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八百七十七章 金鳞再现
    “此话似有不妥,我听人说金鳞前辈修为高深,她难道看不出你体内被种下了分魂化影印?只需将此事说出,青月掌门和黄童前辈便会受到宗门重罚,那样哪还有之后的事情。”沈落突然插话道。

    “那青月贼婆娘和黄童道人种在我和父亲身上的分魂化影印非同一般,并非普通魂印,而且他们在其中另外施展了秘术隐藏,金鳞一开始也没能认出。”魏青哼了一声说道。

    魏青这个说法倒也说的过去,不过沈落仍然觉得其中有些问题,可一时又想不真切。

    “之后宗门大比,我被普陀山发现偷学道术,金鳞无奈之下,只好带着我逃走。直到此刻,我才知道体内被青月贼婆娘种下了分魂化影印。不止如此,我遇到金鳞,得其传授普陀功法,甚至在宗门大比中暴露修为,也都是其暗中安排,目的就是要将金鳞赶出宗门,保住她普陀山掌门的位置。”魏青继续道,话语声似乎能把人凝结成冰。

    “住口,青月师姐高风亮节,事事以宗门为先,岂是你能信口污蔑的!”青莲仙子听魏青一口一个贼婆娘,实在忍耐不住,眼眸几乎喷出火来。。

    “高风亮节?哈哈,真是滑天下之稽!青莲掌门你和那青月虽然同门多年,却根本不了解她的为人!那贼婆娘资质平庸,却极是要强好胜,可惜同辈之中,无论是你,还是金鳞,天资都远在她之上,她心中时时惊惧,唯恐修为被你们超出太多,这才用了分魂化影印。”魏青冷笑连连,眼中满是不屑。

    青莲仙子听闻这话,整个人愣在那里,回想久远以前的记忆,有些地方确实正如魏青所言,只是她以前专心修炼,并未留心。

    普陀山长老和一些资深弟子听到这里,回想青月掌门的行事作风,和魏青说的基本吻合,不禁有些将信将疑起来。

    “我和金鳞逃出普陀山,那青月贼婆娘唯恐事情败露,和黄童道人一起追杀,在南海之畔追上我们,金鳞为了掩护我逃走,以一己之力挡住他们所有人,最后被生生累死,我就在那时告诉自己,这一生一世一定要覆灭普陀山,为她报此血海深仇!”魏青目光瞪向青莲仙子,黄童道人等,眼中透出无尽的仇恨。

    说到最后几句话,他声嘶力竭的大喊,声音在此处空间隆隆回荡,在场众人尽皆失色,良久无人说话。

    “黄童长老,当年外出追赶金鳞他们的弟子,只有你和青月师姐返回,师姐已经陨落,知晓一切的只有你一人,当年之事,是否如魏青所言?”青莲仙子面色苍白无比,缓缓转首望向黄童道人,目光雪亮锐利,望之让人心颤。

    黄童道人眼神闪动,正要否认,可其被青莲仙子目光一盯,不知为何心中一颤,要说出的话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众人见了他这般神情,均知魏青所言非虚,心下均暗暗叹息。

    沈落眉头紧蹙,魏青这些话看起来不假,不过他还是觉得有些地方不甚自然。

    而且魏青说了这么许久,其脑海中那个血影竟然没有趁机发难,着实有些古怪。

    一念及此,他再度默默运起玄阴迷瞳,暗暗窥探魏青神魂,眸中一惊。

    魏青脑海中,那个红影竟然消失不见。

    那魏青话语说完,竟然低低喘息起来,似乎说出这些话消耗了他极大的心力。

    “易郎,这些年来辛苦你了。”一个温柔的声音突然从魏青身后传出。

    魏青身躯大震,整个人僵在了那里,下一刻他如梦初醒,闪电般转过身去,只见一个身穿金色长裙,秀发如云的女子俏生生站在那里,不知何处出现的。

    这女子看着二十五六岁,五官容貌算不上如何出色,但一双明眸清澈如水,唇边带笑,一举一动都让人觉得非常舒服,由内而外散发出一种温柔如水的风姿。

    沈落也瞿然而惊,他距离魏青最近,虽然在考虑事情,但并未放松警戒,竟然完全没看出这长裙女子从哪里冒出来的。

    “金,金鳞……”魏青看着长裙女子,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以至于说话都有些结巴起来。

    祭坛上的青莲仙子,黄童道人等人神情也尽皆一变。

    他们都见过金鳞的,这长裙女子正是,只是金鳞不是已经陨落,怎么会出现在此?

    “是我。”长裙女子缓步向前,走到魏青身前,抬手轻抚他的身体。

    魏青此刻是魔神状态,比长裙女子高了太多,此女只能手拂魏青的小腿。

    “你真是金鳞?不可能!你的肉身我保存在了大雪山的万年冰窟内,而且我还没有拿到杨柳枝,你不可能此刻复活!你究竟是谁?为何变化成金鳞来欺瞒于我。”魏青呆了一下,立刻闪身后退,厉声喝道。

    “魏道友不必惊讶,我族亦有复活死人的秘术和宝物,更何况敖道友已经将玉净瓶取到手,我们利用其中的甘露水,再配合其他宝物尝试了一下,没想到真的让金鳞道友提前复活。”长裙女子身旁虚空一动,一道黑色身影浮现,淡笑的说道。

    沈落看清来人,全身一凛。

    这人身穿黑袍,头戴斗笠,身周环绕这一圈紫黑光芒,正是他数次会过的妖风。

    而且妖风身上魔气汹涌澎湃,修为又有精进,已经达到了大乘后期,距离真仙已经不远的样子。

    妖风旁边虚空随即又是一动,马秀秀的身影也凭空显现。

    其他人看到此幕,神情都是一凛,纷纷留神身周的情况,唯恐又有魔族之人凭空冒出。

    “你说的是真的?”魏青庞大身躯上黑光一闪,瞬间恢复到人形大小,既紧张又渴望的对妖风喊道。

    “你和金鳞道友乃是爱侣,而且她的肉身你保管多年,是不是本人,你应该最清楚。”妖风含笑说道。

    魏青听闻此话,立刻望向金鳞,口中念念有词,手指虚空一点。

    金鳞胸口一亮,一团蓝光缓缓冒出,化为一颗天蓝色圆珠,上面晶光闪动,看起来是某种异宝。

    “没错,这是我亲手炼制的定颜珠,用来维持你的肉身不坏,金鳞,真的是你?”魏青全身颤抖起来,眼中泪花翻涌,颤声说道。

    “易郎,你这些年为我做的事情,我已经听这些人说过,已经没事了。”金鳞走上前,抱住了魏青。

    “金鳞,你终于复活过来,太好了,太好……”魏青紧紧抱住金鳞,满脸幸福和满足,梦呓般的喃喃说道。

    两人这般当众相拥,虽于礼法不和,但众人刚刚听闻魏青口述金鳞惨剧,如今金鳞复活,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也没有人说什么,反而暗暗祝福。

    可就在此刻,“噗”的一声轻响传出,魏青后腰腹处突然冒出一截染血的骨白剑刃,鲜血蜂拥而出。1616044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