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七百九十七章 武鸣的请求
    与此同时,普陀山主岛一处临海的百丈山崖上,移山修建着一座精致的两层阁楼,屋角飞檐雕饰华美,看着十分赏心悦目。

    阁楼前还有一片山崖平台,如同一座屋前庭院,旁边种着一棵海棠花树,树下的一方石桌旁,正坐着一名白衣胜雪的青年男子。

    其眼眸深邃,面容英俊,眼角鼻峰棱角分明,头上乌发高高挽起,以一枚紫金镶嵌的玉冠束缚,看上去干净利落,英气不凡。

    此刻,他手里正轻轻搓着一只白玉茶杯,听着身旁一人絮絮叨叨说着话,眉宇间渐渐露出不耐烦的态度。

    旁边那人好似还浑然不知,仍在继续说着:“周钰师兄,这次你一定要帮我好好教训教训那两人,不然我真的没办法咽下这口气……”

    “啪”,那人话还没说完,那只白玉茶杯就被重重砸在了石桌上。

    令人有些意外的是,那白玉茶杯并没有应声碎裂,反倒是石桌上被砸出一圈印痕,将茶杯的底圈嵌了进去。

    这一声响起后,说话的人声音戛然而止,有些惊恐地看向白衣男子。

    “周钰师兄……”

    “武鸣,你还好意思说话,这次因私废公,差点造成同门受伤,没将你送到掌律堂去受罚已经很给你们武家面子了,你还要如何?”白衣男子眉眼一斜,冷声说道。

    站在他身侧的人,正是方才从星子岛赶回来的武鸣,其一心委屈,正想与这位周钰师兄诉诉苦时,却不成想遭到如此严厉斥责。

    “周钰师兄,师弟知错了,只是那两人与我之前便有过节,这次竟然还敢来我们普陀山,您就帮帮我吧,出手教训教训他们。。”武鸣仍是不甘心道。

    “让我出手……怎么出手?直接打上门去吗?还有没有点脑子?他们是来参加仙杏大会的,是客,不是敌。”周钰闻言,有些气笑道。

    “不管如何,只要师兄能够帮我,明年家里送来的岁贡增加一倍,您看如何?”武鸣一咬牙,开口说道。

    周钰闻言,紧蹙的眉头不禁微微松开了几分。

    武家乃是大唐望族,家底丰厚无比,为了送武鸣这个嫡子嫡孙来普陀山修行,花了不少钱,每年都会给普陀山送来一笔数额庞大的香火钱。

    另外,作为力保武鸣入门的周钰和他本来所属的家族,也能收到一笔不菲的岁贡,若是能够增加一倍,那也是也是一笔令人心动的财富。

    “说的轻巧,想要做到不露痕迹的教训对方,哪有那么容易?你也知道我师傅是掌律祖师,若是被他知道,我也难逃重罚。”周钰迟疑道。

    “周师兄,我知道您一直心系聂师姐,她几次闭关冲击大乘期都以失败告终,就是缺少一枚辰月珠,我们家族三个月前刚好得来了一枚,只要您愿意帮我,我就可以请求爷爷将此物赐给我。您知道他对我从来有求必应,一定会答应的。到时候,你再将辰月珠转赠给聂师妹,助她突破大乘期,无异于雪中送炭,一定能够抱得美人归。”见他还不肯松口,武鸣当即狠下心,开口说道。

    “你们家有辰月珠?”周钰眉头骤然一挑,问道。

    “不错,三个月前从东海一个猎妖道人那里巨资购来的,虽说只是出自一只才三百年道行的蜃妖,不过好在品相很不错,保存得也很完好……”

    武鸣话还没说完,就被周钰打断了:

    “这次仙杏大会的试炼正好由我主持,出点意外让他受伤不难,最多断去手足,但你若想要更严厉的报复,那就别想了。一旦出了严重后果,我作为负责人,也要被宗门追责,这个你能懂的吧?”

    “懂,懂……足够了。”武鸣“嘿嘿”一笑,连连点头道。

    “跟我细说一下那两人的情况吧……”周钰重新拿起了桌上茶杯,缓缓说道。

    武鸣立即低下身子,开始满脸兴奋地述说起来。

    ……

    另一边,沈落和白霄天已经回到了各自住所。

    沈落稍事休息后,来到阁楼二层,在房中蒲团上盘膝坐了下来。

    只见其双手在丹田处抱元,心念微微一动,纯阳剑胚便从其丹田中飞射而出,静静悬停在了他的双手之间。

    他的意念一起,体内法力开始不断从掌心中涌出,丝丝缕缕缠绕在了剑胚之上,开始一点一点地蕴养起纯阳剑胚来。

    相比于修炼,蕴养飞剑一事更显枯燥,平日里在丹田中也能依靠自身与剑胚的联系自行蕴养,不过进度十分缓慢,像眼下这样打坐蕴养,效率就能高出不少。

    只是先前沈落为了尽快提升修为境界,从而增加寿元,故而主观蕴养飞剑的时候不多,更多时候还是依靠丹田自行蕴养。

    眼下他的修为短期内很难突破,倒不如借机好好蕴养一下纯阳剑胚,为接下来的仙杏大会做做准备。

    临近傍晚时分,沈落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呼喊之声,便收起了飞剑,来到了窗口位置,推开了窗户朝外望去。

    傍晚的霞光从山谷后方透射过来些许,隔出一道一道明暗斑驳的痕迹,映照在整个山谷中,在谷中的花木和房屋建筑上,皆蒙上了一层柔和光晕,看起来十分美丽。

    “沈大哥。”这时,一个声音从阁楼下方传来。

    沈落低头看去,就看到李淑正满脸笑意地朝着他挥手,在其身旁,还站着一个身量与她相差无多的紫衣少女,微低着头,双手背在身后,看着很是娴静。

    “你怎么来了?”沈落笑着问了一句,身形从窗口一跃而下,落在了两人身前。

    “听同门说,今日你们在雾海遇险了,有些不放心,过来看看。”李淑说道。

    “刚好遇到了那位魏青前辈,没什么大碍。”沈落说道。

    “那就好……对了,这个是我新结识的好友,名叫柳晴,介绍给你认识一下。”李淑闻言,开口说道。

    “柳道友。”沈落冲其一抱拳。

    “见过沈道友。”名为柳晴的女子脸颊颇圆,笑起来眉眼弯弯。

    “柳道友也是来参加仙杏大会的吗?”沈落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