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八百零五章 试炼开始
    沈落站在水蟒之上,放开神识朝着四周探查而去,很快就发现,往身后的方向而去,不过十数里之外,神念就像是撞倒了一面墙壁一样,被挡了回来。

    他心念微动,又调转神识朝着头顶上方探查而去。

    然而,当他的神念刚飞出数百丈外的时候,一股尖锐的剧痛瞬间在他的脑中炸裂开来,令他的那缕神识直接溃散了开来。

    “好厉害的禁制,恐怕还不止是针对神念的……”沈落揉着酸痛的眉心,暗道。

    一念及此,他费了好一会儿功夫,从地上找了一块碎石,鼓足了全身力气,朝着头顶上方斜飞而去。

    那块本来毫不起眼的碎石,在一层法力的包裹下,如流星一般疾射而过,转瞬间就到了沈落神念被击溃的高度。

    “砰”

    只听一声爆裂声响突兀响起,那枚飞入高空的石块应声炸裂,化为了齑粉。

    沈落看着高空中石块碎裂溅起的粉尘,心中暗暗庆幸,还好自己足够谨慎,没有贸然御剑飞行。

    收起杂乱心思后,他又往自己身前的方向探查了过去,这次却好似没了丝毫阻拦,神念一直延伸到了自己神识所能企及的边界。

    “看来就是那边了,不过这片沼泽似乎比想象中的,还要热闹不少啊……”确定了前进方向后,沈落又忍不住叹道。。

    他的话音刚落,身前的一个大水潭中忽然“咕嘟嘟”翻滚起水浪,看着就好似水被煮开了一般。

    紧接着,一头十余丈高的黑色妖兽忽然从水中冲出,朝着沈落张口咬去。

    沈落认不出那是个什么东西,只见其浑身青黑,皮肤异常滑腻,看着表面似乎有一层粘性物质,看着倒像是个大水蛭。

    水蛭张开的大口中,密密麻麻生着数百枚尖锐且细密的白色牙齿,上面渗出些许淡绿色的粘液,散发出一股令人作呕的腐臭气味。

    沈落眉头微皱,抬手一挥间,身旁沼泽地中,一道水流瞬间凝聚,化作一只硕大无比的水液拳头直冲而上,不偏不倚地砸入了水蛭口中。

    “砰”的一声重响!

    水蛭的头部应声炸裂,直接被那水液拳头砸开一个硕大的空洞,大片绿色粘液溅射开来。

    沈落早有防备,已经撑开了一层水幕,挡在了身前。

    只见大片绿色粘液溅在水幕上,顿时发出一阵“咝咝”声响,旋即冒起股股青烟。

    沈落眉头一蹙,身前的水幕就已经被腐蚀出一道道口子,一股有些类似硫磺般的烧灼气味便冲入了他的鼻腔。

    他连忙封闭住气息,却也立马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显然还是中了招。

    ……

    与此同时,秘境外的广场上,七面悬天镜高挂,上面已经呈现出了正在秘境中历练的众人身影,所有人都被这别开生面的试炼景象吸引住了,整个广场上倒是安静了许多。

    这时,一道人影从人群中缓缓穿过,来到了李淑身侧,轻轻拍了她肩膀一下。

    李淑扭头一看,顿时面露惊喜之色,开口说道:“柳晴,你不是说昨夜修炼出了点乱子,今天来不了么,怎么……”

    “还是有些舍不得错过这仙杏大会试炼,毕竟这次来找你,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正是为了此事。”柳晴面色略带苍白,说道。

    “那你的身子,没事吧?”李淑担忧道。

    “体内气机还是有些混乱,不过被我强压了下去,问题不大。”柳晴笑了笑,解释道。

    “那就好,那就好。”李淑随即也松了口气,笑道。

    柳晴目光一扫广场上方的悬天镜,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之色,问道:

    “咦,怎么不见那位沈落道友?”

    “也不晓得门内是怎么搞的,明明有八个人,却偏偏只准备了七面悬天镜,现在其他人的身影各自对应其上,唯独少了沈大哥的。”李淑眉头骤起,也有些不满道。

    一旁的卢颖倒是没怎么在意,视线一直落在映照着聂彩珠的那面悬天镜上。

    “师妹莫急,等到后面这些人靠近中央区域,集合在一起时,就能看到沈道友了。”武鸣嘴角一咧,在一旁安慰道。

    李淑视线没有在他身上,自然察觉不到他的笑意玩味,点了点头道:“也是”。

    柳晴听罢,便也没有再说什么。

    ……

    普陀山峰顶,一座高耸大殿之内,赫然悬浮着第八面悬天镜,上面出现的画面不是旁人,而正是沈落。

    大殿当中摆着三张金色椅子,上面正比邻坐着三人。

    其中最左侧的,是一名须发淡黄的魁梧老者,其剑眉微蹙,面色严峻,目光盯着画面中的沈落,遮掩在袖中的手掌微微搓动着。

    正居中的位置上,坐着一名身形佝偻的耄耋老者,其顶发已经脱落殆尽,两道长眉却十分浓密,几乎遮住了双眼,看不出脸上神情。

    即便是坐在座椅上,他的双手也在身前拄着一根色泽金光的粗壮拐杖,仿佛是要撑住自己遥遥欲坠的身躯。

    而在老者右侧,则坐着一名身穿蓝色长裙的赤足女子,自然不是别人,而正是普陀山掌门青莲仙子。

    “掌门,如此针对一个出窍中期的晚辈,真的有必要?”须发淡黄的魁梧老者,开口问道。

    “黄掌律此言差矣,彩珠的资质你也看到了,若是不出意外,她的未来修行成就极有可能不在你我之下。而沈落便是那个最有可能出现,也最大的意外。”青莲仙子闻言,不以为意,淡然说道。

    那黄须老者正是普陀山的掌律祖师黄童,也是周钰的师父。

    “青莲师侄的顾虑也不无道理,风起于青苹之末,终蹶石伐木,梢杀林莽,不可不防。既然此人有干扰到彩珠的可能,那还是趁早打压的好。毕竟,这种亏我们不是没吃过。”佝偻老者闻言,嗓音微颤,也开口说道。

    “观月师叔,你误解我的意思了,我只是觉得,一个区区出窍中期的晚辈,想要在这群弟子中拔得头筹,根本是不可能做到之事。又何必费这力气重开花莲秘境,还让周钰刻意将其传送至妖兽最为繁密之处。”黄童侧身看向佝偻老者,语气恭敬道。

    那名眉毛浓厚的佝偻老者,不是他人,而正是黄童和青莲仙子的师叔,不仅修为深厚,在整个普陀山的辈分也极高,正是他将魏青收为了关门弟子,短短数十年间,就将其调教成了一位大乘期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