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七百八十六章 乌鸡国的酬谢
    “这里让你感觉不舒服吧,想回去了?”沈落看着吸血鬼,没有惊慌,浅笑的说道。

    “……是。”吸血鬼瓮声答道。

    “我明白,只是我现在身上的伤太重,需要调理两天,才有余力送你回去。”沈落有些无奈。

    吸血鬼看着沈落的身体,突然俯身张口咬在他手臂上。

    “你做什么?”沈落眉头一皱。

    话音未落,一股冰凉的气血之力注入他的身体,迅速流遍全身。

    这股气血之力虽然和他不是很相符,却也让他气血亏虚的情况缓解了很多,而且这股气血之力竟然还蕴含不错的疗伤效果,一些受损的经脉愈合不少。

    “你这是?”沈落面露惊讶之色。。

    “我除了快速移动,吸血……还有将自身精血给予他人的能力……能够住你疗伤……”吸血鬼有些断断续续的说道。

    “原来如此,那多谢了。”沈落感觉精神一振,默运无名功法。

    经过吸血鬼的治疗,他能动用体内法力增加了很多,勉强达到一成,足以施展通灵之术。

    他默运通灵役妖之术,打开传送水洞。

    吸血鬼化为一道血光没入其中,消失无踪。

    沈落松了口气,急忙散去通灵役妖之术的法力,闭目运功疗伤。

    能动用一成的法力,疗伤就方便了,他取出一枚疗伤乳灵丹服下,运起这些法力炼化,同时默运大开剥术疗伤。

    他身上很快亮起蓝白两色光芒,错乱的经脉被逐渐捋顺,伤势也快速恢复。

    两日后,沈落的伤势虽然还没痊愈,行动却已经无碍。

    圣莲法坛寺正殿内,坐落了一座巨大的金色莲台,足有数丈大小,莲台上此刻正燃烧着熊熊烈焰,劈啪作响。

    烈焰中摆放着两截残躯,正是沾果,已经勉强拼接在了一起。

    周围烈焰煅烧,可沾果的这两截残躯竟然没有丝毫融化的迹象。

    “真是古怪,这沾果已经死了,怎么尸体还这么结实,烈火也烧不毁?”白霄天站在旁边,皱眉说道。

    除了白霄天,沈落,金蝉,还有不少西域三十六国的高僧,乌鸡国国王,以及祁连靡也站在此处。

    沈落打量着沾果的尸体,眸中闪过一丝锐芒。

    经过上次梦境的锻炼,他的灵觉还有神识感应力又有了长足的进步,敏锐的注意到沾果的尸体上有一股无形之力笼罩,隔绝了周围的火焰。

    这股力量无形无质,非常隐晦,不过他觉得其和魔气有关。

    “既然火焰无法毁去,那就用别的力量,总之不能就这么放着,否则恐有后患。”一个西域高僧说道。

    其他人纷纷点头,对于之前大战时魔族种种死而复生的诡异手段犹有余悸。

    沈落面色微变,正要出言阻止。

    “小僧觉得不太妥当,此尸体被一个极厉害魔魂附身过,仔细探究的话,或许能从中找到一些魔族的线索。诸位既然不放心其放在乌鸡国,就让小僧带回大唐处置如何?”一旁的禅儿率先开口说道。

    西域诸僧闻言,都愣了一下,然后彼此相望起来。

    沾果在赤谷城惹出这么大的乱子,尸体如果就这么被外人带走,颇不妥当。

    不过经过之前的大战,禅儿在乌鸡国本就已经非常高的名气再次陡增,几乎被看成在世活佛,赤谷城内的佛门弟子,以及赤谷城的普通百姓都对禅儿极其尊崇,禅儿的话,他们不得不慎重考虑。

    而且沾果尸体被带走,他们也不用担心什么,纷纷点头。

    “既如此,那就麻烦禅儿圣僧了。”乌鸡国王也表示赞同。

    他才不管沾果尸体怎么处置,只要不要再影响到乌鸡国就行。

    “多谢。”禅儿朝众人行了一礼,然后上前一挥。

    一片金光脱手射出,卷住了火焰中的沾果尸体,将其收了起来。

    沈落知道禅儿恢复了部分法力,不过看禅儿这个样子,似乎已经恢复了金蝉子的很多记忆,对法力的运用很是娴熟。

    “超度法会已经结束,我等三人这便告辞了。”禅儿朝乌鸡国王还有周围其他僧人行了一礼,提出了告辞。

    “三位莫急,你们帮助我乌鸡国粉碎了魔族的阴谋,还没有好好酬谢三位呢,我已经在宫内准备了庆功宴,还请三位务必赏光。”乌鸡国王急忙劝阻道。

    “多谢陛下美意,不过我等都是方外之人,宴会就不必了。”禅儿摇头拒绝。

    “不错,陛下好意,我等心领了。”沈落也开口说道。

    他现在寿元严重不足,急需返回长安城寻找延寿之物,半刻钟也不想在这里耽误。

    乌鸡国王见三人神色,知道他们确实无意参加热闹的宴会,也没有强求。

    “既然三位这般说,那宴会就算了,不过不报答三位的大恩,孤王心中难安。这样吧,圣莲法坛寺已经被铲除,他们收刮的一些修炼之物都放在后殿的藏宝室内,三位过去随意挑选一些,算是乌鸡国上下的一点心意。”乌鸡国王说道。

    沈落手头正紧,颇为心动,白霄天也露出意动之色。

    “小僧就不必了,沈道友和白道友你们如果想去,就过去看看吧。”禅儿注意到沈落和白霄天的表情,说道。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沈落拱手言道。

    “父王你们在此叙话,我带沈仙使他们过去就好。”一旁的祁连靡说道。

    “也好。”乌鸡国王点头。

    祁连靡当即带着沈落和白霄天朝圣莲法坛寺深处行去,很快来到一座大殿前。

    “东西都在里面,二位稍等。”祁连靡说了一声,取出一块令牌一晃。

    一道白光打在了大殿的石门之上,石门上一阵白光荡漾,然后缓缓打开。

    大殿内摆放了数十个高大的木架,每个架子都有四五层,每层都堆满了各种东西,有矿石,灵草,也有许多符器,法器等等,只是这些东西摆放的很随意,没有整理过,看着颇为凌乱。

    “这些东西都是刚刚从国内各处圣莲法坛寺抄没来的,还没有细细分类,二位随便看看吧,想拿多少拿多少。”祁连靡一摆手,非常大方的说道。