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八百零四章 七日为限
    “肃静,诸位不必疑惑,这次比试全程会通过悬天镜呈现给大家,诸位细细观赏便是。”周钰下压住了现场的纷乱状态,而后缓缓说道。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广场上的千手观音像后,一阵青色炫光亮起,七枚闪烁着青色光芒的巨大铜镜冉冉升起,悬浮在了半空中。

    每一面青光镜子都反射着黄濛濛的光晕,看着比寻常家中所用的铜镜还要模糊。

    但紧接着,周钰双手掐了一个法诀,抬手朝着七面十丈高的黄色铜镜一一打出一道青光。

    随着青光飞入,那些铜镜的镜面上纷纷映出一道环形符纹,继而从符纹中央亮起一层青色光芒,朝着四周扩散而去,很快就将镜面上所有的黄光扫开。

    镜面光晕散开,上面很快显露出一幅幅模样各不相同的山水画面。

    众人之中,不少人是第一次见这等法器,不由大感神奇,皆是连连发出惊叹之声。

    “悬天镜上所显露出来的,就是花莲密境中的景象,诸位之后便可凭此观看各门同道在秘境中的表现了。接下来,请魏青师叔为参赛弟子们,详细说一下比赛规则。。”周钰对众人的反应很满意,自顾点了点头,说道。

    魏青闻言,略一迟疑,走上前来,开口说道:

    “诸位道友,本次花莲秘境试炼共计七天,你等在秘境打开之后,会被随机传送到秘境边界区域,谁能最先通过秘境中的重重阻碍,到达秘境中央的那棵苦楝树下,取下放置在那里的令旗,便可获胜。”

    沈落几人闻言,都开始暗自思量起魏青所说的规则。

    “魏师叔,若是七天之后,没人能到苦楝树下,该当如何?”林芊芊最先问道。

    “秘境试炼以七日为限,若是七天之后无人获胜,那此次大会便以全员失败告终。”魏青缓缓开口说道。

    “魏前辈,若是有人不用七天,提前赶到苦楝树下,拿到了令旗,又该当如何,试炼会提前结束吗?”沈落也问道。

    “不会,在秘境中待七天,本身也就是考验的一种。”魏青摇了摇头,说道。

    “这么说来,若是有人提前拿到令旗,还必须守护住令旗,防止他人抢夺,一直到七天之后?”沈落沉吟道。

    “你理解得不错,正是这样。并且还要提醒你们的是,拿到令旗的人,就必须待在苦楝树下,不可隐匿踪迹,逃离别处。”魏青说道。

    众人一听此言,神色不禁纷纷起了变化,皆是皱着眉头,思量起来。

    这么一来的话,此次的仙杏大会可就比之前的要困难多了,想要获胜,不止要在秘境中处处争先,争取尽快赶到苦楝树下。

    可一旦拿到令旗之后,就等于成为了众矢之的,要接受其他人的不断挑战,想要坚持到最后,自然变得无比艰难。

    沈落心中郁闷,甚至觉得这次突然修改试炼内容,正是那位青莲掌门转为针对他而设。

    “试炼过程中,诸位需量力而行,如遇危险,切莫逞强,彼此之间若有争抢,也不得蓄意害人性命,违者必定重罚。若非出现致命危机,我们普陀山不会介入试炼,都听明白了吗?”魏青难得一次说这么多话,说完之后,忍不住问道。

    “明白。”沈落等人面面相觑,迟疑良久之后,才有些不怎么整齐地说道。

    “既然都已经弄清楚了规则,那么便可以准备开始了。”魏青见状,冲周钰点头道。

    周钰见状,抬手从腰间摘下一块巴掌大小的椭圆形令牌,单手一掐法诀,并指朝着令牌上一点,一缕法力便注入了其中。

    紧接着,椭圆令牌上光芒一闪,一道银色阵纹从其上蔓延开来,化作一片三尺见方的虚光图影,里面传来阵阵奇异波动。

    而后,他抬手一抛,那枚令牌便凌空跃起,飞到了那座莲花池塘上方,其上散发出的虚光图影随之再次涨大数倍,将池塘正中的一丛莲花笼罩了进去。

    沈落目光凝视过去,这才发现那株莲花与其他花株很不相同,粉色的花瓣外好似嵌着一圈金线,将整朵莲花都描了金边,而所有花瓣在虚光图影的映照下,则呈现出了有如玉质一般的剔透之感,很是不凡。

    随着这株莲花异样呈现,那笼罩其上的虚光图影开始一点点实化,最终变成了一座方圆丈许的圆形通道入口,里面散发着阵阵微微起伏的青色光芒。

    “所有参会道友,即刻进入。”周钰一声喝令。

    那个沈落依旧不知姓名的太应观女冠,当先飞身跃起,直接落入了通道中,被一片青色光芒吞没,身影消失不见了。

    青莲寺的苦林头陀和九华山的錾月禅师紧随其后,也一同飞走。

    “诸位,我先走一步啦。”林芊芊笑着说了一声,也紧跟着飞进了入口。

    “林师姐,等等我。”郑钧身形拔地而起,紧追了上去。

    原地只剩下沈落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虽然也知道即便一起入内,也会被传送到不同区域,却仍是一起飞了进去。

    “自己小心些。”

    沈落下意识地嘱咐了聂彩珠一声,还没来得及等到回应,眼前就被越来越亮的光芒充斥,什么都无法看到了。

    他只觉得有一股巨大力量凭空一扯,他的身子就不由自主地朝着一个方向偏离过去,很快就察觉不到身旁聂彩珠和白霄天的气息了。

    不过很快,随着那道令人近乎失明的亮光开始一点点收缩变暗,沈落立即感觉到自己的身子正在极速下坠,还不等唤出纯阳剑胚时,双脚就已经落在了地上。

    “噗嗤”一声轻响。

    沈落双脚一凉,随即发现自己落下的地方,赫然是一片沼泽。

    四周放眼望去,方圆数百丈范围内,几乎全都是一个个大大小小的积水潭,里面全都是黑乎乎的,时不时“咕噜咕噜”地冒着白色水泡。

    至于更远的地方,则都被一层淡白色的雾气遮掩,根本无法看清。

    他抬手掐了个法诀随手一挥之下,水潭中的积水便开始聚涌,化做了一条粗壮的透明水蟒,头颅一抬,从脚下向上一托,就将沈落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