之上,快速朝内部侵袭而去。

    魏青的神智似乎彻底崩溃,根本没有任何反抗,大半神魂很快被侵染成血红之色。

    “原来如此,他们的目的原来在此!几位道友一起出手,那妖风和金鳞是为了让魏青心神崩溃,好让魔族彻底侵占他的心神!”沈落面色大变,抬手祭起紫金铃。

    其他四人听闻沈落此话,结合看到的情况,立刻明白过来,身上也纷纷亮起各色光芒。

    虽然现在出手会影响法阵运转,但现在情况紧急,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就在此刻,祭坛石碑上的金色法阵突然亮起,几人脑海都响起了观月真人的声音,面上随即一喜,散去了身上光芒,专心运转大五行混元阵。

    沈落也放下了紫金铃,闭目凝神。

    祭坛之下,妖风面露大喜之色,翻手取出一个漆黑小瓶,抬手一扔而出,小瓶瞬间飞射到魏青头顶,瓶口立刻倒转。

    “哗啦”一声,一股漆黑液体泼洒而下,并迎风一散的化为漫天黑雨。

    这些黑雨范围看似很广,其实只笼罩魏青身周的一小片区域,所有黑雨几乎全部落在其身体各处。

    黑雨中蕴含浓郁无比的魔气,一碰到魏青的身体,立刻融了其中。1616044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