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八百六十一章 确认身份
    炎魔神怒吼连连,腿部连抖,想要将紫金铃震飞,可紫金铃牢牢套在其身上,根本无法轻易挣脱开。

    绿光一闪,沈落在远处显现出身形,两手飞快掐诀。

    炎魔神周围的火焰,风暴,灵烟立刻围绕这魔头盘旋相融起来。

    不过两三个呼吸,一座足有十几里大小的巨型光阵便凝聚而成,光阵最外面缠绕着一团团黄濛濛的雾气,并如同旋风般翻滚,内部充斥着一道道粗大无比的风柱,火柱,烟柱,翻滚涌动着。

    沈落身形飞射而出,一闪之下,便没入了巨大光阵之内。

    光阵内的火焰,风暴,灵烟之力顿时沸腾般尽数运转,铺天盖地攻向炎魔神。

    而那雷部天将此刻也飞射而来,一闪没入光阵内。

    随即一道道粗大金色雷电也在其阵内窜动翻滚,劈向炎魔神的身体,发出一连串的隆隆巨响。

    巨大光阵嗡嗡运转,附近天地灵气百川入海汇聚而来,光阵的颜色飞快加深,很快将里面炎魔神,沈落,雷部天将的身影掩盖住,整个光阵隐隐有演变成一个小世界的趋势。

    可就在此刻,巨型光阵突然膨胀起来,一道道刺目的血芒黑光洞穿光团射出,将附近虚空映照成黑红两色。。

    而后光阵猛然一颤,随即化为团团赤光黄芒爆裂而开,一股震波当即朝是四面八方一卷而散。

    两道身影随着那些黄光被倒飞出去,正是沈落和雷部天将。

    沈落嘴角瘀血,面色苍白,身上衣衫也多处破裂,看起来受创不轻,紫金铃已经回到其手中。

    而雷部天将的情况更加不妙,左臂和小半个身躯不翼而飞,手中黄金雷棍也从中断裂。

    一道异常高大的身形从爆裂的黄芒中大步走出,每一步踏出都发出隆隆巨响,好像从混沌中行出的远古凶神,正是那尊炎魔神。

    炎魔神的身体又高大了不少,几乎达到了百丈,皮肤也也浮现出一块块紫黑色巨大鳞片,散发出的气息比之前庞大了不少。

    最让人震惊的是炎魔神眉心处的那块血色骨片,此刻骨片变得晶莹起来,仿佛变成一块血玉,不断向周围绽放出一圈圈的刺目的血芒。

    “该死!这魔头竟然越战越强!”沈落面色难看。

    这魔头的坚固肉身,惊人的巨力倒也罢了,最麻烦的是额头的那块血骨,不仅能射出之前的血色晶丝,还能发出其他几种诡秘莫测的神通,紫金铃在其面前也没太大作用。

    他准备好的几个手段,在血色骨片面前尽皆失利,心中不禁萌生退意。

    就在此刻,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从远处传来,整个空间都剧烈震荡起来,头顶的虚空之中震动不已,竟然裂开一道道巨大裂痕,原本碧蓝的天空很快变成了灰色,而下方海面也波涛汹涌,海底地面同样龟裂出一道道巨大口子。

    整个秘境竟然处于崩毁边缘,到处弥漫着一股毁灭气息。

    “怎么回事?莫非是这地方支撑不住,要崩塌了?”沈落心中一凛,顾不上对付炎魔神,化身一道红影,朝下方岛屿的光门射去。

    炎魔神眸中凶光一闪,巨大身躯一晃消失。

    就在此刻一道粗大金色雷电突然从天而降,劈在前方二三十丈的地方。

    一团黑色魔气从那里爆发而出,和金色雷电激烈冲突。

    炎魔神身躯随之显现而出,脚步有些踉跄,但其手中上抓着一团金色雷光四射的事物,正是雷部天将。

    原本已经破损的天将,现在看起来更加凄惨,右臂和右腿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折弯着,整个身体几乎要被捏断。

    这么一个耽搁,沈落的身影已经没入岛屿上的光门。

    炎魔神充满杀机的怒吼一声,手中黑光一闪,便要一把将雷部天将捏碎。

    但雷部天将身上雷光抢先一盛,绽放出刺目金光。

    随着“轰隆”一声巨响,雷部天将身体竟然爆裂而开,化为一团金色骄阳,将炎魔神身体淹没其中。

    许多巨大的雷电符文在骄阳中翻滚,骇人的雷电威能让附近虚空一阵嗡嗡颤抖,周围的空间裂痕顿时又扩大了不少,似乎整片空间随时可能彻底崩塌。

    光门后的通道内,沈落感应到后面的情况,眸中闪过一丝喜色。

    雷部天将此刻施展是其雷电神通的最后绝招“五雷轰顶”,凝聚体内所有雷电之力,自爆击敌。

    以雷部天将的修为,还有其现在的状态,不太可能击杀那炎魔神,但炎魔神正面挨了这一下,肯定也不会好受。

    沈落冷哼一声,全力向前飞掠,同时运转乙木仙遁。

    绿光闪过,他整个人在地下通道内消失不见,再现出身形的时候,已经来到了宫殿之外。

    外面的空间也发生了剧变,半空中现出一道道巨大裂痕,一股股空间风暴从中蜂拥而出,和里面的海域空间一样。

    不过此处和那里不同的是,虚空中缭绕着一层层白色霞光,其中布满无数道白色阵纹,凝聚成一重接着一重的禁制,不知有多少重,组成了一个复杂无比的大阵。

    而在这些禁制中央,不知何时出现了两座高大祭坛,皆呈三角形状,一座通体金黄,另一座通体莹白如玉。

    金黄祭坛已经被彻底破坏,坍塌在了原地,断口崭新,显然是刚刚被毁。

    而白色祭坛还算完好,上半部被九层白色光幕笼罩起来,最顶端处隐约有什么东西在闪动不已。

    祭坛周围耸立了九根白色石柱,上面刻满了各种阵纹,和周围的白色大阵隐隐呼应。

    只是这九根石柱,已经有五根被拦腰砍断,一个身影正站在祭坛上,正是马秀秀。

    其身上的龙鳞已经消失,恢复到了少女的模样,手持一柄血红长剑。

    那柄长剑看外形异常古朴,通体被一道道血色光丝缠绕,散发着诡异的光芒,让人一见之下,竟然有种魂魄要被吸进去的诡异感觉,实在妖异。

    沈落目睹此地的情况,立刻明白先前震荡空间的巨响的源头,难怪此地秘境行将崩塌,原来是马秀秀所为。

    他随即发现马秀秀恢复了人形,目光立刻望向此女手腕,瞳孔立刻一缩。

    马秀秀右手手腕上赫然有着五点血红印记,拼在一起恰好组成一朵梅花。

    “她果然是魔魂转世之一……”沈落暗道一声。

    他虽然早就猜到,可真的确认了马秀秀的身份,心中仍然泛起一种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有戒备和杀机,也带着几分惋惜和怜悯。

    马秀秀既然是魔魂转世,为了天下苍生,绝不容其活在世上,但他和马秀秀从建邺城便相识,此女也有诸多难以言尽的过往和不得已,自己真的要为了剿灭蚩尤,对此女痛下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