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八百四十一章 三铃全开
    黑熊精面色一变,风息这一击威力颇大,就算是他要抵挡也颇为艰难,沈落一个出窍期修士如何能抵挡的住?

    他虽然对沈落擅自踏入战圈不满,却也没打算见死不救,手中黑色战枪霎时间雷光大盛,凝成五条粗大雷龙,便要出手。

    沈落翻手取出紫金铃,将三个铃塞一齐取下,奋力一摇。

    “叮铃铃”脆响之中,三个铃铛同时变大数倍,一股冲天火柱,一股五色灵烟,一股黄色风沙飞射而出。

    风催火势,火挟风威,红色火柱被五色灵烟和黄色风沙一催,立刻暴增十倍异常,化为一片淹没小半个天幕的红色火海,火海内烟火交融,原本便已经炙热无比温度再次随之猛增,附近的虚空尽数变成赤红色,似乎承受不住紫金铃的神威,要被烧化掉。

    席卷而来青色飓风和红色火海一碰,立刻便融化消失,被这片火海吞噬了进去。

    红色火海继续向前飞射,可能是加入了黄色风沙的缘故,火海的速度快的惊人,瞬息之间便飞射到风息身前,一下将惊愕的风息席卷了进去。

    一股可怖高温从半空透下,下方岛屿上的植被瞬间枯死,周围数里范围内的海水也瞬间被蒸发不少,水平面下降了足足丈许。

    岛屿上,白霄天,小熊怪等人面露惊骇之色。

    而半空另一边,黑熊精先是一呆,随即大喜起来:“沈小友,做得好!”

    “紫金铃!”

    龟图看到沈落手中之物,面色大变的惊呼出声,立刻从战圈中脱身而出,朝红色火海冲去,似乎想要去救出风息。

    “嘿嘿,你们两人合力,本座才一直没能收拾掉,现在风息被困,你一人还想翻出什么浪花!”黑熊精冷笑一声,手中长枪一挑,近百道黑色闪电从枪身上射出。。

    这些黑色雷电脱离枪身后瞬间粗大了数倍,一个闪动便到了龟图上空。

    黑熊精张口喷出一团黑气,一个闪动也飞射到龟图上空,和那些黑色雷电融合在一起,竟化为一只房屋大小的黑色雷电熊掌,气势汹汹的一拍而下。

    巨掌未至,一股难以想象的巨力便笼罩而下。

    龟图身体一沉,好像陷入了无尽泥潭之中,飞遁的速度立刻减慢了十倍,只好停了下来,两手在身上一拍。

    “嗡”的一声,他身上出现一套古朴但又不失威武的金色铠甲,背部是一面厚厚的龟壳,铠甲边缘处布满了锋利的倒刺,倒钩,上面隐隐有电光闪过,显然这套铠甲并非只能用来防御。

    金色铠甲上绽放出万道金芒,一凝之下化为一只金色巨龟,朝着半空的黑色雷电熊掌射去。

    龟图右手黄光闪过,又祭出一面黄色古铜盾牌,一晃之下,一重重山岳虚影浮现而出,同样向上迎去。

    “轰隆隆”的一阵连绵巨响,金色巨龟,山岳虚影尽数爆裂崩溃,雷电熊掌也碎裂而开,化为道道黑色雷电飘散。

    不过龟图整个人被从半空拍下,陨石般砸进下方海面。

    “沈小友,全力催动紫金铃,困住那风息片刻!”黑熊精对沈落呼喊了一声,整个人化为一道粗大黑色闪电,朝龟图追去。

    沈落此刻面上有些发白,三铃全开的紫金铃威能大增,但对法力也消耗也激增,好像一个无底洞,疯狂吞噬他的法力。

    这才几个呼吸的时间,他体内法力就被吞噬了将近二成。

    不过听了黑熊精的话,他深吸一口气,毫不吝啬的运起法力,全力注入紫金铃内,将此铃威力催动到最大。

    尤其是那风铃,一股席卷天幕的黄色风暴从中射出,冲进了火海内。

    红色火海顿时疯狂涌动起来,飞快缩小到数百丈大小,并一凝的冲天而起,化为一道三四百丈高的巨大火柱,龙卷风般飞快旋转,将那风息死死困在其中。

    隆隆巨响之声响彻虚空,火柱中心的风息承受着难以言喻的高温炙烤和火柱旋转形成的巨大压力的交织碾压。

    不过风息此刻并未如何狼狈,其全身被一条血色大幡法宝包裹着,层层血光不断从大幡上射出,抵挡住周围的火焰之力。

    这件大幡法宝看是攻防一体的宝物,不仅保护着他,还在不停的向外喷射出一股股血色风暴,威力比之前的青色风暴大得多,试图冲开这巨大火柱。

    可紫金铃乃是观音大士的护身法宝,威力不可想象,虽然因为沈落实力弱小,只能发挥出极小一部分威能,却也不是风息能破开的。

    沈落目光一闪,掐诀再次一点风铃。

    一股黄色风暴从铃内射出,融入巨大火柱内。

    巨大火柱的转速顿时加快了三成,火柱内侧的一闪浮现出十几枚巨大黄色风刃,周围的火焰也汇聚而来,和风刃交织缠绕在一起,眨眼间十几枚黄色风刃变成了巨大火刃,看起来也锋利无比。

    借着火柱旋转之力,这些巨大火刃如同齿轮般狠狠绞杀向血色大幡。

    大幡周围的那些血光被轻易斩破,红色火刃直接斩在了血色大幡上。

    一连串的巨大闷响之声响起,血色大幡剧烈抖动起来,可并无被斩破的迹象。

    “哼!小子,紫金铃威力虽然大,可惜你修为太弱,休想破开本尊的嗜血幡。”风息两手冷笑道。

    沈落眉头一皱,单手一掐诀,散去了那些火刃。

    他本想借着火柱神威,再加上风火相济之力,尝试破开那面血幡,现在看来是无望了,总归是自己实力太差。

    不过此番尝试却也不是全无收获,对于风铃和火铃结合施展,他又积攒了一些经验。

    “我的任务只是缠住阁下而已,等护法前辈解决了你的另一个同伙,他自然会来解决阁下。”沈落淡淡说道。

    风息面色一僵,双眸青光大放,似乎在施展一门灵目神通,透过火柱朝远处望去。

    黑熊精和龟图在下方海域内厮杀在一起,黑熊精身周漆黑雷电闪耀,身形一会化为闪电,一会凝成实体,变幻莫测之极,而其黑色战枪更飘忽不定,时而幻化出万千道枪影,时而化为一根百丈巨枪,发动着一波高过一波的攻势。

    面对黑熊精狂风暴雨般的攻势,龟图已经处于绝对下风,被逼的节节后退,其身上金色铠甲多处碎裂,手中那面黄色盾牌也被斩破小半,勉强抵挡黑熊精的攻击,但看起来支撑不了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