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八百六十七章 天魔献祭
    沈落做完这些,正要转身离开,天空突然一暗。

    一朵朵黑云迅速出现,越积越多,转眼间整个普陀山上方的天空便黑云滚滚,更有一道道漆黑雷电在云中窜动。

    一股阴冷诡异的气息从黑云内弥散开来。

    “魔气!”沈落停下身形,豁然抬头看天。

    其他人和妖物也注意到天空的变化,面露惊色。

    “终于成功了……”黑蛟王看到此幕,面色却是一松。

    就在此刻,天空黑云沸腾般涌动起来,无数大大小小的漩涡在云内显现,彼此快速碰撞着,发出怪异的声音,像是人在尖叫,也像是在哭泣。

    而下方普陀山修士听到这些声音,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抑制不住的狂暴冲动,双目也泛起一丝血红。

    至于那些妖物,心中本就充满杀戮欲望,听到这个声音,眼睛尽数变得血红,残存的些许理智被尽数压垮,近乎疯狂的冲杀向普陀山修士而去。

    双方更加疯狂的厮杀起来,鲜血四射飞溅,其中还夹杂着一些残肢断臂,如雨而落。。

    不过眨眼间,便有数十名普陀山弟子殒命,妖物方面损失更多,但这些妖物已经彻底疯狂,丝毫没有收敛。

    普陀山弟子只好全力拼杀,原本整齐的战阵开始凌乱起来,那些长老竭力喝止,可效果不大。

    半空的青莲仙子心中也泛起了烦躁杀意,但其修为深厚,立刻便将这股杀意压下,看向下面,神色不禁一变。

    微一咬牙后,她翻手取出一面银色玉盘,玉手十指连点。

    玉盘嗡嗡急速旋转,射出两道银光,分别没入广场附近的两座山峰。

    两座山峰上射下的银色雷电顿时停住,而后快速交织纠缠在一起,很快形成一道巨大银色雷幕,无数雷电符文在上面闪现。

    银色雷幕一凝聚,立刻朝着下面猛然一沉,停留在距离地面十余丈的地方。

    一股庞大巨力轰然而下,笼罩在广场所有人身上,仿佛压了一座大山。

    顿时广场上的普陀山弟子,还是那些妖物都动弹不得起来,被禁锢在原地。

    沈落却没有理会这些,眼眸青光闪动,望向地面那些人,妖尸体上。

    地面上不知何时浮现出淡淡黑光,笼罩在那些人,妖尸体上,这些尸体竟然飞快消融,化为丝丝缕缕的黑气,融入地面。

    “这是……”沈落瞳孔一缩,身形立刻朝地面如电射去。

    在撞到地面的瞬间,他翻手取出一枚黄色符箓贴在身上,一股黄芒豁然笼罩全身,整个人无声无息没入地面。

    青莲仙子看到沈落的举动,立刻也注意到地面那些尸体的变化,俏脸再次一变,翻手取出一枚白色符箓一把捏碎。

    ……

    地底深处,竟然有一个足有百丈大小的球形空间,一个黑色人影悬浮于此,身上黑光闪动,正是魏青,两手掐诀不止。

    一缕缕黑气从上方渗透进来,在球型空间内飘荡。

    这些黑气先前分散之时,并无特殊之处,此刻汇聚到一起,内部竟然浮现出一张张哀嚎的人,兽面孔,正是地面那些陨落的普陀山弟子和妖物们,每一张哀嚎的面孔都散发出一股怨气。

    魏青此刻施展的是魔族内极为歹毒的天魔献祭大法,将刚死不久的尸体献祭,将尸体连同尚未散尽的神魂,化为一股纯粹怨力,吸收滋补自身。

    普陀山今日大战,死伤的普陀山弟子和妖物无数,正是施展天魔献祭大法绝佳之地,如此多的怨力叠加在一起,已经凝聚成实质一般,就算是一个真仙修士踏入此地,也会被这股怨气冲击的心神失守,发疯发狂。

    魏青眉心处的血色骨片光芒闪动,上面还现出许多细小漩涡,好像一张张婴儿小口,飞快吞噬周围黑气,发出饥渴而愉悦的吸吮声,让人望之心寒。

    他身上黑气翻涌,气息飞快提升,很快便一只脚踏入太乙层次。

    球型空间之外,一道黄芒闪过,沈落的身影闪现而出,却没有继续向前。

    前面怨气太浓,他只是凭借灵动九天秘术,强行将修为提升到真仙中期,神魂之力却没有增强,对怨气的抵御之能远远逊于真正的真仙。

    “果然是魏青,想不到他的实力竟然又有提升!”沈落双目青光闪动的望向前面,眉头紧蹙,没有出手。

    魏青原先的实力就非他所能力敌,如今对方实力又有提升,二者之间差距更大,惹怒对方,自己恐怕会有性命之忧。

    但看现在的情况,不出手的话,魏青实力将会进一步提升,情况只会更糟。

    沈落眼神闪动,立刻下定了决心,翻手祭出紫金铃。

    就在此刻,一只大手突然从后方虚空内探出,一把抓住沈落的肩膀。

    沈落悚然一惊,以他现在的实力,竟然有人能欺身如此之近而自己竟不能发觉,立刻便要回头,身上蓝光更是大盛。

    可不等他转过身,一股巨力从那只手臂上传来,他整个人身不由己向后飞去,然后眼前一花,出现在一个淡金色空间内。

    沈落此刻才转过身,一个身形佝偻的耄耋老者静静站在那里,手中拄着一根金光四射的粗壮拐杖。

    “阁下是什么人?”沈落身形一晃消失,下一刻出现在数百丈后,瞳孔收缩成一个针眼,沉声问道。

    这老者看起来一阵风就能吹倒,可他面对此人,神魂都在微微战栗,就是面对之前的魏青时,都没有这种感觉。

    “你就是沈落?不错的少年人,配得上彩珠。老夫观月,你应该听说过这个名字。”耄耋老者打量沈落两眼,尤其多看了他手中的紫金铃一眼,但很快便移开视线,微微一笑的说道。

    “观月……您是观月前辈,普陀山唯一仅存的太乙大能!”沈落喃喃念叨了一句,猛地瞪大了眼睛。

    “不错,你用灵动九天承接了黑熊精的修为吧?这样正好,现在情况危急,我无暇和你细说,快随我来。”观月真人说了一声,转身朝金色空间深处飞去。

    沈落有些反应不过来,但看到观月真人飞走,他翻手收起紫金铃,急忙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